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作家团体:英文书中译版被擅自删改

美国作家团体:英文书中译版被擅自删改

香港书店
香港、台湾等地的繁体中文出版物不受中国大陆出版法规的限制约束,但中国内地读者接触到的机会较小

一个纽约作家团体在其最新发表的报告中指,西方作者的著作在中国大陆出版中文译本时内容可能会遭到删减或改动,且时常在事先不与原作者沟通的情况下发生。

美国笔会中心(PEN American Center)在5月20日发表的一份报告中称,英文书籍中不仅有关比如台湾、西藏或天安门事件等政治敏感题材的内容会在简体中文译本中被删除或修改,而且一些与性有关的素材以及同性恋话题的内容也会遭到同样命运。

该报告指:“很多人签的合约都会承诺保护作者的原文内容,但之后会将翻译事宜交给中国出版商负责,也不会仔细检查译后的版本,使得这些材料很容易受到不被发觉的审查。”

美联社则还引述中国驻美国大使馆发言人朱海权回应指,中国政府保护本国公民的出版自由,但享有这些自由的同时必须遵守中国法律。

中国是世界最大的图书出版业市场之一,美国笔会中心的报告指2015年中国出版业的预计总收入会达到160亿美元,且以每年10%的比例增长;《纽约时报》则引述政府数据显示,中国出版商在2013年注册引述外文图书16625册,其中有近一本来自英美两国。

即将于5月27日在美国纽约举行的美国书展(BookExpo America),中国将有数百个参展商参加,并且是会上的全球市场论坛(Golabal Market Forum)中的重要嘉宾国之一。

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
中国被囚的异见作家刘晓波在2010年被授予“诺贝尔和平奖”时,举行颁奖仪式的挪威城市奥斯陆一家酒店外有人群集会向其画像致意
保罗·奥斯特
美国小说家保罗·奥斯特的著作中有小部分关于刘晓波的情节,但在简体中文译本时被删去

“C国”

美国笔会中心的报告声称采访了来自中、美、台湾、澳大利亚和欧洲的数十名作者、出版商和文学经纪人,当中发现不少在原作者不知情的情况下对译文作出删改的事例。

美国小说家保罗·奥斯特(Paul Auster)的著作《日落公园》(Sunset Park)中有小部分关于中国异见作家刘晓波被当局囚禁的故事,但在其中文译本中,刘晓波的名字仅以英文字母“L”取代,中国的被改写成“C”国。

美国笔会中心的报告指,奥斯特在去年11月该书的简体中文版出版之后才发现相关改动。

纽约作家芭芭拉·安吉丽思(Barbara De Angelis)则说她的著作《女人都該知道的男人秘密》(Secrets About Men Every Woman Should Know)在她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删去30%的文字内容——美国笔会中心报告说,中国出版商认为这些部分关于性的内容过于露骨。

哥伦比亚大学临床心理学教授兼作家安德鲁·所罗门(Andrew Solomon)的著作“Noonday Demon”(意为“白日恶魔”)在出版中译本时书名被译成了“走出抑郁”,且当中有关同性恋的讨论都被删去;他同样没有被事先知会或询问。

《纽约时报》评论指,由于中国当局实际上对印刷和网络出版物内容仍然有较多的审查限制,中国大陆的出版商往往会采取自我审查的方式避免触碰当局的禁忌;而香港、台湾等地的繁体中文出版物不受相关限制约束,但中国内地读者接触到的机会较小。

美国笔会中心表示,中译本著作被删改的现象在中国出版市场日渐庞大之后,对言论自由可能带来冲击。

“一些题材的书籍在经过翻译之后,要接触中国或者其他地方的读者就会变得复杂,”美联社引述美国笔会中心执行总监苏珊·诺塞尔(Suzanne Nossel)说。

“如果我们不行动,多久之后作者就会开始干脆回避这些题材?”

该团体呼吁作者要更加谨慎地关注其著作在出版中文译本时所受到的审查,并表示作者应该要求在合约中列明作者对译本所作的任何改动有最终决定权,而作者也应该自己寻找专家译者负责翻译,以保证译本忠于原著。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陈先生的抢救室|膜蛤文化流行背后的社会学意味

【河蟹档案】70后的痛:你硬时政策比你硬,政策软时你还软

Long live shadows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