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時報:中国被拘女权五女取保候审

Reuters

33岁的王曼是第三名获释的女权活动人士。

REUTERS

北京——两名代理律师表示,上月初因准备举行活动抵制公交性骚扰行为而被拘留的五名女性活动人士,已于周一被警方释放。

其中一名律师梁小军表示,在检方决定不立即提出刑事诉讼后,警方不得不释放这五名女性,她们被关押在北京西城的一座看守所已有数周时间。上周,警方曾要求检察官对她们五人提出控告,罪名是聚众扰乱公共秩序。

获得保释的分别是25岁的李婷婷、30岁的武嵘嵘、25岁的郑楚然、26岁的韦婷婷和33岁的王曼。梁小军称,针对她们的活动的调查仍在继续,警方将对她们进行为期一年的监视,外出须事先通知当局。他说,警方可以随时再次拘留她们,或者对她们进行进一步问讯。

26岁的韦婷婷也已获释。

26岁的韦婷婷也已获释。

REUTERS

郑楚然在一个社交媒体聊天软件上向公众留言:“大家好,我是大兔。我回来了。谢谢大家。我休息好了之后再和大家联系。谢谢。”大兔是她用来指代自己的昵称。

另一名律师王秋实说,韦婷婷早些时候被带到了老家所在的南方省份广西省,并在省会南宁被释放。而在武嵘嵘获释之前,东南部省会城市杭州的警方传唤了她的丈夫。武嵘嵘最初被羁押在她的居住地杭州,后来被转移到了北京的看守所。

被拘的这些女性——外界称之为女权五女(Feminist Five)——激起了国际上对中国的谴责,美国政府亦有高级官员表态。周日宣布将竞选美国总统的希拉里·罗德姆·克林顿(Hillary Rodham Clinton),上周在Twitter上谴责了拘禁这些女权人士的行为。美国驻联合国大使萨曼莎·鲍尔(Samantha Power)也发表了谴责性的声明。周五,美国国务卿约翰·克里(John Kerry)说,中国应该“立即无条件”释放这五名女性。

“我们每一个人都有权发出声音,反对全世界数百万妇女和女童每天遭受的性骚扰和其他许多不公待遇,”克里在一份声明中说。“我们强烈支持这些活动人士在这些极具挑战的问题上的努力,我们认为,中国当局也应该支持她们,而不是禁止她们发声。”

周一下午,外交部发言人洪磊称,中国已经就这些评论向美国“提出交涉”,“中国司法部门正在依照法律处理此案。”

北京、杭州和广州警方从3月6日晚间开始采取统一行动,逮捕了这五名女权人士以及另外五人。她们当时正准备在即将到来的3月8日国际妇女节当天举行一场抗议活动。这场通过微信进行宣传的活动将在中国各大城市进行,届时人们将分发宣传册,在公共汽车和地铁车厢上张贴标语,呼吁人们关注公共交通工具上的性骚扰行为。

这些被捕人士中五人已被释放。另外五人羁押在北京海淀区,先后因涉嫌“寻衅滋事”和聚众扰乱公共秩序被当地警方调查。

33岁的王曼是第三名获释的女权活动人士。

33岁的王曼是第三名获释的女权活动人士。

REUTERS

人权观察组织(Human Rights Watch)中国部主任芮莎菲(Sophie Richardson)在一封邮件中说,“很难理解这些个人的具体行为——或者计划采取的行动——缘何激怒了政府,但关键就在于此:要让大家都无法弄清楚自己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从而可以做出荒谬的严厉回应。”

上周末,这些女权人士的10名家庭成员及伴侣向当局发信,请求释放她们。

在网上刊登的一篇采访文字记录中,密歇根大学(University of Michigan)历史和妇女研究副教授王政说,打压这五名女性的决定引发了外界对中共体制的普遍愤怒,女权活动人士现在意识到,就连非政治性的倡议活动,官方也不会容忍。

“以前网开一面,中国的女权主义者可能感到自己拥有一种特殊的自由,现在看见了铁笼子这个粗暴和蛮横的现实,”王政对民主倡导网站ChinaChange.org主编曹雅学说。

王政说:“这群人在过去二三十年成长起来的,绝大多数是不问政治的,但是这件事把她们政治化了。”

政府采取这些打压行动之际,新的全球女权运动“北京+20”即将在北京举行联合国第四届妇女大会20周年纪念日前后展开。

其中的几名女权人士,与反对艾滋病、肝炎患者和残障人士歧视的非政府组织益仁平关系密切。近年警方多次对该组织进行打压,上个月末,他们突击搜查北京益仁平中心,没收了一些文件以及多台笔记本和台式电脑。

这些女权人士的遭遇引发了世界各地的街头示威活动,Twitter上也出现了大量带有#FreeBeijing20Five(释放北京20加女权五女)和#FreeTheFive(释放女权五女)标签的评论。周日,数十人在香港旺角一带举行了抗议。一条标语写道:“女权不是罪!释放女权活动者!释放女权五女!”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陈先生的抢救室|膜蛤文化流行背后的社会学意味

【河蟹档案】70后的痛:你硬时政策比你硬,政策软时你还软

Long live shadows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