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垛博客|极其严峻 内部人士揭军队反腐真实情状

麦垛博客|极其严峻 内部人士揭军队反腐真实情状

北京时间7月17日,解放军总政副主任兼军纪委书记杜金才在党刊《求是》撰文,立场鲜明、态度强烈地系统阐述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文章带有明显的军方人物和军媒的习惯性口吻,但所陈述的问题严重性却难以等闲视之。作为军方高层核心成员之一,尤其是军纪监督者,杜金才对军队严峻形势的描述可信度极高。如此的话,军队反腐整顿仍然不容乐观,未来的走向也越发难以预测。

xucaihpu军委前副主席徐才厚已经落马,但是完全清除他所造成的负面影响仍然任重道远

杜金才在第二部分谈及目前存在的突出问题时指出,“实事求是地讲,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形势依然严峻复杂,在实现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上还没有取得压倒性胜利,一些问题积弊深、惯性大,迫切需要来一次‘问题大排查’‘思想大扫除’”。

早在2014年8月的一次全国政协常委会上,中纪委书记王岐山就曾作出表态说,现在“不敢腐”已初见成效,“不能腐”“不想腐”还要靠制度创新。杜金才与王岐山的描述并无大的矛盾,但在接近一年之后,军队方面的反腐斗争“形势依然严峻复杂”,且在这三个方面还未取得压倒性胜利,甚至迫切需要再次注入“强心剂”,则突显出军队反腐的实际情况确实令人忧虑。

杜金才说,“习主席严肃指出的不守纪律不讲规矩种种表现,针针见血,振聋发聩”,但文中并道出说习近平的原话,其可能原因是过于敏感机密重大,不宜为外界所知。在此之后,杜金才又列举了当前军队所存在的诸多问题,例如:“有的团团伙伙结圈子,以人划线、以地域划线、以单位划线,搞远近亲疏,罗织利益交换的关系网;有的口无遮拦乱议论,发牢骚讲怪话,会上不说会下乱说,甚至信谣传谣、调侃戏谑政策规定;有的以权谋私搞特殊,利用职务影响捞好处饱私囊,明里暗里为子女亲属谋取不正当利益”。

中国军队一直有着较为苛刻的自我要求,军纪在执行层面比党纪国法都更为严格。军方人物和军媒讲话一般也比较郑重严厉。杜金才的这些表述带有较为浓重的军方口吻,但其内容应当并无夸大之处。由于军队的特殊性保密性,外界对军队腐败和反腐败情势不甚了解,而杜金才通过媒体自我揭黑自我批评的做法,算是为外界打开了一扇观察的窗户。

截至目前,军级以上落马将官已经高达38人。军方高层、四大总部、各大军区、二炮国防大学等等军方单位几乎全被波及。在总政系统深耕近20年的军委前副主席徐才厚落马,另一位军委副主席郭伯雄也形势危急。透过这些零碎的表象也能大体推知,经过数十年感染破坏的中国军队已经是怎样的情状。短时间内的反腐行动也确实难以挽回颓势。

然则军队反腐整顿仍然在进行之中。在不久前的7月10日,兰州军区联勤部原政委邓瑞华被调查。他也正是目前落马的军级以上的第38位。受到外界较多关注的是他所在的兰州军区。兰州军区成为2015年军队查处大案要案进程中首个双主官皆涉案的部门,另一位2015年4月末被公布的该军区联勤部原部长占国桥。再加上几天前现任军委副主席范长龙率多名高级将领巡视兰州军区,显示出军队打虎反腐的最动向。

中共新决策者对军队的规划部署是一项重大工程,反腐是其中的重要方面,其他的议程还包括军队现代化改革,军队战斗力的提升,甚或在不久的将来打赢一场战争。杜金才在他的文章第一部分谈到军队的意识形态斗争时说,当前,敌对势力政治渗透矛头直指党对军队绝对领导,大肆鼓吹“军队非党化、非政治化”和“军队国家化”,恣意虚无历史、诋毁军队、抹黑英烈,妄图对我军拔根去魂。

可见,军队思想领域也出现了严重的变数。中共对军队的要求越高,军队的变化就会越大,而做出改变遭受的阻力也会相应增长。有消息称,即将召开的北戴河会议将会讨论军队改革问题。这说明军队改变之重、之难、之大。而在北戴河会议之后,军队方面的变化或将进入新的阶段。届时不排除会再大“大老虎”现身。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陈先生的抢救室|膜蛤文化流行背后的社会学意味

【河蟹档案】70后的痛:你硬时政策比你硬,政策软时你还软

Long live shadows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