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牧师家属告朝鲜政府绑架胜诉

韩国首尔——拥有美国永久居民身份的韩国牧师金东植(Kim Dong-shik,音)15年前在中国东北被绑架时,他的朋友和家人都怀疑朝鲜曾参与其中。朝鲜政府一向厌恶像金东植这样的神职人员,因为他们往往会在逃到中国的朝鲜人中开展工作,并向这些人传教。

但金东植的家人没有任何证据——直到2005年,一名中国男子在首尔受审时,情况才发生改变。这名男子供认,曾代表朝鲜秘密警察机构国家安全保卫部(Ministry of State Security),参与了把金东植和其他至少17人从中国绑架出去的活动。该名男子已被判刑。

上周,金东植的儿子和兄弟,依靠上述证据及其他因素的帮助,在美国的法庭上赢得了一场针对朝鲜政府的诉讼。因为金东植遭到了绑架,且据推定受到了折磨并被杀害,法庭判决朝鲜向金家赔偿3.3亿美元(约合20.4亿元人民币)。

朝鲜从未承认绑架过金东植,也拒绝应诉,它应该不会遵照4月9日哥伦比亚特区联邦地区法院(United States District Court for the District of Columbia)做出的判决,向这家人给予赔偿。不过,金东植的律师、以色列法律中心(Shurat HaDin)的创始人尼特萨娜·达尔尚-莱特内尔(Nitsana Darshan-Leitner)表示,律师们正在全球范围内搜寻朝鲜资产,比如银行账户、房地产和公司股票,这些资产随后可能会被没收。以色列法律中心是设在特拉维夫的一个民权组织,经常代表恐怖主义和酷刑的受害者,起诉主权国家和激进组织。

以色列法律中心在周一宣布法院判决的新闻稿中写道,“法院的判决标志着美国法院首次认定,若外国政权绑架人员,且该人从此以后音讯全无,则该政权有责任证明该人未被谋杀。”

此前,因为缺乏证据,难以证明朝鲜的确折磨并杀害了金东植,这起案件曾被驳回。但是,一个上诉法院于12月推翻了这个裁决,称朝鲜参与绑架的证据,以及专家证人对朝鲜监狱普遍存在折磨的证词,足以支持这家人提出的赔偿请求。

上周,首席法官理查德·W·罗伯茨(Richard W. Roberts)作出判决,命令朝鲜支付3亿美元的惩罚性赔偿,并向金东植的兄弟金永石(Yong-seok Kim,音)和他的儿子金韩(Han Kim,音)每人补偿1500万美元。法官在判决结果中称,“朝鲜对金家造成了无法弥补的情感和心理伤害。”

记者未能联系到金东植的亲属发表评论。以色列法律中心表示,他们“认为案件得到了公正判决,但仍为失去金东植而感到非常悲痛”。

总部位于首尔的“被绑架者和朝鲜难民人权公民联合会”(Citizens’ Coalition for the Human Rights of Abductees and North Korean Refugees)的负责人都熙渊(Do Hee-youn)表示,公民联合会等组织密切关注金东植的案件。“这一判决可能会促使世界各地的人对朝鲜政府提起诉讼,特别是家人被绑架到朝鲜的一些日本家庭,”都熙渊说。朝鲜承认过去曾绑架过日本公民,这仍是一个困扰日本与朝鲜交往的问题。

但过渡司法中心(Transitional Justice Mission)负责人金美英(Kim Mi-young,音)表示,对于那些试图因为朝鲜的虐待行为,而向朝鲜方面施压的人士来说,这项判决实质上只有“象征”意义,至少目前如此。这个总部位于首尔的机构,主要研究朝鲜侵犯人权的情况。

金美英律师专门研究国际人权法,她表示,“我高度怀疑这一裁决能在多大程度上得到执行。”

人权观察组织(Human Rights Watch)亚洲区副主任菲尔·罗伯逊(Phil Robertson)表示,“联合国做出了一系列决议、判决及监督安排,以便约束朝鲜、限制它的行动,逼迫它回应自身侵犯权利的犯罪。应该将这一裁决,看作不断扩大的努力当中的一部分。”

2000年,当时52岁的金东植在靠近朝鲜的中国边境城市延吉坐上出租车时,一些身份不明的男子紧随其后上车,然后出租车疾驶而去。这起似乎是绑架的事件,当时在韩国广受媒体关注,但并没有发掘出关于这起失踪案的多少线索。

但2004年,脱北者郑光日(Chung Kwang-il,音)来到韩国时,情况发生了改变。郑光日表示,在金东植被绑架后不久,他在朝鲜国家安全保卫部位于会宁的办公地点的地下牢房里,见到了金东植。会宁临近延吉,在边境线的朝鲜一侧。

郑光日2004年逃到韩国后不久表示,他通过自己在中国的熟人得知,绑架金东植的朝鲜族人刘永华(音)为躲避中国警方对这起绑架案的讯问,逃到了韩国。郑光日告知了韩国当局,刘永华很快被捕。

服满十年刑期的刘永华最近被遣返回了中国。

翻译:陈柳、许欣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陈先生的抢救室|膜蛤文化流行背后的社会学意味

【河蟹档案】70后的痛:你硬时政策比你硬,政策软时你还软

Long live shadows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