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报看中国 支持者称女权五女应获得国家赔偿

via Reuters

获释的女权人士,左起:李婷婷、韦婷婷、王曼、郑楚然和武嵘嵘。她们的支持者现在正在进行游说,要求对她们进行赔偿并公开道歉。

VIA REUTERS

五名女权人士在北京被羁押37天一事,已在国际社会引起轰动。中国政府周一允许其取保候审后,她们在中国的支持者在网上发布了一封请愿信,在欢迎她们获释的同时提出了一些诉求:

当局必须立即终止对她们的刑事侦查,撤销这一案件,停止像“犯罪嫌疑人”那样对待她们;

立即启动国家赔偿程序,对非法拘禁、绑架女权五姐妹行为公开道歉,对滥用职权的警方相关责任人依法处理;

立即归还警方在突击搜查北京益仁平中心,以及杭州蔚之鸣这两家公民社会组织期间没收的物品。五名女权主义者中的三名是这两家组织的成员,其中北京益仁平捍卫的是女性,以及残障人士、乙肝患者和艾滋病患者/携带者的权益,蔚之鸣则主要倡导女性权益。

立即归还女权五姐妹一切财物,并停止一切对合乎国际法的女权运动参与者的骚扰,保障女性和女性团体争取权益的一切权利,认真负起反对性骚扰、反对家暴等妇女权益保障工作。(这些女权人士被拘的原因,是她们计划在国际妇女节前夕散发标贴和传单,希望引起人们对公共交通工具上性骚扰问题的关注。)

一名请愿活动组织者称,迄今为止,已有近150人在请愿信上签名。因为害怕遭到政治报复,这名组织者要求匿名。他们打算把请愿信寄给北京市公安局和北京市人民检察院或检察长办公室。

但请愿信并非其支持者的唯一反应。在社交媒体上,她们的处境通过#FreeTheFive的标签,引发了大量讨论。

本周,北京益仁平的联合创始人陆军表示,他打算对3月24日突击搜查该组织办公室的警方提起诉讼。此前,他一直为五名女权人士的获释奔走活动。

被羁押的女权人士之一李婷婷是北京益仁平的工作人员。另外两人中,武嵘嵘现在是蔚之鸣的员工,郑楚然则是益仁平的前员工。剩下的王曼和韦婷婷两人,则曾为争取缓解贫困以及保障同性恋、双性恋和跨性别者权益的团体工作过。

益仁平称,她们“都是益仁平的同行及好友”。但陆军对新闻媒体表示,“我们不认为益仁平在”她们一直在进行的反性骚扰活动中“有额外突出的贡献”

陆军是在外交部周二发表声明称益仁平预计会受到“处罚”后,才威胁要提起诉讼的。外交部未详细指出是何种处罚。

在例行记者会上,外交部发言人洪磊:“对她们所在的机构北京益仁平信息中心,因该机构涉嫌违法,将予以处罚。”

外交部未就违反的法律及相关处罚提供进一步的细节。

目前人在美国的陆军立即做出了回应,其评论包括:

我们欢迎这样的一种公开的谈论,因为这种公开的谈论好过于他们偷偷地在三更半夜派人去撬锁,进入我们办公室进行搜查。

益仁平将会认真对待外交部的指控,并将聘请律师依法应对这一指控,以及3月24日对益仁平办公室的查抄。

陆军还以政府自己的规定作为依据,指出中共中央委员会在2013年11月召开的一次会议,要求所有人都要努力消除歧视,包括与出生地或性别有关的歧视形式。

在“依法治国”的口号下,中国政府实施了重大的司法改革,旨在改善该国的社会正义。这让人们有胆量“依法”要求享有自己的权利。所有人都把这四个字挂在嘴边。

极力捍卫五名女权人士,以及蔚之鸣和益仁平的权益,是通过法律制度维权这一广泛趋势的一部分。该趋势在越来越多的法庭案件中得到了体现。

在博客“最高人民法院观察”中,法律分析人士苏珊·范德(Susan Finder)对中国推动“依法治国”及相关改革进行了探究。她写道,意在帮助民众申诉的司法改革“将把更多争端引入法院系统”。中国民众的申诉对象通常是政府官员。

范德指出,去年法庭宣判的案件数量大幅增加。她写道,2014年法院受理的案件数量超过1560万起,同2013年相比增加了大约10%,并且这些数据预计会继续增加。

狄雨霏(Didi Kirsten Tatlow)是《纽约时报》驻京记者。

可在Twitter上关注狄雨霏(Didi Kirsten Tatlow)的账号@dktatlow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陈先生的抢救室|膜蛤文化流行背后的社会学意味

【河蟹档案】70后的痛:你硬时政策比你硬,政策软时你还软

Long live shadows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