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泡 微信成为官方舆论统战重地

微信成为官方舆论统战重地

文/
Sylar

昔日墙内的几大“门户”微博在管制强化客户流失的大淘汰下已仅剩新浪的“孤独一支”,其也是当局用来自我宣传和监控舆论的重点平台。近期看来,连半封闭式传播的微信也已被纳入了这个“重点”。官媒人民网转载了法制日报在今年3月23号发表的一篇题为《双微”联动指尖传播正能量》的新闻稿,将“双微联动”这个新词与“正能量”也就是洗脑宣传,联系在一起,一个现象开始引人注意。

统战+监控:微信群聊“培植”自干五

“双微联动”指的是微博和微信在基于某一宣传目的上的联合使用。上述消息报道的是“安徽司法行政典型人物展播暨年度榜样人物评选活动”,消息中说:某一方面有突出表现的该省司法行政系统干警,都有机会获得“点赞”,并通过媒体和“安徽司法”政务微博微信联动方式,“向社会展播推介典型人物的先进事迹,以在该省司法行政系统形成奋发向上、崇德向善的良好风尚”……简单说就是宣传官方意识形态的所谓“正能量”。

有网友发现,近来微信中出现了很多大型群聊,规模都接近500人封顶,它们中很多的共同点是群友们之间互不认识,或只认识少数几位且不熟悉,来自各个领域的时政爱好者和时讯观察评论人士汇集在微信群中,讨论时政资讯和政治话题。由于微信群的人数限制,它们大多会形成系列群聊的模式以铺开,或以话题划分,比如“某某群:民主与宗教”、“某某群:民主国家的地方政府权限”等等,或以标号划分:一、二、三、四……同系列群聊中会有固定管理员(或不止一位),会在群名片中标示,主要职责一般是转发消息(文字或链接)、控制讨论(摆平纷争、促进互动和提醒抑制“无效”讯息发送)、记录“违规群员”告知群主并商议是否踢出群聊。

比如有一个某讲座的系列大型群聊,大论坛形式,据群友解释,主要目的是“启蒙”。“公益型的讲座,话题都是社会关注的时政类和相关资讯,比如西方民主制度、中国现状、热点问题分析……演讲人主要是教授、学者、记者、公知、公益人等为主,群内群友以红包的形式犒劳主讲人,一般一场几千块红包”,群友刘先生说,“讲座以电台的音频链接形式发布,转入群中大家收听后就此展开讨论,有些时候需要回答管理员派发的问题。据我了解,这些链接似乎不要求群成员转发到公开平台(或许其他群规矩不一样)。这类讲座式群聊不止一家,有些是单纯的网络形式,就是建群开课,有些是实体讲座和线上群聊的结合”。

群名片二维码被有计划的转发推广,扫码即可入群,也就是一种拉拢的方式。观察一段时间便可发现,这些群聊中的群友在政治立场观点上大相径庭,有些明显对立,在公开平台上具有一定影响力的用户占据大部分(有些群聊干脆就在拉人规定中注明:只接受网络名人,这类群聊会要求群友转发特定文章和观点,利用其既有影响力形成预期效力的传播),其整体也就是常说的“大统战”模式。

知名维权人士“屠夫”先生置身上述群聊中观察一段时日后表示:“最近海外的微信用户突然多起来,组建各种微信群,我也经常被拉进去,但里面有些目的性很强的团队,配合演出”。屠夫说:

这些海外用户有的自己建群,有的分布在各个群里,令大型群聊鱼龙混杂。有些群友一贯在做正确的事,在传播真相与好的理念,把西方民主文明国家好的理念介绍给大家分享。而有一些人显得有点诡异,自干五、洋五毛色彩浓重,以前很少和国内网友互动,现在一下子从公共平台转移到比较封闭的微信中来了。微信群把墙内墙外各种怪胎突然都混在一起,整天在一些群里集体活动,试图引导舆论,颠倒是非,抹黑造谣挑拨,有些目的性很强。自从杨恒均在外宣支持下整合了海外华文五毛媒体后,加强了这种墙内外合作宣传,改变了传统宣传方式,采取主动,有组织有目的的操作。利用一些墙内外有影响力的人帮忙背书和引导,打着包容自由民主的大旗在行销看似正确的歪理,比如用变革后会乱、会流血,会暴力轮回,会49重来,会再出独裁者等等恐吓方式吓唬要变革的人。片面夸大西方民主国家很多问题和各种弊病来教育别人不要向往民主国家,为现在的独裁辩解和肯定。对某些前行者狂轰乱炸式污名化,令大家误解。这是一种新宣传模式。”

这些渗透入微信群聊的五毛应该不止引导舆论一个任务,肯定还有监控群友言论、主动添加“目标”群友攀谈和查看其朋友圈发言等行为,如若统战不成功,“目标群友”便有可能会遭遇莫名其妙的举报。
 

“网络舆论统战”早有“指示”

北海市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网站中的资料显示,去年四月,外宣办主任张阳在一次题为“网络舆情及其应对处置”的专题讲座中很明确且强调性地指出了“积极利用新媒体控制舆论导向”和“网络统战”的意向,他说:“随着网络舆论成为社会舆论的一种重要表现形式,网络舆情也逐渐对有关部门的决策产生了影响,必须加强对网络舆论信息的应对和处置。第一,要重视网络互动平台建设,积极利用新媒体,广泛开辟渠道,加强与网民互动,注重人文情怀;第二,要有一支网评员队伍,做好基础工作,平时要主动设置话题,多发布工作中事关百姓的工作流程,树立单位的良好形象;第三,提高热点问题的反应速度和应对能力,第一时间发声,避免谣言流传;第四,搞好网络‘统战’,团结意见领袖。”

虽然该讲座中外宣办主任张阳只提到了“网评员队伍”的必需,没有明确说明“积极调用海外五毛、自干五”,但明显目前的一些大型系列模式群聊中有不少疑似海外自干五成员。深入过很多类似统战模式大型微信群的@屠夫 先生表示:

那些明显是舆论搅屎棍的人中一部分属于有任务,也就是五毛,被调用的;另外倒不是有任务,属于自发型也就是自干五,认知判断力缺乏,跟着起哄。这些人交织在一起整天挑拨是非,有人满嘴跑火车,有人张口就来造谣抹黑。比如扛着怕别人上当受骗的大旗引导舆论;还有的总说为了纯净什么圈子来为自己缺德做铺垫;还有的从来不会做功课用证据说话,而是张口就来的胡说八道。他们对人不对事为了抹黑而抹黑,一旦被揭露就秀道德和耍泼,从来不会为自己满嘴胡说道歉……自习近平上台后,传统维稳和宣传方式正在改变。海外五毛军团也和国内一些五毛、自干五近来配合得就很活跃。

微信是封闭式交互平台,添加朋友可以设置验证,如本人感觉不熟悉或不便信任即可拒绝添加,未做添加的彼此之间一切内容皆不可见。可以说单靠微信做平台的舆论引导和管控具有一定的局限性,但微信的用户基数大,目前看来膨胀速度虽然减缓但还在继续,人们每日停留在微信上的时间比重惊人,早已吸引了大批营销人士的目光,各种绞尽脑汁的开发其“潜力”。当局的宣传部门也不例外,提出“双微联动”模式,微博做牵引、吸引入微信近距离“促膝”,可以说洗脑宣传已充分利用了新媒体平台,尤其是在微信这种“圈子化友人”舆论互动状态下,彼此之间的信任程度很可能会高于微博等公开平台,这种情况下发动五毛大面积渗透,对于一些警惕性不是一贯峰值的用户来说,被洗脑很可能会在不知不觉之间。

吸纳打压“两手硬”

在五毛、自干五对微信群聊渗透的同时,微信对敏感话题高频发布者和敏感人士进行封号的程度貌似也在加强。日前,知名藏族作家唯色在推特表示自己使用了三年多的微信账号突然被封了,显示为“账号涉嫌违规,无法解封”。

唯色表示“难道是因为我的朋友圈有一千多位藏人吗?”尚不清楚被封号的准确原因,唯色提供的被封号前最后一条朋友圈内容是她与知名艺术家艾未未的合影。艾未未做为异议人士,他的名字和图像在墙内至今属于敏感。一般经验显示,普通用户在微信发布类似图片,最多被自动设置为“只有自己可见”,而唯色做为敏感异议人士很可能是被当局定点监控的对象。前期网信办提出“约谈十条”进一步要求网站加强自我审查,腾讯为免于被网信办“约谈”,对此类被“敏感”用户很可能会采取“终极解决方式”,一次性注销其账号。


曾因援助政治犯而在微信发起募捐活动的@屠夫 先生已被封杀数个微信账号,他表示:

微博的封杀与转世,让微博已成鸡肋,现在很多人不上了,我也是基本不上了。微信也开始动不动就封号,转世频率在加快,封了几个号后,丢失一大帮朋友,我发微信的欲望也在消退。

统战式拉拢、地毯式洗脑,拒绝被吸纳者便会被“消灭”(注销)。当局对网络舆论的管制已强化到峰值。利用微信乔装“好友”渗透群聊的方式也并非太可怕和不可抵抗,只要认识到新媒体网络舆论统战的存在,强化自身判断力、谨慎添加联系人便基本可保不会遭遇潜移默化的洗脑。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陈先生的抢救室|膜蛤文化流行背后的社会学意味

【河蟹档案】70后的痛:你硬时政策比你硬,政策软时你还软

Long live shadows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