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时代的群众斗群众

网络时代的群众斗群众

给你一个毫无隐私的网络,在网监的眼皮底下聊天、只能看到习大大语录和中国梦宣传,搞不清身边究竟哪个“好友”或粉丝会一秒钟变“举报人”,草木皆兵,吐个槽都有被举报的危险……这样的网络哪怕价钱再低,就算免费,又有多少人会喜欢?

五毛表彰大会

      五毛水军的两大所谓“职责”:1、发布并协助传播当局意识形态和洗脑舆论,混淆视听;2、监视舆论动态,举报异议人士。习近平上台后大举整治网络舆论,重用五毛(侵占舆论空间从微博到推特)、树立五毛首领(周小平、花千芳)、宣传“做自干五光荣”,今年一月,习近平发动意识形态“新舆论斗争”,发出“绝不允许吃共产党的饭,砸共产党的锅”的“最高指示”,被评论界称为“新反右”运动。

      看来五毛大军已在监视网络舆论、举报异议方面立了功。据官媒报道,4月14日上午,中央网信办在京召开全国网络举报工作会议。会议总结了2014年网络举报工作情况,部署了2015年工作,对在2014年网络举报工作表现优异的24家先进集体和30为先进个人进行了表彰。中央网信办副主任彭波出席会议并讲话,全国各地网信办举报工作机构负责人、全国百家网站举报部门负责人参加会议。

      网信办主任彭波在会上强调,“建设网络强国,实现网络空间全面清朗,离不开网络举报工作。各地各网站要高度重视网络举报工作在网络空间治理中的作用,切实发挥公众监督的力量,进一步丰富和完善我国互联网治理模式。要尽快建成统一协调的全国网络举报工作体系,督促网站切实承担起内容管理的主体责任,自觉清理网上有害信息”……

      曾经莫名其妙的“据群众举报”中的“群众”在该“表彰大会”上终于露出了真面目。会上被表彰的不仅有“工作先进集体”,还有“先进个人”,原来他们就是多次出现在运动式净网“成效”阶段性官方通报中的那些“群众举报人”。被表彰列表中还出现了一些奇葩的“部门”,比如天涯社区执法部、深圳市舆情应急指挥中心……

      去年在新浪微博因遭人举报而被某党报开除的前记者王先生在评论文章中表示:“说老实话,作为一名前媒体人,我也是见过大‘会’面的,各种可有可无、脑洞大开、‘中国特色’的官方会议报道了许多,也听说过不少,但像这个全国网络举报工作会议倒还是第一次听闻。其会议名称之赤裸、会议内容之暴力,不仅令在下花容失色、金莲哆嗦,同时也在朋友圈里炸开了锅。有的在扒拉获奖机构和先进个人中有无自己的东家或旧识;有的忙着怒斥这些机构和个人‘越是被表扬的罪恶越大’;还有的则在比划,相较官方机构‘××省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在命名上的直白,新华网法务部与天涯社区执法部哪个名字取得更隐晦,更不容易被愤怒的网友盯上?”

“不举报不是中国人”?

      近一年多来微信一直是各种新生审查模式的重点“试验田”,“鼓励举报”也不例外。据腾讯科技今年3月11号报道:“朋友圈看到‘不转不是中国人’也可以举报了”。文中指:诱导用户将营销内容分享到朋友圈的行为,一经发现或被举报,相关消息将被拦截,且永久生效,严重者甚至会对域名、IP地址、公众号进行封禁。被网友讽为“不举报不是中国人”政策。

      没品营销的确不讨喜,不过“不转不是中国人”的说法本身只不过是一种调侃,而发动举报则是号召群众斗群众的性质,很难不令人联想到当年的反右运动。

      习近平上任后不断加大对中国社交网络媒体的综合整治,藉口打击“谣言”、违法,强行关闭关注人权、民主或维权行动的异议网站、论坛和微信微博帐号等,国家网际网路资讯办公室副主任任贤良曾透露,大陆去年关闭查处各类违法违规网站逾2200个,关闭违法违规频道和节目300多个,组织新闻网站和商业网站自查、自纠清理各类违法有害资讯超过10亿则,其中许多都属于政治原因。

      政治压制与意识形态整肃正在社会生活中全面展开。党刊《求是》早前曾发表署名评论文章称“不会坐视敌对势力利用互联网扳倒中国”;《红旗文稿》也曾刊文重点攻击帮助网民摆脱牢狱式洗脑的翻墙技术,称“敌对势力千方百计研“翻墙技术并推广”,此后大批翻墙软件被封堵失效。不止政府监控,并利用规章制度迫使网站进行“自我审查管理”,还要发动网民互相举报,无死角清洗异议。毛泽东曾说:共产党的哲学就是斗争哲学。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由天下大乱,达到天下大治”。此中的“乱”就是统治者人为操纵的群众斗群众。

      线上线下都在发动“举报监察”。去年七月,北京晚报曾发表一篇题为“北京昌平1200名楼长成“情报员”:眼尖敏感”的报道,指“昌平区全面开展人口调控工作,在天通苑北街道9个社区,1200多名楼长和300多名物业房管员成了对流动人口摸排工作的监督主力”。被指为“1984现实版”之小脚老太太突击队,随后相关评论被墙内社交网站迅速删除。    

 

是“惠民”还是为方便愚民?

      翻墙难度持续加大,外宣五毛大范围侵占墙外网站,墙内全面实名、关键字过滤、私聊内容都有可能成为“呈堂证供”,不仅发动网民互相监控举报,据悉还要建立公民所有信息“一卡通”,方便有关监控部门随时掌握或查询公民资料。媒体人北风对此表示:“建成之后,你财务破产后,大概就不能上网发信息;网上信用分被扣光后,银行大概也不会贷款给你了。当局把所有的危机捆在一起,大到不能破;把个人所有信息信用捆一起,无法动弹。”

      这究竟是上网还是蹲监?是学习、交友还是接受洗脑和裸奔?已经有网民表示对网络厌倦了,“交了上网费还要花钱买梯子翻墙,翻了墙还是一群习大大、中国梦,在推特吐个槽还要被五毛追击……”,上网已不再有吸引力?

       使用微博的人越来越少,网易、腾讯相继关闭和停止开发后,仅存的新浪微博成为当局意识形态宣讲和追踪打击异议的重点“阵地”,活跃用户持续下降,墙内舆论平台的虚拟繁荣已经快撑不下去了,近期新浪又发起打赏功能,希望以砸钱的方式留住用户。中国大陆的上网费用全球最高、网速最慢,一直被网民吐槽,近日李克强借此发起“惠民政策提案”,“敦促网络提速降费”,以留住网民,维持“互联网+”大跃进的环境条件。统计局也在为互联网经济的“手绘大饼”舆论造势,称“互联网+、大数据为经济发展培育新动力”。当日便有工信部表态称:“我部一直与相关部委共同深入落实‘宽带中国战略’。为落实李克强总理指示,我部将加大今年“加快4G建设、大幅提升网速”等工作的力度,使老百姓上网速度更快,价格更优惠。”

       官媒新华网对此的报道在新浪微博上被大批网民吐槽,而不得不删掉了所有转发内容(图)。众所周知,真正的网络惠民是拆掉GFW,让网民自由上网,而不是仅仅提高网速和降低费用以吸引人民主动接受洗脑。即便免费又能怎样?朝鲜的网络服务就是免费的,但要通过登记被批准才能使用,且能看到的都是政府需要人民看到的内容,比如朝鲜之声、朝鲜劳动新闻等官方媒体网站,也就是洗脑教材。电脑桌面壁纸都要经政府批准,朝鲜领导人的姓名会被自动加粗,字号也比页面上的其他文字要大20%,全方位强化“领秀形象”,潜移默化地渗透个人崇拜意识……这种免费究竟是“惠民”还是为了方便统治者愚民?想来中国网民还不至于看不清楚。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陈先生的抢救室|膜蛤文化流行背后的社会学意味

【河蟹档案】70后的痛:你硬时政策比你硬,政策软时你还软

Long live shadows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