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揭载维权律师刑事指控细节

《人民日报》揭载维权律师刑事指控细节

中国警方近日拘留了数十名律师,对那些通过诉讼和宣传来扩大公民权利的“维权”活动发起了沉重打击。

这次打击的中心是北京一家律所的至少五名律师,他们已被刑事拘留,并被指控利用公众不满情绪来破坏中共的领导。上周末,中国官方媒体报道了对他们的指控,指责他们经营一个“黑社会性质的组织”,其中包括负责招募示威者、对法院施压的活动人士。

人权组织和这些律师的支持者说,中国政府正在利用这种指控,将整个维权运动非法化。以下是党报《人民日报》周日一篇报道的摘录:

“黑龙江庆安、江西南昌、山东潍坊、河南郑州、湖南长沙、湖北武汉……一系列热点事件的现场,为何屡屡出现律师挑头闹事、众多“访民”举牌滋事?一系列敏感案件的庭外,为何屡屡出现主审法官、主管官员被诋毁攻击、人肉搜索?一系列案事件被炒热的背后,为何总有一批人兴风作浪,总有一只恶意操纵之手若隐若现?”《人民日报》的报道说,公安部在北京等一些城市和省份部署了一项调查,从曾被拘留过的两名激进分子翟岩民、吴淦身上入手,发现了一个更大的组织: “公安部部署指挥北京等地公安机关集中行动,摧毁一个以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为平台,自2012年7月以来先后组织策划炒作40余起敏感案事件、严重扰乱社会秩序的涉嫌重大犯罪团伙。至此,一个由‘维权’律师、推手、‘访民’相互勾连,组织严密、人数众多、分工精细的涉嫌犯罪团伙浮出水面,其以‘维权’;‘正义’‘公益’为名、行严重扰乱社会秩序之实、企图达到不可告人目的的种种黑幕也随之揭开。”该报道提到的“庆安事件”发生于今年5月,当时一个上访者在黑龙江省庆安被一名警察枪杀,引发了全国性的争论。该报告称,翟岩民、吴淦组织协调访民分5批次前往庆安抗议警方,炒作争议。报道援引翟岩民对警方的话说: “‘从我2013年进入这个圈子,只要国内发生一些敏感事件,他们就按这种固定的模式和流程进行炒作。’”报道称,警方调查发现,“维权圈”大体分为三个层级:“组织核心层”包括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主任周世锋、行政助理刘四新、律师黄力群等人;

“策划行动层”,包括锋锐律师王宇、王全璋,王宇的丈夫包龙军,以及活动人士吴淦、翟岩民。报道说,最后一层包括刘星等长期抗议者,他们招募访民,参加抗议活动。刘星也已经被拘留。

以锋锐律师事务所为中心的网络中,有专人负责拍摄现场情况,发到中国的人气社交网络服务微信里;还有人将照片和报道发到境外的中文网站。

这篇报道说,活动资金会在网上募捐,有时也会得到境外资助,有时,律师还会给抗议活动组织者钱。该报告还称: “这么大的群体,如何联系并保持行动一致?警方查明,他们一方面定期组织聚会、聚餐,交流‘经验心得’,商讨行动计划;另一方面,通过微信、QQ群和‘电报’等即时通讯工具沟通联络,进行煽动策划、开展业务培训。”报道还表示:“警方查明,在多起敏感案事件中‘冲锋在前’的‘超级低俗屠夫’吴淦,是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主任周世锋专门聘任的行政助理。他虽然不是律师,但在所里“地位”特殊,月薪过万还有专门的‘活动经费’,深受周世锋的倚重,直接参与该所的重要决策。”而且:“据介绍,把普通事件炒作成热点事件,把敏感事件炒成政治事件,让不明真相的群众和网民跟进,煽动对政府的不满情绪,是锋锐所一贯推崇的做法。”报道还称: “办案民警介绍,遇有敏感案事件,这些‘死磕’律师在庭内、网上公开对抗法庭,并幕后指使挑头滋事骨干组织访民在庭外、网下声援滋事。” 另外:“那么,这些“维权”律师、推手和“访民”在一次次“维权”炒作中能获取什么好处?他们这样做是否还有更深层的目的?黄力群、翟岩民、吴淦、刘星等人供述,他们的目的就是扬名获利、制造社会混乱。”该报道称,这些律师利用有争议的案件来提升自己的声誉,赢得客户,而活动人士则会获得名声,并从他们声援的活动中获得部分捐款。文章说: “对于锋锐律所而言,炒作是扬名获利的‘捷径’。经过一系列热点案事件的炒作,锋锐所名声大振、财源广进。正如周世锋所言,用法律框架内的方法很难打赢一些官司,就是要用法律之外的手段赢得官司。”

报道的最后说: “目前,周世锋、刘四新、黄力群、王宇、王全璋、包龙军等多名犯罪嫌疑人被公安机关依法刑事拘留。另据警方披露,周世锋等人涉嫌其他严重违法犯罪。案件还在进一步侦办中。”

储百亮(Chris Buckley)是《纽约时报》记者。关注储百亮的Twitter帐号@ChuBailiang。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陈先生的抢救室|膜蛤文化流行背后的社会学意味

【河蟹档案】70后的痛:你硬时政策比你硬,政策软时你还软

Long live shadows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