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内容

BBC:国际纵横:中亚维族人“疆独”之路受挫


国际纵横:中亚维族人“疆独”之路受挫

  • 2小时前
43岁的维族妇女玛莉卡感到,被引渡回国的风险正变得越来越大。

长期以来,中国新疆维吾尔族人为躲避官方的迫害,源源不断地逃往中亚。但如今,随着中国在中亚地区的影响力越来越大,中亚“疆独”运动也变得愈发艰难。中国新疆地区,也有这样一群人,为实现他们家园独立而奋斗。

但是,新疆维族人最后一次努力在1949年被中国政府彻底粉碎。之后数年内,6万多维族人跨越中苏边境,开始了逃亡中亚的漫漫长路。

如今,大约有35万维族人生活在中亚地区,其中大部分在哈萨克斯坦。过去维族人还能公开表达意见,宣传“疆独”。但现在,随着中国加大投资中亚地区的输油气管线,铁路,公路以及边境贸易区,一切都在潜移默化地发生着变化。

维族人不安:疆独运动在中亚受限

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中亚区代表卡哈尔曼说,中国在中亚的影响力正在逐步扩大,几乎能够控制在哈斯克斯坦的全部维吾尔人。现在已经不可能在这里讨论“疆独”问题,任何人只要谈及,都会受到处罚。

卡哈尔曼曾经创办过一个政治党团,但哈斯克斯坦当局已经多年禁止其注册。现在他还被乌兹别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禁止入境。

尽管如此,卡哈尔曼在这里仍能够得到比在中国更多的自由。他说,在中国,信奉穆斯林教都会受到限制:维族男性青年被禁止留胡子,而女性禁止戴头巾,18周岁以下不能去清真寺礼拜。传统文化也不能幸免,音乐表演和节日盛会都很难得到允许。

今年43岁的维族妇女玛莉卡也来自中国,她还注意到哈萨克斯坦政治环境中的另外一个变化:被引渡回国的风险正变得越来越大。

她说,已经有不少例子发生,一些维族人想要来中亚,但最后都被遣返回去。她非常担心自己的安危。

2005年,玛莉卡的父亲和兄弟因为参与反政府游行在中国入狱,她也被要求摘掉头巾,否则也要被判刑。之后她便逃到哈萨克斯坦。

最早,她还能被确认为难民,得到哈萨克斯坦政府的认可文件,但现在这些文件已经被收走。

即使她已经嫁给了当地人,但她还是感到不安。“我不敢出门,好像中国政府的人无处不在,我很害怕。”

中国不安:国内暴力不断

面对国内维吾尔族人的不断暴动,中国政府也同样感到不安。

在过去的几年内,中国国内已经发生数起暴动。2014年中国云南昆明火车站发生砍人事件,造成29人死亡,130人受伤;随后,在新疆乌鲁木齐的一个农贸市场,再次发生砍人事件,造成31人死亡。

中国政府称,暴徒与国外圣战分子有密切联系。但不论是否属实,一些年轻的维族人正在逐渐转变为极端伊斯兰分子。

萨里丁是哈萨克斯坦阿拉木图维族聚居区的阿訇,他说:“现在极端分子遍布社会的各个角落,这是因为很多人并不真正了解伊斯兰教,他们所理解的宗教是错误的。”

当被问及一些维族人在新疆的暴力行为时,他沉默了一会,说:“我没有去过新疆,并不了解。或许他们遭到迫害,或许他们父母孩子没了。”

如何能让年轻一代走上正确的道路?他的回答很简单,让孩子们在清真寺做完礼拜后,到后院的场地上打打网球,打打篮球。

但对于大多数维族人而言,少数极端分子破坏了他们重建独立家园的梦想,因为他们的行为给了中国政府更多理由,来镇压新疆及维族人。

尽管争取“疆独”的努力遭遇众多挫折,但他们似乎梦想还在,他们还在努力。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陈先生的抢救室|膜蛤文化流行背后的社会学意味

【河蟹档案】70后的痛:你硬时政策比你硬,政策软时你还软

Long live shadows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