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博编辑离职因一篇涉万达报道而起


彭博编辑离职因一篇涉万达报道而起

Tyrone Siu/Reuters

香港金融区的电视屏幕上正在播放彭博电视台的节目。

TYRONE SIU/REUTERS

以下是彭博新闻社(Bloomberg News)前驻香港资深编辑本·理查森(Ben Richardson)发给美国记者吉姆·罗蒙内斯克(Jim Romenesko)的电子邮件的公开文本。罗蒙内斯克在他颇受欢迎的jimromenesko.com个人博客中发表自己撰写的有关新闻媒体的内容,他在周一报道了理查森近期从彭博社离职的消息。理查森参与编辑了一篇关于中国首富、大连万达集团创始人王健林的报道,文中涉及他的财富与共产党领导人家族的联系。

几位彭博的雇员称,纽约的高级编辑在去年10月决定不刊登这篇文章,因为他们不愿冒着被逐出中国大陆的风险,去激怒共产党高官。彭博在2012年曾因为一篇调查性报道惹怒过他们。彭博新闻社总编温以乐(Matthew Winkler)否认了自我审查的指责,并称该报道没有被弃置不用。这篇报道主要记者之一的傅才德(Michael Forsythe)被停职,之后离开了公司,现在就职于《纽约时报》。

彭博资讯公司(Bloomberg L.P.)是彭博新闻社的母公司,其董事长高逸雅(Peter T. Grauer) 上个星期在香港亚洲协会(Asia Society)谈到了彭博金融终端的中国市场。他认为彭博新闻社应该更加专注于自己的根本使命,去提供商业新闻,而不是撰写其他方面的文章,但他并没有提及任何具体的报道。“你们都知道,我们有时偏离了这个主题,发表了一些可能需要重新考虑、本应该重新考虑的报道,”他说。

理查森发给罗蒙内斯克的电子邮件:

你好,吉姆。我离开彭博的原因是公司对大连这篇报道处理不当,也因为公司在国际新闻界发表了误导性的说明,而且高管贬低了我们这个尽心竭力完成高难度报道的团队。

在整个过程当中,我们如果讨论这个问题,就会面临法律后果,现在依然如此。这意味着高层可以肆意编造他们自己版本的故事。可以这么说,你在《纽约时报》和《金融时报》看到的报道是公正的总结。

显然,有必要就媒体该如何与中国打交道展开一场热烈的讨论。彭博没有进行这样的讨论。据说,克拉克·霍伊特(Clark Hoyt)[彭博社资深独立编辑]审查了这篇报道,然后表示文章尚未达到发表标准。但他没有致电或联系报道团队的成员,以进行讨论。我们甚至不知道他审核了文章的哪一个版本。毫无疑问,我看到的最终版本被大幅删减,剔除了主要内容,以至于可以被看成一篇有关“一个破产的连锁电影院”的文章。 这篇文章在有大量高层人员参加的电话会议上被单方面弃置,在此之前,花了几个月时间撰写文章的记者们都没有机会审核稿件。

有意思的是,高逸雅说得非常直白。他是一个直率的人,我一直非常喜欢他那些坦率的评论,尤其是现在,这些评论阐释了负责商业运营的高管的想法——应该有人要求麦克[公司创始人迈克尔·R·布隆伯格]对言论自由这一普世价值公开表态。

悲哀的事情在于,一小撮不称职的、自私自利的管理人员搞砸了一切。我和迈克·F[傅才德]在公司待了13年。我与很多非常棒的人一起工作,他们曾经而且还会继续完成伟大的工作。这一切都被一小撮笨蛋毁了。

黄安伟(Edward Wong)是《纽约时报》驻京记者。

翻译:张楠、许欣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陈先生的抢救室|膜蛤文化流行背后的社会学意味

【河蟹档案】70后的痛:你硬时政策比你硬,政策软时你还软

Long live shadows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