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公司网上卖毒品远销海外

中国公司网上卖毒品远销海外

上海——从中国定购违禁药品只需敲几下键盘。

guidechem.com网站上,共有150家中国公司在销售A-PVP,俗称夫拉卡(flakka)。这是一种危险的兴奋剂,在美国非法,但在中国合法,它被指近期在佛罗里达州一个县引起了18例死亡

在电商门户网站“勤加缘”上销售的商品包括空调、蹦床,以及一种被认为是香料的违禁致幻药物。4月,这种药品促使到访美国急诊室的人数激增。

上海灿禾化工有限公司的英文网站,这是一个类似亚马逊的合成毒品销售网站。

这种兴奋剂叫做甲氧麻黄酮,有些会作为“浴盐”销售。它在中国是禁药,但你能够以大约1400美元一磅(约合每公斤1.9万元人民币)的价格在南京隆信化工有限公司买到。

“我可以走合法途径,也可以走非法的,”当被问到如何从沿海省份江苏的公司总部把这种产品运往海外时,公司的一名销售人员在电话中说。“你要多少?”

在一个网络审查技巧炉火纯青的国家,这种公开的网络药品市场无非是以最公开而大胆的方式验证了国际执法官员的观点:正在成为全球合成毒品供应链主要参与者的中国不愿意采取行动。

虽然中国称它目前已经逮捕了数以千计的人,而且还与外国执法机构“联手”,但几个国家的官员都表示,中国官员并没有表现出真正出手打击的兴趣,他们称那是其他国家的毒品问题。

前墨西哥驻华大使豪尔赫·瓜哈尔多(Jorge Guajardo)说,“他们看不出,调查他们自己的这些化学品出口行业,对他们来说有何意义。”

根据美国和国际执法机构所统计的截获和走私路线数据,中国的化工厂和毒贩都利用了这个机会,把中国变成了合成毒品的重要生产商和出口商,其中包括甲基安非他命及其他用来制造它们的化合物。

美国禁毒署(Drug Enforcement Administration)表示,墨西哥毒贩制造甲基安非他命所需的大部分成分目前都来自中国,墨西哥毒贩生产了美国消耗的冰毒中的90%。

同时,一些中国地下作坊还在制造和向世界各地出口他们自己的冰毒和其他合成毒品。5月发布的一份联合国报告称,2013年,中国警方捣毁了将近390个冰毒作坊,超过了该地区所有其他国家。

官员称,这些制造商之所以会蓬勃发展,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中国庞大的化学行业管理薄弱,而且监管不力,所以犯罪集团很容易把用于制造药物、肥料和杀虫剂等合法用途的化学品转用于新型危险毒品的生产。

这些作坊还知道如何更改几个分子来制造尚未被列为非法的新型药品,从而走在禁止非法合成毒品的法律前面。

几名美国官员称,中国是新型合成毒品的主要来源。

一名没有得到公开发言授权的联邦执法官员说,“中国是无可争议的第一。”

“我认识亚利桑那、弗吉尼亚和明尼苏达的检察官,”于2013年起诉了一个上海贩毒团伙的纽约助理地区检察官卡拉·弗里德曼(Carla Freedman)说。“我们在全国各地都发现了此类案例,源头似乎总是在中国。”

中国官员表示,政府正致力于打击毒贩的国际合作。

公安部部长助理刘跃进曾公开表示,“我们要极尽可能地帮助和支持其他国家。”

中国外交部在回答通过传真发送的问题时,否认与墨西哥的执法合作存在任何问题。

不过,公安部合成毒品滥用防治专家委员会成员郝伟表示,毒贩总能找到漏洞。

“我认为此事的责任不应该全推到政府身上,”他在电话采访中说。“与其相互指责,我们应该面对问题,然后以一种全面而平衡的方式去应对它。”

中国以几次高调的打击行动,回应了日益增加的国际压力。4月,政府宣布在3月结束的为期5个月的扫毒行动中逮捕13.3万余人,并截获了43吨非法麻醉品。

但专家表示,这些举动未能很好地阻止毒贩。“中国喜欢让别人认为一切都在他们的掌控之中,”一名联合国(United Nations)官员称。为了避免政治问题,这名官员要求匿名。“但是到头来,他们的化学工业变得非常庞大,国家根本没有能力去对它进行监督或控制。”

美国在去年的一篇报告中称,中国正在采取措施,参与反违禁药品的国际工作,但又表示这些工作“因为繁琐的内部审批程序而受阻”,这些程序限制了美国调查人员与中国调查人员合作的能力。3月,禁毒署利用一个精心设计的诱捕计划,把中国公民田海军(音)引诱到洛杉矶逮捕。田海军是世界最大的合成毒品制造商之一。

就算中国采取逮捕行动,可能也不会产生太大作用。

美国官员称,在长达10多年的时间里,39岁的上海药剂师张磊为57个国家的买家制造了数千磅合成毒品,仅仅通过运往美国的货物就挣了大约3000万美元。在英国,他的毒品在参加锐舞狂欢的年轻人中很出名。澳大利亚警方指责他曾向墨尔本一名艺术工作者贩卖制作冰毒的原料。

多年来,中国警方一直对张磊有所了解,并最终于2013年以生产摇头丸的罪名逮捕了他。

去年7月,美国财政部依据外国毒枭认定法(Foreign Narcotics Kingpin Designation Act)对张磊、他的公司,以及三名关系人士进行了制裁。该法还冻结了他们的美国资产。

不过,张磊的公司仍然在蓬勃发展。

该公司的上海总部仍在营业,其英文网站——一个类似亚马逊的合成毒品销售网站——承诺三天到货的国际递送服务,并表示如果货物被海关截获将全额退款。

记者不久前在上海一个灰蒙蒙的工业园区造访公司总部,见到了张磊的母亲,65岁的王国英(音)。她在美国的资产已被冻结。王国英坐在一张宽大的木桌子后面,附近书架上有张磊和他儿子的照片,旁边是玻璃试管、香槟酒和格兰菲迪威士忌。

办公室的产品手册上列有甲氧麻黄酮,但王国英不承认公司销售非法药品。

“美国顾客从我儿子这里买走化学品之后做什么,这不能怪到他的头上,”她说。“我们是合法公司,不然我们怎么可能还在经营?”

翻译:陈柳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陈先生的抢救室|膜蛤文化流行背后的社会学意味

【河蟹档案】70后的痛:你硬时政策比你硬,政策软时你还软

Long live shadows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