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小凯:艰难走向正常国家的日本

项小凯:艰难走向正常国家的日本

2015年7月16日,凭借众议院的多数优势,日本联合执政的自民党与公明党,通过了《安全保障关连法案》。而在一天之前,该法案就已经通过了众议院特别委员会的审议,实际上已经为众议院的通过打通关节。
按照该法案条款,当日本的亲密盟国,在日本国土之外受到存立危机的敌对攻击时,日本的自卫队,有权与盟国部队一同参战。在通过众议院批准后,法案已送交参议院候审。如果法案最终生效,那么这将是自二战后日本和平宪法的制定以来,日本自卫队,首次获得在日本国外执行大规模军事行动的合法权利。
围绕安保法案,日本国内的政治态度呈现出鲜见的严重分裂。日本民主党、日本维新党、日本共产党等国会三大反对党派,都对这一法案表示出不同程度的不满,而民主党与共和党的反对情绪尤其强烈。唯一明显表态支持法案的在野党派日本次世代党,在国会上下两院总共仅有8席,与坐拥数十席位的其它大反对党根本不在一个量级上。虽然自民党目前仍然是一党独大,与联合执政的公明党合作基础也尚算牢固,在短期内不会受到有力的反对挑战,但在安保法案问题上,日本政坛的阵营分化已成定势,并且对日本未来的政治走向带来深远的影响。
日本国内的媒体分化也非常明显。主要的偏左翼媒体朝日新闻与每日新闻,连篇累牍地发表社论炮轰安保法案,认为该法案不但违反了日本宪法的第9条款,而且在未来将会把日本拖入对外战争的泥潭;而采取保守立场的偏右翼媒体产经新闻与读卖新闻,则采取了默认支持的谨慎立场,社论内容大多为阐述释义法案的背景与含义,试图以事实论述的理性客观姿态,来获取读者的理解,平息反对者怒火,而在措辞上则去尽锋芒,以免触犯大众的情绪。
不过,一部分日本国民的反应,则要激烈得多。6月14日,在得知法案被确切提上日程之后,大量反对者聚集在日本千代田区永田町的国会议事堂周边,举行抗议集会。据抗议组织者声称,抗议人数多达2万5千人。而在7月15日,众议院特别委员会通过法案的当天,两名反对者在国会馆外的道路上,与警察发生肢体冲突而遭逮捕。在Facebook、Twitter等社交媒体上,持不同立场的网络用户之间,也展开唇枪舌剑的论战。反对者怒斥安倍政府把日本绑架到偏离传统和平外交的路线上,日本将来会因此付出流血战争的高昂代价;而支持者则嘲笑反对派除了高呼违宪之外一无是处,若听从他们的意见则将来日本面临重大威胁时只能束手就毙。论争的激烈程度,也属近年来罕见。
日本在二战战败后,于1947年美国占领期间订了现行宪法,至今一字未改。根据该宪法第9条,日本永远放弃战争,不保持陆海军,放弃交战权。对宪法9条的惯例解释,是日本可以拥有最低限度的自卫军事能力,而且必须限于用于自身防卫。日本因此成为一个被本国宪法限制在外使用武力的“和平国家”。
一部分所谓日本左翼,强烈批判日本的战争行为,认为迄今为止,日本对待过去的反省以及对其它国家的补偿,还远远不够;而另一部分所谓日本右翼,拒绝现行的国际战争史观,认为日本过去的战争行为只有胜负,无关罪恶。而在后一部分人看来,不具备对外战争能力的日本,在危机存亡的时刻,只能乞求美国的军事保护,完全算不上是一个正常国家。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以及其所属政党派阀“清和政策研究会”,至少在宪法修订的态度上,与多数日本右翼站在近似的立场。
不过,无论是日本左翼还是右翼,都不占据日本社会的主流。在绝大部分日本人看来,战争的历史,只不过是一个遥远而暧昧的记忆。比起战争责任与战争罪行这些抽象的名词来,记录广岛原子弹爆炸惨象与东京大空袭的废墟的照片,或许更令普通的日本人触目惊心。战争是一个可怕的怪物。日本在过去是这个怪物的受害者。要远离战争。还有什么比这么浅显的道理更有说服力?
也许,另一个更为现实的解释是,在强大盟友美国的庇护下,日本不但节省了一大笔军事开销,免去卷入外部世界的各种争端麻烦,而且以恭谦和平的国际形象,获得世界绝大多数国家的好感,在各国的商业圈畅通无阻。二战结束后几十年过去,通过这一“和平红利”,日本不声不响地构建起一个巨大的全球商业帝国,其境外净资产总额达3万多亿美元,居世界第一。
而一旦日本再次拥有对外战争的这一“正常”能力,那么不可避免,日本也将失去这一“和平红利”,不得不背上所有“正常国家”都有的“正常麻烦”。显然,安倍政府在重塑正常日本这一道路上正在殚精竭力,但如何才能避免招致日本大多数国民的反对情绪?又如何才能最大限度地降低邻国敏感,并继续保持日本的和平红利?这些问题,对与任何一个政府来说,都是艰巨的挑战。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陈先生的抢救室|膜蛤文化流行背后的社会学意味

【河蟹档案】70后的痛:你硬时政策比你硬,政策软时你还软

Long live shadows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