灭门:令计划父母今年3月相继离世 前后仅隔9天

灭门:令计划父母今年3月相继离世 前后仅隔9天

令计划落马将近7个月后,他的姐夫王健康再次从公众视野“消失”。

近日,多个消息源对澎湃新闻透露,山西省运城市副市长王健康7月10日被山西省有关部门带走,但目前不确定是简单问话、协助调查还是已经落马。

该消息一直未得到官方证实,多位运城市有关领导以“不知道”、“不清楚”为由拒绝进一步回答。一位王健康身边的工作人员则对澎湃新闻坚称,王仍在正常工作。

不过,从7月13日至发稿前,澎湃新闻多次拨打王健康的手机,语音提示始终为“已呼转至来电提醒平台”。

在运城市政府公众信息网上,王健康的信息一直停留在7月9日。当天,运城市委副书记、市长王清宪与山西省检验检疫局局长于洋座谈,王健康参加。

这也令人想起去年夏天,令计划的哥哥令政策落马后,王健康也曾“消失”54天。不知这一次,他是否会泰然归来。

令计划的姐夫

如果不是令计划,王健康本不会受到如此多的关注。

这名出生于1955年10月的运城市副市长,参加工作后起先在运城汽车运输公司保修厂当工人。上世纪80年代从西安公路学院汽车系毕业,他曾先后在山西交通学校、运城汽运公司工作,担任过运城汽运公司保修厂技术员、保修厂厂长、汽运公司副经理等职。

也是在此期间,他经人介绍认识了医务工作者令狐路线。

那是一名低调务实、要求上进的姑娘,比王健康大1岁。1976年,令狐路线曾以工农兵大学生的身份进入山西医科大学临床医学专业学习,毕业后分配到运城市医院工作,之后又调入级别更高的运城市中心医院。

在当时,令狐路线的家境非常不错。

她的父亲令狐野、母亲王黎明都是早年投奔延安的“老革命”。上世纪60年代,父母带着5个孩子回到故乡平陆,享受的是“十三级干部”待遇。

在家里,令狐路线排行老三,还有两个哥哥和两个弟弟。

和她不同的是,哥哥、弟弟后来都改姓“令”——分别叫做令方针、令政策、令计划和令完成。

多年以后,她的二哥令政策曾向媒体解释,父亲当年特别喜欢看报纸,他们出生时,父亲就地取材,在报纸上找一些当时见报率较高的词汇如路线、政策、方针等为他们取名,这就是他们兄妹5人姓名的由来。

不过,上世纪80年代初,令狐路线一家还没有如此受外界瞩目。

那时,令政策只是山西省委办公厅机要处的一名普通干事。令计划从平陆县团委调到了团中央,先后在团中央宣传部办公室、宣传处、报刊处工作。

年纪最小的弟弟令完成在吉林大学经济系读书,毕业后进入新华社旗下的《瞭望》杂志社当记者。

他们的大哥令方针,上世纪70年代后期遭遇意外从高处坠落丧生,留下了两个孩子令狐剑和令狐燕。

和令狐路线相比,王健康家境一般。有知情人士对澎湃新闻透露,他祖籍山西沁源,从小跟着父母在运城长大,家里还有一个兄弟。“老爷子”令狐野一开始不同意两人的婚姻,但最终没有拗过女儿的坚持。

王玲和三个舅舅

1985年,王健康和令狐路线的女儿王玲出生。她曾就读于运城当地最好的学校康杰中学,学习成绩却很一般。

这似乎并不重要。上世纪90年代中期,她的父亲王健康从运城汽车运输公司调入运城市交通局担任副局长,并在2001年升任运城市交通局党组书记、局长。

和一般处级领导的孩子不同,王玲还有三名身份显赫的舅舅。

昔日山西省委办公厅的小干事令政策,从上世纪90年代后期开始,先后担任过山西省粮食厅副厅长、山西省发改委主任、山西省政协副主席等重要职务。

曾在团中央任职的令计划,1995年调入中央办公厅,历任中央办公厅调研室主任,中央办公厅副主任,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办公厅主任,十二届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央统战部部长等职,官至副国级。

2000年以后,热衷经商的令完成离开新华社。更多时候,他以“王诚”之名活跃于汽车、通信、创投、高尔夫等多个商业领域,身份神秘且能量巨大。

2007年,从西安一所普通院校毕业后,王玲前往北京投奔小舅舅令完成。

她在北京的第一份工作是北京吉芙德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的办公室主任。令完成曾是这家公司的董事长和法定代表人。

两年后,王玲受让令完成在北京汇金立方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简称“汇金立方”)2万元的出资额,成为汇金立方最年轻的合伙人。

之后,随着汇金立方参股的乐视网在创业板成功上市,年仅24岁的王玲在资本市场引发瞩目和猜测。

当王玲跟着舅舅在资本市场初尝甜头时,王健康的仕途也一路顺遂。

2009年9月,他被任命为运城市副市长,协助市长分管住建、交通等方面的工作。

2012年十八大召开前夕,王健康还曾赴成都挂职数月,任龙泉驿区委副书记。之后他又回到运城,继续担任副市长,分管农业、发改、物价、外事、旅游等工作。

运城“公子哥儿”

如果不是2014年的风波,王健康很可能就安安稳稳当他的副市长,直至年满60岁退休。王玲也许还会呆在北京,在舅舅的提点下学习经商。

但所谓“山雨欲来风满楼”,2014年6月19日,时任山西省政协副主席的令政策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

当天晚上,时任运城市委书记的王茂设被有关人员带走。

此前的2012年3月,令计划的儿子令谷驾驶法拉利途中遭遇车祸。令计划的妻子谷丽萍深受打击,她于2013年初辞去瀛公益基金会常务副理事长和中国青年创业国际计划(YBC)总干事的职务,之后再未公开露面。

2014年6月25日,也就是在令政策落马6天后,王健康也从公众视野中消失了。对此,运城市政府方面工作人员当时曾回应,王健康“请假了”,但并未透露“请假”原因。

敏感时刻,消失也引发外界诸多揣测,他担任运城市交通局时的一些问题也被揭露。

有知情人士对澎湃新闻透露,已判死缓的运城“公子哥儿”仝霄,很长一段时间是王健康在市交通局的下属。

有关信息显示,仝霄出生于1973年,曾担任运城市交通局运管处副处长、驾校科科长。他的父亲过去担任运城市委副书记。

2011年12月26日,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对仝霄作出一审判决,决定执行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并对其限制减刑。

仝霄的罪名包括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受贿罪,故意杀人罪,故意伤害罪,非法买卖枪支罪,聚众斗殴罪,开设赌场罪,容留他人吸食毒品罪,弓虽女干罪。

另据新华网报道,仝霄此前已多次因违法乱纪而入狱,但都刑期未满便被释放。仝父利用权力及人事关系,为儿子修改档案、调动岗位、转干升职等,将仝霄安排入运城市交通局运管处工作。

2005年4月至2010年4月,仝霄利用其担任市交通局运管处驾校科负责人的职务之便,索取或收受各驾校负责人现金共2152.7万元。

亦有知情人士对澎湃新闻回忆,王健康担任运城市交通局长时,曾为了赶工程,自行找来工程队跑到运城市中条山下的白峪口村开凿隧道。

当时,中条山隧道方案尚未敲定,王健康却带来上百人的工程队在山下打洞,隧道挖了100多米,工程又戛然而止。之后,隧道改到隔壁村开凿,原来百米长的隧道至今闲置。

也是在运城交通局长任上,他还牵涉到针对海鑫集团的一笔借款。

海鑫集团全名山西海鑫钢铁集团有限公司,曾是山西第二大钢铁企业以及山西省规模最大的民营企业。从2008年起,该企业持续亏损,2014年11月宣告破产,负债超过百亿。

澎湃新闻了解到,2008年底,海鑫集团出现资金困难时,运城市政府曾为帮助企业渡过难关,通过市交通局向海鑫集团支付1亿元资金。

这1亿元资金由海鑫集团所在地运城市闻喜县财政局借支,要求海鑫集团在1年时间内,用钢材抵押此款(借款1亿元,应付利息900万,共计10900万元)。

但直到2013年5月,一份由王健康签发的《运城市人民政府协调会议议定事项》显示,截至2013年5月6日,海鑫集团为市交通局供货29195.14吨,结算金额约10316万元,尚有584万元钢材未供货。

多位受访专家向澎湃新闻分析,政府财政向企业的拨款一般都已纳入预算中,且只能采用无偿的方式,财政资金不能借贷给企业。

因此,由闻喜县财政局借支1亿元给海鑫集团,约定1年内以货物形式偿还借款额及900万元利息,无论是政府财政拨款还是借贷给企业,都存在违规之处。

“难伺候”的副市长

7月15日,新京报曾引述知情人士的话透露,王健康最近一年很低调。“他是性格很着急的一个人,以前很喜欢批评下属,家人相继出事(落马)后,就不太批评人了。 ”

王健康的爆脾气也曾给人们留下过“话柄”。

一位接近运城市政府的知情人士对澎湃新闻透露,他听闻市政府秘书六科的工作人员在饭桌上诉苦,称王健康这个领导太难伺候了。

秘书六科正是对应王健康副市长的工作部门。

上述知情人士表示,有一次王健康到距离市区20公里左右的夏县开会,开完会时已近晚上11时。因为有事,王健康需要返回市政府,要求司机7分钟内开到。

后来,司机用了20分钟才开到市政府,王健康在车里把司机打了一顿。

随后,王健康又要其秘书通知各县分管城建的副县长到市政府召开城建会议。秘书为难地答道,这么晚,副县长们估计都休息了。

他于是改口道,“行,那明早7点赶到,但现在必须通知到。”

2010年,王健康到运城市区东部调研市政工程建设,司机不小心将车停在水坑旁,导致他下车时一脚踩进水里。王健康立马回到车上,打了司机一巴掌。

2014年,王健康分管的运城市重点项目生态智慧城,也因违规建设高尔夫球场陷入争议。

公开资料显示,生态智慧城位于运城南部的中条山脚下,毗邻盐湖风景区。据《运城日报》报道,2013年4月,时任山西省委主要领导在运城调研期间,针对盐湖生态保护开发作出重要指示:要以“绿坡、治湖、兴业”为重点,建设运城生态智慧城。

与生态智慧城同时推进的,是位于该区域的运城南山高尔夫球场。

2014年7月,澎湃新闻曾实地探访该高尔夫球场,发现球场正常营业,球场旁边的配套别墅也在火热销售。

售楼人员介绍,生态智慧城首期启动区占地约5500亩,其中有两块总面积约为3500亩的高尔夫球场,分别叫做银湖球场和凤凰球场。

事实上,这个球场本不应该存在。

早在2004年1月,国务院办公厅曾下达《关于暂停新建高尔夫球场的通知》。其中明确提到,新的政策规定出台前,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国务院各部门一律不得批准建设新的高尔夫球场项目。

但运城市有关部门一直都在着手推进球场的开发和建设。

尤其是2007年,中国融亿达创业投资有限公司和北京天海兆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多次与时任运城市有关领导接触,商讨有关南山国际高尔夫俱乐部的整体规划。

当时,令完成正是上述两家公司的主要成员。

但最后真正投资把球场建起来的人是新加坡商人王海荣。

王海荣祖籍运城市万荣县,曾任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青海油田管理局项目经理。他的生意以能源为主,旗下的RH能源有限公司(RH Energy Ltd)2007年在新加坡股票交易所(SGX)主板上市。

2011年5月,南山高尔夫球场以“生态体育公园”的名义开建,两年多后,球场开始对外营业。

2014年6月,国土部针对运城南山高尔夫球场下达整改令,要求相关工程停工。9个月后,环保部公布全国66处已取缔的违建高尔夫球场,运城南山高尔夫球场位列其中。

平陆令狐家再起波澜

时光回到去年夏天,就在人们以为王健康的仕途“凶多吉少”时,2014年8月18日,“消失”54天的他重回工作岗位,参加了运城市长王清宪主持召开的第23次市长办公会。

此后,王健康正常工作,他身后的令氏家族却风波不断。

2014年10月,香港《南华早报》曾援引消息人士的说法,称令计划的弟弟、内地商人令完成(化名王诚)正在接受调查。

此消息未经官方证实,却成功引起外界对令完成的关注。随着媒体曝光,令完成诸多生意停摆,王玲也回到了运城父母身边。

2014年12月21日,令家身份最显赫的人物令计划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调查。紧跟着,谷丽萍的弟弟谷源旭、弟媳罗芳华相继被带走。

身处风暴中心的令狐路线是令家难得没有受到太多影响的人。

担任运城市中心医院副院长的她愈发低调,跟昔日同学几乎断了联系。平时除了工作,她的主要精力就是照料年事已高的父母。

从上世纪80年代起,令狐野和王黎明就从平陆搬到运城生活。多名知情人士对澎湃新闻透露,令政策、令计划出事时,令狐野的意识已不太清醒,平时就住在医院,靠女儿和保姆轮流伺候。

2015年3月20日,王黎明因病去世,享年95岁。9天后,令狐野去世,享年105岁。

平陆令狐一家的故事原本可以暂告段落,直到王健康这次“消失”再掀波澜。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陈先生的抢救室|膜蛤文化流行背后的社会学意味

【河蟹档案】70后的痛:你硬时政策比你硬,政策软时你还软

Long live shadows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