博文

精选博文

对不起,我们爱莫能助。

图片
对不起,我们爱莫能助。 原创2017-06-12猫爸梁惠王的云梦之泽
有两个中国年轻人,一男一女,在巴基斯坦被世界有名的恐怖组织isis绑架杀害了,网上有其中一个男性被殴打的短视频,浑身是血。看了好可伶。但是,当我读了中国著名的爱国的伟大的《环球时报》之后,对这两位同胞的同情顿时烟消云散。
为什么?
因为《环球时报》指出,这两位中国人,是受韩国基督教会的指使,去巴基斯坦传教的。因此,他们的死亡不言而喻……果然,我们人民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在网上《环球时报》关于这个报道的微博下面,人民群众发出了正义的怒吼,大义是:怪不得,去那个地方传教,等于是搞非法活动,死得其所。
可见,人民群众的判断力是多么可贵。我们绝对不会因为这两位中国人是同胞,就对他们无原则地萌生同情。我们大义灭亲,只要是我们同胞错了,我们就绝对不会护短。比如,前段时期有位中国女生在马里兰大学毕业典礼上,侮辱了中国的空气质量,我们也绝对不会因为她是中国人,就姑息养奸。我们发起了巨大的舆论声讨,最终逼得那位同胞低声下气地道歉,试问,全世界哪个国家的国民,能有我们祖国的国民这样高尚的情操,凛然的正气,公正的观念,宽阔的胸怀,以及对自身荣誉孜孜不倦的坚守?
在这里,我真想告诉那两位被isis绑架杀害的同胞,我不管你们是为什么而死,是因为《环球时报》所说的传教也好,还是以前大家公认的去支教也好,总之,你们不但死错了地方,而且死在了错误的人手里。你们死得不值。你们为什么不去日本传教,或者去日本支教,那是你们最应该去的地方。如果你们死在日本,我们国内泱泱同胞一定为你做主,我们会在网上口诛笔伐,我们会冲击几个日本超市,甚至我们还能发起一场轰轰烈烈的爱国反日游行,砸碎几个汉奸的头盖骨,为你呐喊,为你悲愤,总之,你们会生的伟大,死的光荣,你们的身后,会备极哀荣。但你偏偏死在巴基斯坦,死在Isis手下,你们到底是怎么想的?方向走偏了,死得也就没有价值了。你们啊,你们。
第二选项,你们也可以死在美国。虽然美帝国主义比较强大,我们抵制起来会有点谨慎,但美帝的大使馆,我们也不是没有砸过。就算我们不能再砸,但在网上口诛笔伐,为你们点亮无数根蜡烛,总是没问题的。
实在不行,你们也可以选择死在韩国。韩国最近仗着美帝国主义撑腰,竟然想部署萨德捣蛋系统,对我们祖国的安全带来的巨大威胁。如何你们死在韩国,我们就可以更加看清他们的丑陋面目,再砸几…

部门僭权,宪法高悬 - FT中文网

图片
部门僭权,宪法高悬 - FT中文网 几周前在网上看到一则“民政部等九部门印发意见,明确社会智库实行双重管理”的报道,感到很惊讶。因为这九个部门都是行政部门,即使加在一起,仍然是行政部门,只是执行部门,没有增加一分立法权;怎么能够“印发”一个“意见”,既不征求相关方意见,也不经过立法的正当程序,就要实行所谓“双重管理”?这不是明显僭越立法权吗?中国《宪法》关于立法权限的规定指出,“对公民政治权利的剥夺,……”“只能制定法律”。“政治权利”包括“……;公民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自由的权利;……”;而法律只能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制定。根据2015年新修订的《立法法》,“没有法律或者国务院的行政法规、决定、命令的依据,部门规章不得设定减损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权利或者增加其义务的规范,不得增加本部门的权力或者减少本部门的法定职责。” 这个“意见”全称为《关于社会智库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仔细阅读,发现不少地方包含了限制和侵犯宪法规定的公民权利,尤其是第三十五条规定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的内容。该“意见”所称“双重管理”,即不仅要由民政部管理,也要由业务部门管理所谓的“社会智库”。应该指出,这里的所谓“管理”,是指“依法登记、监督检查、行政执法,严格核准社会智库的业务范围”;甚至“社会智库开展涉外交流与合作,创办发行刊物,开设网站,开立微博、微信之类的社交账户等应当依照有关规定办理审批手续”。也就是说,它们完全可以决定,一个“社会智库”是否可以设立,是否可以创办自己的纸质的或网络的媒体。 很显然,这是对《宪法》第三十五条规定的公民权利的严重侵夺和与《宪法》的强烈对抗。与之相应的,是这些部门想通过这一“意见”,授予自己以前没有的权力。这不正是前述《立法法》修订条款所禁止的吗? 有人会说,在《立法法》的框架下,行政部门是有设立部门规章的权力的。没错,但这个权力是有条件的。首先是不能违反《宪法》和上位法,“一切法律、行政法规、……、规章都不得同宪法相抵触”(《立法法》第八十七条);“法律的效力高于行政法规、地方性法规、规章”(第八十八条),而且部门规章所涉及的范围要“在本部门的权限范围内”(第八十条)。如上所述,它不仅违反了《宪法》和《立法法》,还违反了其它上位法。为什么可以这样说?因为这些部门的设立是在现有法律规定下的设立,…

澳洲情报机构警告:别拿中国的钱

图片
澳洲情报机构警告:别拿中国的钱 2017-06-06澳传媒澳传媒 澳洲情报机构(ASIO)警告主要政党不要收取中国商人的政治献金,因为这可能是中国共产党干涉澳洲政治的渠道。
澳洲总理谭保和前总理艾伯特以及反对党党魁肖顿都分别听取过ASIO关于中国共产党影响力的汇报。
针对费尔法克斯媒体/澳广联合调查中指出的问题,律政部长布兰迪斯曾经表示,外国的干涉是对澳洲主权、人民安全、经济和民主“完整性”的威胁。他承诺在今年年底之前,对澳洲的间谍及外国干涉法做出一揽子修正。
律政部长布兰迪斯与ASIO总干事刘易斯
包括著名澳籍华裔富豪周泽荣在内,2015年中国商人向澳洲的三大政党捐赠了670万元。尽管ASIO总干事刘易斯(DuncunLewis)曾秘密向政府最高官员进行汇报,但联盟党和工党照样收钱不误:在那之后,联盟党收了$897,960,而工党拿了$200,000。
周泽荣与前总理霍华德
另外,前澳洲贸易部长罗布(Andrew Robb)每年从另一名中国亿万富翁叶成那里获得88万元的兼职顾问报酬。罗布每月7.3万元的顾问合约从2016年大选的前一天开始,在那之前,他宣布辞去墨尔本Goldstein议员的职务。

辟谷这样的骗术为什么永远都有人信丨凤凰评论

图片
辟谷这样的骗术为什么永远都有人信丨凤凰评论 原创2017-06-06张丰凤凰评论家 所有中国式养生,核心理念都在于强调、开发和利用那种神秘的部分,“气”,“道”甚至“德”,都是他们经常用的概念。在被质疑的时候,他们要么用“有些事科学无法解释”来回击,要么把它解释为中国传统文化。
文丨张丰
日前,新京报记者报了一个三天的辟谷减肥班,通过卧底,揭露了辟谷这一类的养生生意是怎么骗到人的。
这种辟谷班,收费并不算特别贵,3天基础班1380元,3天精品班2380元,7天班6380元。和当初重庆缙云山绍龙观李一道长动不动就收1万8相比,确实算得上是平民消费。这也从一个侧面来证明了辟谷的流行程度,它已经相当普及,不需要通过提高门槛来展示神秘性了。
辟谷据说是道家养生手段,所谓辟谷,就是“不食五谷”。古代,人们的饮食还没这么丰富,不食五谷,其实就是不吃饭的意思。辟谷减肥,说到底就是通过节食和运动来减体重,它确实是有效的。
我最近也通过节食(少吃晚饭)和运动成功减掉6公斤体重,但是我却无法以此为基础办一个减肥班来骗钱。节食和运动,太过常识化了,是每个人都懂得的道理,如果你要办一个班,就必须提供一些让人费解、玄乎其玄可讲解的内容,辟谷就做到了这一点。他们宣称,辟谷并不只是挨饿,关键是在不吃任何东西的时候,还能从宇宙中摄取能量。
如今人们已经能够分得清楚空气中的成分,连PM2.5这样细小的颗粒,都难以逃脱现代科技的法眼。单靠呼吸、运气和喊口号,就能从空气中汲取能量,这办法要是被化学家掌握了,肯定能获得诺贝尔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