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股灾应对损害政府威信

中国股灾应对损害政府威信

Johannes Eisele/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本周,上海一间证券公司交易厅内的股民。在中国,众多的中产阶级投资者开始追问,为何政府在过去数月里高调吹捧市场,正是这种论调导致他们在最近几周内损失惨重。 JOHANNES EISELE/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北京——余西林从自行车上摔下时,满脑子都是中国大跌的股市。但伤情并没有阻止他关注股价的走势。

余西林的踝关节和肩关节摔坏了,本周四在医院休养恢复的时候,他还在用智能手机查看自己的股票。

“政府监管部门本应该监控股市,他们没有做好这项工作,”55岁的余西林在医院病床上通过电话表示,“这会影响我国领导人的形象,投资者感到非常不安。”他是西北部城市西安的一个省级文化交流办公室的主任。

尽管中国股市令人目眩的暴跌告一段落共产党的领导层曾经具有的稳定操控感,可能也需要更长的时间来恢复。分析师表示,即使本周四出现了喘息之机,后市仍有下跌空间。

在整个中国,数以百万计的中产阶级投资者已经开始追问,为什么党和政府数月来看好股市,在近期的重挫之后,遏制暴跌时却显得力不从心

“这不仅关乎股市下跌,”悉尼大学(University of Sydney)中国研究中心主任凯瑞·布朗(Kerry Brown)说。“还关乎政治信誉的下滑。”

在这个方面,或许没有谁受到的打击比习近平更大。自从2012年底成为中共领导人以来,习近平精心为自己打造了无所不能的形象。

在腐败、网络安全和南海领土主张等几个问题上,他被认为行动果决。当中国发生地震或其他自然灾害时,他和总理李克强会迅速在官方媒体上发表讲话安抚民众,甚至亲临灾区,展示他们从容不迫的控制力。

但自从股市开始下跌以来,在三周半时间里,主要指数上证综指下挫了32%,两位领导人对这个话题却一直保持着沉默。

即便监管机构能逆转下跌趋势,政府混乱的应对也已经令民众对习近平的权威和判断产生了质疑。监管机构的救市行动,反过来可能也会扭曲市场力量。

“一个深信祖国会强大的中产阶级被消灭了,”本周在中文网站上流传的一篇文章写道。“一个奋斗10年的中产阶级资产完全损失的股灾。中国梦,对我们而言,真的只是梦。”文章作者是一名损失了大部分积蓄的投资者。

头晕目眩的投资者,包括那些借钱炒股的人,想知道自己能否收回投资。一些人在房屋租售网站上发帖,称需要急售房屋,筹集资金。

就连不炒股的旁观者都在问,如果只是市场调整就让政府感到惊慌,如果经济严重下滑时又会怎样?

当前的局面关涉的不仅是中国经济的稳定,还有对习近平及其同僚的信心。

“这让正在逐渐壮大的中国中产阶级削弱了信心,”布朗说。“满怀期望的中国城镇中产阶级正在兴起。这一届领导层必须让这些人站在自己这一边。”

去年,股市投机的热潮席卷全国,连退休人员甚至农村居民都沉醉其中。尽管如此,大量投资还是来自城市职业人士和白领阶层。他们寻求更有效的方式让储蓄增值,避免把钱放在利率颇低的银行账户里。

瑞士信贷(Credit Suisse)在本周的一份研究报告中估计,80%的中国城镇家庭和股市休戚相关,要么是直接炒股,要么是购买了投资于股市的股权基金。从成都的西南财经大学开展的中国家庭金融调查来看,到今年年中,中国8.8%的家庭直接炒股,其中绝大部分是城镇居民。

在习近平治下,政府鼓励家庭投资股市是为了解决经济中的几项当务之急:让国有企业募集更多资本,从而减少对银行贷款的依赖;巩固为国家创造了很多就业岗位的私营企业;以及提升消费者信心,从而让他们在推动经济增长中发挥更大的作用。

此外,中国官方媒体上的评论文章还称,股指不断上扬,印证了习近平增强国力策略是奏效的。习近平的做法是在适度放松国家对经济的控制的同时,牢牢把政治权力握在手中。

对市场的吹捧在4月达到了最高潮。当时,共产党机关报《人民日报》网站上的一篇评论文章对读者表示,沪市达到4000点才是“A股牛市的开端”。

“什么是泡沫?像郁金香、比特币之类的东西才是泡沫,”文章作者王若宇写道。他对认为中国股市泡沫注定会破灭的警告嗤之以鼻,同时对在沪深两地的交易所上市的普通股,即A股的长期前景,表达了信心。

“如果将A股看作‘中国梦’的载体,那么其蕴藏的投资机会是巨大的,”他写道。

官方对于投资的鼓吹,“产生了很强的政治压力,尤其是对证券监管机构,于是不能用过多的监管措施结束这场狂欢,”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 Diego)研究中国金融决策的政治学家史宗瀚(Victor Shih)说。“没人想严肃地打击这些疯狂的做法,因为监管机构中,谁都不想成为结束这场泡沫的那一个。”

西安的投资者余西林说,他是去年在朋友和同事的建议下开始炒股的,因为他“听到的一直都是有关大型国企的利好消息”。

“尽管有利好消息,股市还是跌了,这让我很惊讶,”他说。“我不是有点儿吃惊,我是震惊。”

去年以来,余西林向股市投入了近9万美元(约56万元人民币),这大概是他三分之一的积蓄。截至周四,他的投资仅剩大约一半。

 余西林的朋友司开宝今年45岁,经营着一家建筑企业。他表示,自上月的最高点以来,他的股市资产已缩水75%。他说自己想撤回投资,等到规则和制度都更稳定的时候再进场。

“我们的股市不规范,新股发行的政策和规定不规范,”他说。“这不是投资,这是冒险。”

另一名投资者高亦克今年25岁,是哈尔滨一家房地产公司的员工。他认为市场下跌是因为“国家监管不力”。

他说投资者现在就像“陷入困境的囚徒”,而迄今为止政府的政策都没有作用。“本来这波就是政策牛市,要救也只能靠重大政策,”他说。

国内外的人都在等着习近平的下一步动作。

此次危机的政治影响要看“这种情况还将持续多久、政府还会部署什么应对措施,以及如何向那些亏钱的人解释,”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研究中国政治的学者李侃如(Kenneth G. Lieberthal)说。他曾任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亚洲事务高级主管。

“对于要让泡沫发展到什么程度,然后再挤出泡沫,以防出现重大崩盘,领导层内部肯定存在争论,”他说。“这个治理系统缺乏良好的监管能力,而且在很多方面,领导层得到的信息都是非常不完整,或者非常失真的。”

靠投资股票和证券谋生的上海居民许阳(音)说,即使市场企稳,很多投资者也都心有余悸,不会很快再次投资股票。“就算只蒙受了账面亏损,那也很受伤,”他说。

但有些人仍然觉得股市是最好的投资方向,因为银行利率很低,而在很多城市购买房产动辄需要巨额资金。

25岁的宋泰然是北京一家互联网公司的员工,今年3月首次花费10万元投资股票,现在亏了20%。他说自己仍会炒股。

“现在跌习惯了,还好了,不太焦虑了,”他说。“我准备接着再进去。现在整个行情是在转好的,我还是看好的。”

黄安伟自北京、储百亮自香港报道。

Cao Li、Vanessa Piao、Kiki Zhao、Adam Wu自北京对本文有研究贡献。

黄安伟(Edward Wong)是《纽约时报》北京分社社长。

储百亮(Chris Buckley)是《纽约时报》记者。

翻译:陈亦亭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陈先生的抢救室|膜蛤文化流行背后的社会学意味

【河蟹档案】70后的痛:你硬时政策比你硬,政策软时你还软

Long live shadows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