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鸣:意识形态雾霾下的中国

张鸣:意识形态雾霾下的中国

改革前的中国,隐在大幕后面,观察中国的学者们,只能来到香港,抵近观察。即使来到香港,也只能透过偶尔被风吹开的大幕缝隙,看上一两眼。改革开放之后,大幕似乎拉开了,但是,里面的雾还在,最敏锐的观察者,也免不了雾里看花,亦真亦幻。最近三年,风云突变,让人看不懂的事儿,一个接一个。各种猜测,都出来了,判断两极分化,说好的,扬之上天,说差的,抑之入地。莫衷一是。

不消说,当下中国的当政者,是有雄心,也有胆略之辈。能有勇气搅起一潭死水,把自己置于波涛汹涌之中,绝非前任宁可等死,绝不找死的庸人可比。他们有责任感,想有所作为,既要保”大清”,又要保中国。当然,搅翻一潭死水易,稳妥善后难。依我的观察,有两件大事,是当政者特别想干的。第一、是建设一个完善的市场化经济秩序。第二、在中国建构一个善治的法治秩序。这两件大事,都是由中共最近两次全会确定了的。

这样的两件大事,对于自由派知识分子而言,应该都是好事。但是,恰是他们,对其的批评最多。在他们看来,这都是假的,当局根本没想真干。当然,这种批评也不是没有道理。因为,依照多数经济学家的判断,当今之世,中国市场化改革必须改革国企,只要国企改革不到位,市场就完善不了。但是,时至今日,国企改革依旧是和风细雨,改来改去,无非是整治腐败,强化监管。看这个趋势,顶多能在经营层面,做一点市场化的推进。同样,法治改革,对于司法独立绝口不谈,司法无论怎么改,党的绝对领导,是必须坚持的。顶多,在党的领导下,保持一点审判的独立性。而这种独立性如何维持,在具体操作上,至今看不到曙光。至少,在涉及政治的案件审理上,审判的独立性,是根本谈不上的。按道理,只要存在这样的例外,法治就无法确立。

显然,基于这样的观察,按既有的成例,天底下的确没有这样进行市场化改革和法治改革的。但是,如果就此判定,当政者是玩假的,其实也不对。因为,现在中国当政者进行的,是一场不信邪的改革。在他们看来,如果要保住红色江山,必须这样改。无论怎么难,都得这样做。就是既要保住国企作为党的基业,同时也要完成市场化进程。既要维护党对司法的绝对领导,同时又能推行法治,实现依法治国。

正是因为当政者要走的是一条非常特别的路,所以,他们不想听到任何不想听的”杂音”。而且在他们看来,这种来自西方思想的杂音,由于在网上的迅速传播,已经构成了在文化和思想上对中共统治的威胁,正在消解其统治的合法性。因此,在自由派看来,一场”毛主义”复归的整肃运动,正在展开。其中,既有道德的清理,也有思想文化的肃清。在学校和机关,传统的意识形态教育,在经过了多年走过场的岁月之后,再一次被重视,得到空前的强化。活跃的社会活动分子被整肃,网上的大V也遭遇清理,微博微信,被封号禁言者,相望于途。越来越多的境外网站被清除,境外的NGO组织被限制,西方的思想和文化,越来越成为人们谈虎色变的对象。中国的封闭性,明显增加了。连此前相对宽松的出版行业,也面临着最严苛的审查。与此同时,过去对毛时代的反思,已经成为新的攻击对象,毛时代被树立起来的英雄偶像,不能被质疑,毛时代的错误,也不能提及。这一切,都被攻击为”历史虚无主义”,用某些攻击者的话来说,反正有历史虚无主义错误的人,应该用党纪国法加以严惩。在社会上,对道德的讲究,也越来越多了。网络和影视上面的裸露画面被禁止了,演员的嫖娼和吸毒,受到更加严厉的对待。扫黄行动,也日趋严苛。

根据这些迹象,中国的确似乎在回到毛时代去。但是,毛时代最常见的政治操作,政治运动,迄今还没有启动。所有的整肃整顿,都是通过组织环节进行的。群众运动,大批判这种毛时代最有力的工具,到现在还没有被启用的迹象。由于执政者的组织行政工具,包括宣传机器,还是过去的班底和过去的思维,所以,这几年意识形态治理的进行,在没有政治运动配合的情况下,显得非常的粗糙和生硬。一场旨在夺回话语权的斗争,到现在为止,似乎还没有见到成效。但是很明显,当局并不想启动群众政治运动的动员,文革的阴影,让他们还有所顾忌。

其实,大多数自由派知识分子,都还是希望看到和平转型的。也就是说,他们并不希望中共在一夜之间倒掉。他们之中,即使最严苛的批评者,也得承认这些年中共在推进中国现代化过程中,也做了大量有益的事。我也相信,其实没有多少人希望中国出现利比亚那样断崖式的变化。至于三十多年改革受益者的中产阶级,则更是如此。

其实,现在的当政者,跟被他们视为对立面的自由派知识分子,都是希望变革的。只是说,自由派所希望的变革道路,被当政者认为是不能接受的,因为这样一来,不仅会导致江山变色,而且会导致中国出现动荡。也可以说,既保不住大清,也保不了中国。正因为如此,他们选择了一条很难走的路。他们不信邪,非要走通不可。其实,建构完善的市场和法治,都需要在保证秩序的前提下进行,从这个意义上讲,两者的分歧,并非势同水火。

也就是说,当政者跟自由派的分歧,其实主要表现在如何变上,但就这个分歧,就变成了你死我活的斗争。中国固有的二元对立思维,革命的传统,都在加剧这样的斗争。统治者阵营,甚至有人一度要重启阶级斗争。如果真的这样做了,那么离激活群众运动就不远了。文革再现意味着什么,大家都知道。

从理论上讲,再难走的路,都是有可能走通的,关键是你用什么工具。现在当政者所能依赖的,还是一个老化的机器。这个机器只会按照过去的程序,做一些过时的动作。笨拙,粗糙,生硬。把任何一点批评,都视为敌对势力的干涉,在这个过程中,还不断出错,所有的错误,通过不当的操作,都会被民众记在执政者的头上。很明显,再这样走下去的话,目标不是近了,而是越来越远。

别的不讲,单讲意识形态的操控,这样生硬粗暴的操作,只能让越来越多的知识分子渐行渐远,即使高压之下口服,心里也不会服。能吸引来的人,多是道德低下的马屁精,马屁精来的越多,吓走的正经人也会越多。

其实,即使以当政者自己的行动目标而论,也是需要知识分子帮忙的,而且优秀的人才越多越好。但是,在现实中,他们却在越来越多地树敌。就开放性而言,中国绝无可能跟西方绝交,特别是跟美国绝交。没有一个国家 的市场,是封闭的市场。也没用一个国家的法治,是封闭的法治。刻意强调西方对中国的封堵,其实是自己绝自己的路,为自己在外部树敌。

中国近来的变化,固然被隐在雾霾里,但并非不可思议。中国的近邻俄罗斯也在变,但并没有变回到斯大林哪儿去。土耳其也在变,也不可能变到奥斯曼帝国哪儿去。当然,中国也回不到毛时代。一个有传统的大国,在一个方向上变时间长了,就会有点内向的变化,这不奇怪。走到哪儿,形势都比人强。任何一个国家,都拗不过世界大势。

雾霾都是人为的,政治雾霾也是。但人不会总是生活在雾霾里。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陈先生的抢救室|膜蛤文化流行背后的社会学意味

【河蟹档案】70后的痛:你硬时政策比你硬,政策软时你还软

Long live shadows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