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主仆王怡 | 哎呀 我的朋友真多

【诗】主仆王怡 | 哎呀 我的朋友真多

哎呀  我的朋友真多

哎呀 我的朋友真多

哎呀,我的朋友真多

 

刘晓波是我的朋友

我不想再说什么

高智晟也是我的朋友

虽然我们见面次数不多

许志永是我的朋友

他来过我家,又来教会听我讲道

陈云飞是我的朋友

他的女儿放假了

也习惯了爸爸不在家

 

刘贤斌是我的弟兄

他在里面给一个小偷传福音

我很久没见到他妻子了

李化平是我的弟兄,和我体重相若

当然我是指他入狱之前

唐荆陵是我的弟兄

第一次在广州见他,他穿着草鞋

陈卫也是我的弟兄

我们只吃过一顿饭,因为客气

他硬着头皮,也听我讲了一次道

 

李和平是一位好弟兄

前几年,每次出事我都找他

李方平也是好弟兄,和他一字之差

胡世根长老是好朋友

在北京见第一面,在成都见第二面

范亚峰是我的弟兄,也是我兄长

主曾叫我跪在他家的地板上

做了最后一次决志祷告

 

杨茂东也是我的朋友

虽然许多人认为,我是他的敌人

他的律师隋牧青来过教会两次

和我握了两次手。听说他被带走

我忽然感到手上热乎乎的

 

冉云飞是我的老朋友

浦志强也是我的朋友

一个朋友坐牢时,我和另一个朋友通电话

后来夏霖也坐牢了

我们喝过一次,当然我是以茶代酒

坐牢的人都惺惺相惜

所以朋友的朋友,也成了朋友

 

哎呀,我的朋友真多

郭玉闪在我书房,谈过一个下午

笑蜀在我客厅,屁股没坐热就走了

王清营多年前来成都,敲过我的门

郑恩宠倒是一面都没见过

但他的夫人刚来过我家查经

 

谭作人是一个好朋友

记得第一次在江边喝茶,他说

你多保重啊,千万不要进去

谁知进去的人是他

 

还有些人,必须先成为朋友

出来后才有机会认识

譬如师涛,譬如杨子立

还有些亲爱的朋友,只能在海外约

譬如去美国,约余杰弟兄

去香港,约滕彪兄弟

 

还有我的朋友李必丰,他居然托人

带了一张纸条出来给我

要我帮他儿子留在加拿大,别回来

还有我的弟兄王炳章,我和他的女儿一道

去华盛顿见过美国参议员

还有杨天水,还有许万平

还有黄琦,他妻子在教会受过洗

还有严文汉,进入链子门之前

他是秋雨之福教会的慕道友

 

哎呀,我的朋友真多

北京最多,成都次之,广东第三

哎呀,我的朋友真多

基本上都是男的,留下孤儿寡母

哎呀,我的朋友真多

多我一个不多,少我一个不少

 

哎呀,我的朋友真多

我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哎呀,我的朋友真多

谈笑有囚徒,往来无鸿儒

哎呀,我的朋友真多

我怕什么,如果上帝让我进去了

总有人说,王怡是我的朋友

王怡是我的弟兄

我们要为他祷告,替他的妻儿分忧

 

20150713,深夜,想念朋友。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陈先生的抢救室|膜蛤文化流行背后的社会学意味

【河蟹档案】70后的痛:你硬时政策比你硬,政策软时你还软

Long live shadows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