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之声|党的权利与控制欲

德国之声|党的权利与控制欲

“时代在线”文章认为,中共正致力于建设一个方方面面均在管控之下的计划社会,然而该愿景前景黯淡。《法兰克福汇报》则称,比起“依法治国”,“借法治国”的说法在中国更为贴切。

0,,18278636_303,00

(德国之声中文网)德国”时代在线”7月15日一篇题为 “控制一切”的文章在开头写道,中国拥有世界水平的学者,这些学者却无法(不”翻墙”地)查询西方数据文献;中国讲究创新,然而新兴产业企业家大多拿着美国绿卡甚至护照;中国不乏满腔热情、自愿投身于治理贫困和环境污染问题的人,这些人却要因为害怕触犯新国安法而处处担心。

“对于党和国家一把手习近平而言,这些并不矛盾。为了其在21世纪的统治,中共领导层想要的不是一个独立的公民社会,而是一个高效的、适应市场的计划社会。自2013年年初起,北京就一直朝着这个目标努力。”

文章写道,中共领导层先将以民主制度、言论自由为首的”危险西方思想”列为大忌,然后为保障”意识形态安全”,开始肃清社交媒体–一些微博”大V”因”传播谣言”被捕、被判刑,很快学者和律师也面临充当”西方渗透”开路先锋的嫌疑。

“依据中共最新决议,在一切社会组织和团体中建立党组。而凭借新出台的国安法,政府能以维护国家安全的名义,禁止IT、金融、环境等一切领域的公共活动。中央政府正在建设一个大规模的、对民众进行监控和分级的系统。”

文章表示,这样一来,民众就只能在有限的空间里,进行对党国有利无害的活动。”相比其前任,以习近平为首的中共领导层更加注重有目的性地调动群众:他们对 那些具有强烈民族主义色彩的反日示威活动持宽容态度;他们也呼吁民众,举报腐败的官员–为此,中纪委新近还特别推出了一个智能手机应用程序。”

中国政府”计划社会”的目标在很多领域都成功了,然而并非所有领域,文章这样写道。例如在新兴IT行业,尽管北京为发展该行业做出了很多努力,然而该行业 的企业家只愿意有保留地加入北京的计划。他们着眼全球市场,当然也使用”翻墙”软件和海外云服务。”他们表现得非常自信,称政府更依赖他们而不是倒过 来。”

文章在最后写道,如果习近平这个”计划社会”的愿景失败,那么较好结果是如今自行成立的这些社会组织和团体成为一个独立、自主社会的基石;糟糕的结果则是社会原子化(中间组织的缺失而导致的人际疏离、道德解组的社会危机)和纯商业化的进一步加强。

“如果这个愿景成功,那么向海外移民,或者为以遁世寻找精神寄托的人将会增加。毕竟,一个建设好的计划社会是否能够带来中国领导层所追求的创新、行动自主、社会互信、政治稳定,非常值得质疑。”

“党的权利”

《法兰克福汇报》本周五继续关注中国当局逮捕维权律师一事。文章以反问开头,质疑北京如何能一边将”依法治国”、打击腐败称为要务,一边逮捕那些为当事人在与可疑权贵抗争中伸张权利的律师?

文章称,党媒《人民日报》向往常一样给出了答案。该报写道,这是公安部的一次大型行动,行动焦点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是专门寻衅滋事、破坏社会稳定的”重大犯罪团伙”。《环球时报》更是写道,这件事将有助于区分普通律师和律师里的”极端派”。

“这件事触及问题核心。中国绝大多数司法学者、中国政府都没有将法律理解为个人权利。他们像公元前三世纪的中国法学者一样,更多将法律看作是是一种统治工具。”

文章说,比起用”依法治国”来解读这个话题,”借法治国”的说法更为贴切。

[摘编自其他媒体的内容,不代表德国之声观点]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请点击这里,使用SYNC分享软件穿墙阅读数字时代。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陈先生的抢救室|膜蛤文化流行背后的社会学意味

【河蟹档案】70后的痛:你硬时政策比你硬,政策软时你还软

Long live shadows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