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当局强行火化藏僧丹增德勒仁波切遗体

中国当局强行火化藏僧丹增德勒仁波切遗体

北京——周四,中国西南地区当局不顾亲属、宗教领袖和数千名支持者的请求,将上周在狱中去世的一名知名藏族僧人的遗体火化。支持者曾要求获准依照藏传佛教传统举行葬礼。

去世的这名僧人是终年65岁的丹增德勒仁波切(Tenzin Delek Rinpoche)。亲属称,周四凌晨,四川省的监狱官员不顾他们的请求,草草火化了丹增德勒的遗体。已经演化为暴力冲突的抗议活动很可能因此加剧。

“我觉得他们是害怕人们会看到遗体,知道不是自然死亡,”丹增德勒的表亲格西嘉央尼玛(Geshe Jamyang Nyima)在Skype上接受采访时说。

丹增德勒仁波切

Students for a Free Tibet

权利倡导人士一直要求调查丹增德勒的死。丹增德勒是一名社群领袖,生前因被控恐怖主义和煽动分裂而服无期徒刑。在狱中的13年里,丹增德勒坚称自己无罪,称关于他策划了2002年的一系列爆炸案的指控,是由对他的公众声望日益提高感到不满的官员捏造的。

最近几年,因有关其健康每况愈下的报道而感到担忧的家人,一直在请求北京准许丹增德勒保外就医,并得到了西藏流亡团体、西方政府和丹增德勒在国内的数千名信徒的支持。本周,美国国务院和欧盟呼吁中国政府交还遗体。

周四当天,记者无法联系到四川省会成都的监狱官员请其置评,但亲属称,他们多次拒绝公布丹增德勒的死因。

家人称,丹增德勒被捕前健康状况良好,但后来患上了心脏病。他们称他在被关押期间遭到虐待,并将心脏病归咎于此。

“从最早骚扰他的活动开始,一直到处理掉他的遗体,中国当局对待丹增德勒仁波切的态度,表现出了他们对自己的法律和对宗教传统的极大蔑视,”人权观察组织(Human Rights Watch)中国部主任芮莎菲(Sophie Richardson)说。“让饱受折磨且得不到医治的人死在监狱里,残忍至极。”

丹增德勒是中国身份最显赫的政治犯之一。在一个本就充斥着反政府情绪的地区,他的死亡和遗体被草草火化可能会加剧紧张局势。

周一,一千多人聚集在丹增德勒曾居住过的雅江的政府外。雅江是四川的一个县,居民大多是藏族。据说警方朝人群使用了催泪瓦斯和实弹。报道此次抗议活动的海外倡导团体自由西藏学生运动(Students for a Free Tibet)称,有十多人受伤。

丹增德勒的表亲格西嘉央尼玛说,在遗体周四上午在成都郊外一处秘密场所火化前不久,监狱官员让丹增德勒的姐妹见了他的遗体。“她们发现他的嘴唇和手指甲都变黑了,”格西嘉央尼玛说。“在我们看来,他明显是被害死的。”他目前在印度流亡,经常与丹增德勒的一个姐妹电话联系。

丹增德勒在四川藏人中备受崇敬。在四川,他帮忙修建了诊所、学校和寺院。他还是一位有名的环保人士,反对开矿和砍伐森林。

但据自由西藏学生运动的活动总监帕玛卓玛(Padma Dolma)称,丹增德勒对藏语和西藏文化的推广,以及当地民众对他的忠诚追随,让汉族官员不安。“他没有参与政治活动,正因为如此,他被捕并被控密谋安置炸弹令人震惊,”她说。

被捕并被秘密审判后,丹增德勒在四川以外的地方也出名了。在国际权利倡导人士发起活动要求释放他后,他的死刑被减为无期徒刑。但他的一名同案被告已在2003年被执行死刑。

哥伦北亚大学现代藏学研究项目主任罗伯特·巴尼特(Robert Barnett)表示,中国政府一直非公开地允许患病的藏族囚犯保外就医,过去两年里人数达到了17人。但考虑到丹增德勒的名望,当局可能害怕民众会为他获释一事举行庆祝。

“让他死在监狱里这件事真的很不同寻常,”他说。“这会在藏人群体中引发非常强烈的影响。”

杰安迪(Andrew Jacobs)是《纽约时报》驻京记者。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陈先生的抢救室|膜蛤文化流行背后的社会学意味

【河蟹档案】70后的痛:你硬时政策比你硬,政策软时你还软

Long live shadows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