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亚洲|“广州三君子”案续开审各界关注 香港支联会发起“伞聚”声援

自由亚洲|“广州三君子”案续开审各界关注 香港支联会发起“伞聚”声援

“广州三君子”案续审 法院外警方戒备严密(维权人士独家提供)

“广州三君子”案续审 法院外警方戒备严密(维权人士独家提供)

维权律师唐荆陵等“广州三君子”案本周四第二次开庭审理。当天,法院外戒备森严,除了家属被允许进入法庭旁庭外,其余到场声援的公民都不被允许靠近法庭,多人被带走。此外,香港支联会发起声援行动,呼吁中国当局立即释放“广州三君子”以及其余他被捕维权人士,撤销所有不实控罪。

唐荆陵、王清营、袁新亭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一案周四上午在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第二次开庭审理。庭审至当天下午5点半结束,法庭进入质证阶段,将于翌日继续审理。

唐荆陵的代理律师葛永喜在庭审后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公诉人暂时出示了9组证据中的4组证据,均涉及言论。而在法庭上,他的当事人阐述了“非暴力不合作”的理念,认为自己是无罪的。

“唐荆陵主要是在发问阶段,他详细地、非常清晰地阐述了他非暴力不合作的理念。不单是觉得他是无罪的,他坚定地认为他是无罪的。而且他认为法庭是没有权力来审判他的。他认为,在目前的这种司法体制下,煽颠罪,肯定是没有任何一个司法机关可以审判他。”

唐荆陵的妻子汪艳芳则告诉记者,与前一次开庭一样,法院只允许三名被告人的家属入内,到场声援的公民均被带走。

“庭审5点半就结束,中午一直都没休息,就吃了个饭就继续开庭。来旁听的只有家属,而且只有28个位,其他人员都是他们自己安排的,我们没有办法让我们认识的朋友进来旁听,和第一次一样。而且外面有很多的警察,设置得很严格,根本让其他想旁听这个案件的人无法走近,走近了就直接把人给抓走了。”

开庭前,警方在法院外设置了铁马,并将前来准备参与旁听的美国领事馆人员阻挡在外。而在抓捕现场公民时,警方一度撑起了黑色雨伞用来遮挡。

了解情况的一名维权人士向本台表示,约有10人被带走,包括来自湖北的维权人士爱嘉、湖南异议人士欧阳经华、李原风、何家维、以及广州本地的贾榀、老曾等。

“看到了消息,大概有10个左右,有些来自外地的朋友,有些被带去派出所谈话了。有可能是准备遣返吧。”

记者周四多次拨打被带走的多名公民电话,然而直至当晚7点,所有电话不是无人接听,就是提示已经关机。

与此同时,香港支联会也于同日在铜锣湾时代广场发起“撑伞无罪 停止滥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声援行动。呼吁中国当局依宪保障言论自由,立即释放所有“伞捕者”及广州三君子,撤销所有控罪。同时废除“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停止以国家安全为名打压民主人权运动。到场人士高举黄色雨伞,并拉起“释放广州三君子”的横幅。

支联会副主席蔡耀昌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今天有几个案子内地法庭开庭,关于维权人士的,包括唐荆陵他们‘广州三君子’。这个我们极度关注。特别唐荆陵律师过去作为维权律师帮助很多的人士,包括李旺阳这个事情,还有其他很多的案件,可以看到他一直关注内地人权情况。而且他们作为公民,表达他们应有的言论自由,(却)被拘捕,现在面对‘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我们认为是毫无理由的起诉。”

此外,总部位于美国的人权组织“人权观察”当天发表声明,敦促中国政府立即释放唐荆陵、袁新亭和王清营。声明说,中国政府对颠覆行为的解释过于宽泛,违反中国宪法第35条保障公民言论自由的规定。唐荆陵他们阅读和讨论书刊不是犯罪,也不应成为不当对待、酷刑或剥夺公正审判基本权利的理由,若说有谁犯了“严重政治错误”,那正是企图打压和平论辩中国前途的政府当局。

去年5月16日,唐荆陵、袁新亭及王清营被广州国保从家中带走,后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关押在白云区看守所。6月20日,唐荆陵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批捕。案件移交检察院后,两度退回补充侦查。警方指控唐荆陵的七项犯罪行为,主要是他推动公民不合作运动,发起六四静思节、4.29林昭纪念日,主张废除户籍隔离等。起诉书称唐荆陵等三人散发并讨论他人出版的关于以和平手段终结独裁的书刊,以及在维权人士聚会场合传播上述理念。该案于上月第一次开庭审理时,由于法庭多处违法,三名被告当庭解除了与律师的委托关系,庭审被迫中止。

(特约记者:扬帆/ 责编:胡汉强/吴晶)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陈先生的抢救室|膜蛤文化流行背后的社会学意味

【河蟹档案】70后的痛:你硬时政策比你硬,政策软时你还软

Long live shadows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