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山高路险 挡不住中国人?

记者来鸿:山高路险 挡不住中国人?

巴利湾
中国公司计划在巴利湾开采铁矿

去马达加斯加绝对没问题,有定期航班。但是,在这个奇特、贫穷的岛国内旅行,就好像重返过去。

旱季,道路尘土飞扬、坑坑洼洼;雨季,许多路干脆都被冲走了。国家航空公司时刻表恐怕有点过于乐观。所以,任何一段旅程,都有足够的时间审视、反思,这个岛国如此之大、如此多变。有高山,有森林,有沙漠,有人迹罕至、光怪离奇的角角落落。

其中一个角落就是巴利湾(Baly Bay)。巴利湾位于马达加斯加西北部,虽然这是国家公园,但是,许多旅游指南根本没提,因为旅程过于艰难。从最近的镇上出发,乘船需要10小时,且很不可靠;或者开车走土路8小时。

沿途景观非常无情:极度干燥的山丘,覆盖着黑色的岩石和浓密的竹林。仅有的村落,不过是沙丘旁一排小茅屋。

我们来的那天,烈日如火球。收音机里震耳欲聋的非洲鼓乐声经常走调,好像信号太远接收不良。年景好的的时候,这里游客才能达到100人。这些人一定很有毅力。

来这里,一直都是艰巨的挑战。传说19世纪时,这一带的统治者是一个王子,他使用奴隶。那时,王朝曾签发诏书禁止使用奴隶,对这位王子抗旨非常恼怒,从遥远的首都发兵来整治。这项使命本身已经非常艰巨,雪上加霜的是,王子预先得到音信,先下手出击。不仅向所有来巴利湾的外人发出一条诅咒,逃跑之前还往井里投了毒,所有士兵都会渴死。

据说从那时起,这里就没有来过外人,至少从来没有外人在这里停留下来。黑色的岩石、茂密的竹林,就这样经年累月地传袭着。

不过最近,外国人有来的动力了。这一带地区是一种极其独特的动物独一无二的家园。这就是“犁头龟”(又称马达加斯加陆龟),黑金两色的龟壳非常美丽。

犁头龟现在已经极度濒危。1990年代起,保护人士决定采取行动。参与行动的是由著名的杜瑞尔(Durrell)家族设立的“杜瑞尔野生动物保护基金”。

null
保护人员采取极端措施:给犁头龟毁容--在龟壳上刻字。

保护行动的第一步—这一步一定要严肃对待—是解除对外来人设下的诅咒。怎么做呢?搞一场仪式。请来一位精神领袖,他进入神智恍惚状态,让那位王子附体。王子的指令是,所有外来人必须牺牲一头双头双尾的牛。当然了,这样的要求根本无法满足。他们杀了两头牛,牛血洒满沙地。这被视作公平交易,诅咒解除了。此后,保护犁头龟的行动就起步了。现在,犁头龟的数量还在下降,但至少有人在致力保护。

基金会在安卡拉凡斯卡国家公园开办繁殖中心。但是,繁殖中心本身也成了偷猎者的目标。就在今年4月,两名台湾人曾经假扮游客、试图贿赂员工进入繁殖中心。后来他们在离境时被拘留,从行李中查到一些没有犁头龟那样濒危的其他陆龟。

我们冒着酷暑穿过沙丘、竹林。我问,如果外来人没有搞这个仪式、对所谓的诅咒忽略不计,又能怎样?对方摆出大惑不解的表情,回答说,我们根本没有这样想过,我们必须征求祖先的意见。一场仪式还是不够的,每隔几年就要再搞一次。

现在,另外一个潜在的威胁又出现了。巴利湾可能要登陆一批新的外来人了。原来,竹林间那些黑色的岩石是铁矿石。距离海岸30公里的内陆地区,有巨大的铁矿蕴藏。一家中国公司计划开采,修建一条穿越国家公园的公路,将铁矿石运往一个巨大的新建港口。

突然间,马达加斯加最偏远、被封闭将近150年的地方,可能就要被开放了:大规模的工业开发、大批大批的外来人。

虽然犁头龟的生活区不会受到直接影响,但是人们担心,巨大的开发项目、吸引来数千人,将大幅度增加犁头龟被偷猎的风险。同时,允许在国家公园内新建工业基础设施还会创下一个先例。在马达加斯加其他地区,许多珍贵的野生动物栖息地都已经面临压力。

杜瑞尔小组的成员安杰洛(Angelo Ramy Mandibihasina)说,他可以理解这个世界最穷的国家必须直面的利益平衡。据估计,马达加斯加 92%的人口每天生活费不到2美元。

他说,“你可以两方面想这个问题。如果修建公路,会加速开发,对经济有好处。但同时,对环境却会带来负面影响,不仅仅会影响到动植物,而是整个国家公园。公园内的部分地区要对公路开放,人们更容易来偷猎、砍伐。”

计划开采的武汉钢铁公司向BBC表示不作评论。

离开时,收音机还在轰鸣、还在变调。几个赤脚的孩子盯着我们。我口干舌燥,真想来一杯冷饮。井里没毒了,但是,最近的一台冰箱乘船一小时才能找得到。

我心想,当地人的祖先、特别是那位王子,听说中国的工程大军就要登陆、巴利湾就要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又会怎么想呢?

(编译:苏平/责编:路西)

若您对这篇报道有任何意见或感想,欢迎使用下表给我们发来您的意见: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陈先生的抢救室|膜蛤文化流行背后的社会学意味

【河蟹档案】70后的痛:你硬时政策比你硬,政策软时你还软

Long live shadows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