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放缓,突显就业不平衡

中国经济放缓,突显就业不平衡

Gilles Sabrie for The New York Times

王君平(前排右)在北京的一个职业介绍所。他从内蒙古来到北京想要寻找一份更好的工作,最终得到一份清洁工的工作。

GILLES SABRIE FOR THE NEW YORK TIMES

香港——王君平曾在河北老家当过农民,也在内蒙古干过矿工。但在最近的一个下午,49岁的他穿着体面的西装,在一个职业介绍所等待上课,他将学习如何使用扫帚和拖把来清洁北京庞大的地铁系统。

去年,高中毕业的王君平在工资减半后辞去了矿场的工作。不过,因为工资实在太低——月薪大约为320美元(约合2000元人民币)——他决定不当清洁工。

“北京是首都,是文化和政治交流的窗口,”王君平说。“我以为找工作会很容易。但其实没那么容易。”

中国的就业市场存在技能与需求不匹配的现象。

数年来,由于城市化和中国持续的经济改革,农业领域的工作一直在减少。此外,中国庞大的制造业也表现出了新的压力迹象,有些企业在债务增加和产能极度过剩的情况下苦苦挣扎。

包括物流、零售、信息技术和环境卫生等行业在内的中国服务业正在蓬勃发展,推动了整个经济体中就业机会的创造。目前共有大约3亿人在中国的服务领域工作,在世界上最大的劳动力大军中占将近40%。

但是,工人适应这种转变并不容易。目前,随着外来务工人员数量的增速变缓,像王君平这种没有技能或技能不足的人可以更挑剔一些。与此同时,大学入学人数的飙升意味着应届毕业生往往难以找到他们所期望的高薪白领工作。

就业市场及其供需失衡现象给决策者带来了严峻考验。十年多来,中国的城市劳动力人口大量增加,收入呈两位数增长,与这些年飞速的经济增长相匹配或超过了经济增长率。

如今,中国经济的增长势头正在减弱。第一季度的国内生产总值增长了7%,这是自2009年初以来经济增速最慢的一个季度。

旧金山铭基亚洲(Matthews Asia)的投资策略师安迪·罗思曼(Andy Rothman)表示,“我们处在一个奇怪的位置,共产党领导层似乎满不介意经济中的方方面面,包括每年的GDP增长率和工资增长率,都将以越来越慢的速度增长。”

北京的领导层曾反复表示,只要就业市场形势稳定,增长放缓是可以接受的。尽管最近几个月,中国采取了一些扶持经济的措施——两次降息、两次放松银行借贷限制——一些分析人士称,仍然稳定的就业市场是政府还没有采取更加激进的措施的原因。

“其实,为了维护稳定氛围,中国只采取了最基本的必要举措,”中国褐皮书国际公司(China Beige Book International)总裁勒兰德·米勒(Leland Miller)说。该公司对全国各地的数千家企业进行了调查。“这与日本或欧洲大刀阔斧的情况正好相反。”

北京房地产机构的销售人员集合在门外听老板讲话。

北京房地产机构的销售人员集合在门外听老板讲话。

GILLES SABRIE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最近,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试图淡化GDP增长目标的重要性,表示他更愿意关注经济是否在以创造新就业机会的方式增长。目前为止,它似乎是在这样做着。去年,中国城镇新增就业岗位1320万个,超出了李克强所设定的1000万的官方目标。

不过,李克强的就业目标是个总数,并不包括被淘汰的工作岗位。更重要的是,收入的增长势头正在放缓,从两位数下降到了去年的8%左右。随之而来的任何消费支出的减少,都将对服务业继续创造就业机会的能力造成直接影响。

北京亚洲开发银行(Asian Development Bank)中国经济部门的负责人尤尔根·F·康拉德(Jurgen F. Conrad)说,“如果包括外来务工人员在内的人们已经习惯了工资每年增加15%到20%,然后这个比率突然降到了10%乃至8%,他们会作何反应?”

“风险并非正确的说法,但这里有一些无法估量的东西,”康拉德补充道。“如果看看正在发生的结构变化的幅度,就知道预测结局并不总是件容易的事,包括对就业也是如此。”

关于中国就业市场的数据,缺乏更发达市场的数据的那种频度和普遍质量。例如,过去10年,按季度发布的官方城镇失业率的范围在4%到4.3%。经济学家表示,这种稳定程度很难实现。

于是,就业市场状态的好坏往往在工资和招聘趋势方面表现得更加清晰。近年来,这里出现了两个非常重要的因素:由于城市化的回报降低,外来务工人员的人数也在缩减,而一些应届大学毕业生找不到白领工作的现象也表明了技能与需求的不匹配。

中国南方城市广州的志华橱柜有限公司的经理朱布·卢(Juble Lu)说,“即使经济形势欠佳,工人也很难雇。”

数年来,中国农业领域的工作一直在减少,这是城市化和中国持续进行的经济转型的结果。

数年来,中国农业领域的工作一直在减少,这是城市化和中国持续进行的经济转型的结果。

GILLES SABRIE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像这样的工厂,在很大程度上都依赖中国1.75亿的外来务工人员。但是,劳力大军的总人数如今在以每年大约只有1%的速度增加,比整体经济慢了许多。这种收紧的市场往往会赋予工人议价的权力并抬升工资。朱布·卢说,对于熟练工人,工资每年的涨幅可达20%。她说,“工人们仍然有许多要求。”

外来务工人员的减少,表明了经济增速的进一步放缓。十多年来,在中国经济规模的增长中,每年都有几个百分点的推动力纯粹来自人们从农田到工厂的转移;在这里,他们的经济生产力出现飙升。现在,由于城市化所带来的经济收益相对减少,这个趋势也在放缓。

设在北京的龙洲经讯(GaveKal Dragonomics)的研究员白安儒(Andrew Batson)说,“有可能发生的人口迁移中大部分已经发生了,其他不属于外来务工人员的农村人口,年纪要么太小要么太大,或者还有其他因素不让他们迁移。”

收入趋势正在进一步抑制人口向城市的迁移。近年来,农民收入的增长快于城市。“农村挣的钱虽然比不上城市,但从差距来看,情况正在好转,”白安儒说。“为了让他们离开家园,你必须付出更高的代价。”

把它和就业市场上另一端的情况做个对比。由于在中国竞争格外激烈的大学入学考试中取得胜利,通常来自独生子女家庭的应届大学毕业生在寻找第一份工作时,往往有着很高的期待。

但是,市场的现实很快便开始显现。如今,中国每年会新增近700万名大学毕业生,几乎是10年前的两倍。这个人数似乎超过了市场的相关潜在需求。根据官方数据,对于每100个寻找要求大学毕业水平的工作的人,只有88个这样的就业机会。而对于那些只有职业高中资格的人,比例则会升至每100人享有104个就业机会。

“现实情况就是,北京一个没有任何技能的出租车司机比应届大学毕业生挣的钱都多,”至少刚开始是这样。亚洲开发银行的康拉德说。“对于这些年轻人,这个事实当然令人震惊。”

中国的应届毕业生一直回避在工厂工作,认为这是地位低下的象征。不过,或许因为经济增速放缓,有迹象表明情况正在改变。制造电钻的上海卡顿电动工具公司的总经理戴朝阳(音)说,他的公司现在已经开始为管理培训生岗位招聘应届大学毕业生了。

“他们不介意在工厂工作,”戴朝阳说,“只要不让他们在流水线上工作就好。”

曹莉自北京对本文有研究贡献,Hilda Wang自香港对本文有报道贡献。

翻译:陈柳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陈先生的抢救室|膜蛤文化流行背后的社会学意味

【河蟹档案】70后的痛:你硬时政策比你硬,政策软时你还软

Long live shadows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