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乎:如何评价某花姓作家的文章《爱护侯聚森,就是守护我们的心灵家园》?

知乎:如何评价某花姓作家的文章《爱护侯聚森,就是守护我们的心灵家园》?

花千芳:爱护侯聚森,就是守护我们的心灵家园

如果有人告诉你,大日本皇军就是救世主,当年日本鬼子兵残杀了无数中国老百姓是为了帮助中国人,你会怎么面对?我想,只要是有血有肉的中国人,能够做出的反应只要两种:第一种,是有修养的知识分子,他们有文采有傲骨有修养,他们会说,你胡说八道!第二种,是中国的普通老百姓,老百姓不会想什么高雅不高雅,老百姓遇到这么混蛋的说辞,百分百要爆粗口骂娘,日本法西斯恶魔,在中国犯下滔天罪恶,中国人怎么可能反为侵略者唱赞歌?

  而今天,就在我们的身边,山东青年侯聚森,在百度贴吧的帖子里,见到有人给侵略者洗地。他站出来了,敢于怒斥无耻之徒……在中国隆重纪念抗战胜利七十周年的今天,这是每一个中国人的正常反应。你给侵略者洗地,给日本鬼子唱赞歌,我就要驳斥你的混蛋逻辑,就要告诉你应该怎么做人。

  我不认为侯聚森做错了,实际上包括俺老花在内,这个国家有千千万万个侯聚森。作为普通人我们都很渺小,可是作为中国人,我们的傲骨还在!我骂你不是因为我的素质不好,我骂你是因为你该骂!当你嬉皮笑脸的凑过来,跟我说“皇军托我给您带个话儿”的时候,我的第一反应除了骂你,就只能是甩手给你一个大嘴巴。这不是什么素质问题,这是作为人的良知问题,是对与错的问题。当侵略者强奸了妇女,还要把她的子宫挖出来,扣在她的脑袋上,美其名曰从哪里来到哪里去的时候,你跟我讲过素质吗?你的素质让屠刀下的千百万冤魂情何以堪?

  在当下的中国,有两件事情不能碰。第一就是不要质疑党的领导地位,那是千千万万革命英烈用血肉之躯换来的,合理合法。那是用改革开放几十年老百姓日渐改善的富裕生活堆叠而成的,你说共产党不好,谁信你的鬼话!第二件不能碰的东西,就是给日本鬼子洗地,在日本侵华战争之中,不要讲什么财产损失,仅仅是鲜活的生命,中国军民就付出了三千五百万人的生命和鲜血的代价,你知道这是个什么概念吗?那近乎相当于当时十分之一的中国人口!

  尽管我们必须承认,侯聚森同学身上毛病一大堆,可是又有哪个战士是完美的呢?对于一个敢向黑恶舆论说不的年轻人,我们首先要肯定的是这种说不的勇气。如果中国人连这点勇气都没有了,还谈什么立足于世界民族之林?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立身之本,是铮铮傲骨,是忠勇之魂,是千千万个如侯聚森一样敢于向黑恶势力说不的中国人。

  中华民族从来就不缺乏脊梁,而今天,我们必须明白,这些脊梁不是供人指指点点的,这些脊梁是值得尊敬的。有缺点的战士仍然是战士,再完美的苍蝇也是苍蝇!愿我们民族心灵家园多一些侯聚森这样的战士,少一些脏他臭他的苍蝇!

呵呵,知道为啥越来越多的人愿意说“你国”,“你支”了吧?你要是一不留神跟丫一国了,精神家园都猴聚森了 

花国公,长 鱼侯,侯千户,这三人要名留青史…和最近有些事联系起来,你知道这都不是偶然
风向不对,西风,冷,要变天,大家注意保暖,多换衣服了,戴口罩
前几天说腊肉…被无法回复了,上面意思大家自己体会,我就不说什么了,说多了也没意思了 

政治敏感度低到让人发指的蠢货,花养鸡药丸啊。
7/22 兔杂猴被打,匪团中央和地方马上跟进,戴上“爱你国”之高帽。
7/22晚 文登警方公布初步调查结果,炸了你国兔杂党、自干五、爱国分子一窝。匪团中央马上改口只谈风月,一帮不上台面的精赵反而积极准备反攻倒算。
7/23 精赵继续炸锅和死妈。
7/24 文登警方公布最终结果,宣布结案。
7/25 北京青年报发表《“因言打架”的 真相与是非》;部分不识时务和抬举的匪团地方账号还图谋反攻倒算。
7/26 文登警方隔空喊话匪团中央;大众网刊发兔杂猴父子独家采访;带鱼投入战场,随后自行删了微博。
7/27 新京报发表《文登约架:法律不会“看人下菜碟”》,中组部官网凌晨转发此文,其他媒体如人民网、中国网、新浪、搜狐也转发了此文。
如果说7/25 北京青年报发表的评论标志着匪团认怂服输,那7/27 新京报的评论则是表明了赵老爷的态度,同时敲打了你国精赵,别蹬鼻子上脸,不要搞错了状况——是你们精赵给我赵老爷舔菊,不是我赵老爷给你们精赵擦屁股。
你国精赵和赵家外围就此树倒猢狲散,该干嘛干嘛,这件事这样就算完了。然而,就在黄花菜都馊了3天之后,花养鸡才姗姗来迟,拿此事开炮。
这不是不给赵老爷面子么?这不是不识时务么?这不是没有政治敏感度么?
没有墨水没关系,但是你不能站错队啊。就算你是钦点的,你也不能公开跟赵老爷对着干吧。花养鸡这是挖了个坑把自己埋了还自以为讨到了赵老爷的欢心,药丸啊。
看看一带一花中的另一位,周带鱼——本来嘛,带鱼也是想借机分一杯羹的。毕竟,兔杂动漫和兔杂手游就是自己公司做的,为了更好地骗钱,带鱼有义务跑出来做做姿态。随后带鱼发现风向不对,马上就删了微博,闷声发大财。
从抄地摊文投其所好到开公司、做兔杂动漫、手游,带鱼的目的性非常明确,变现路径十分清晰。可见,带鱼并不蠢,从头到尾弥漫着一种让人作呕的坏;相比之下,窝在山沟沟的花养鸡则是纯粹的蠢,竟然还能让自己显得有那么一丝可爱。
甚至于连搜索框里面都搜不到,啧啧,编辑到底把花养鸡的熊文塞哪个犄角旮旯了嘛。
闹了半天,貌似搞了个大新闻,结果发现党建网也不傻,很清楚自己的屁股应该坐在哪一边。
【此处应对花养鸡投以怜悯的目光】 

如果是真心话,可见其内心家园是多么龌龊污秽。
不过五岳散人说过一句话:带鱼是装傻,花副是真蠢。

关爱脑残儿童,就是关爱我们自己——白岩松
ps:花千芳这个幕后boss终于浮出水面,其实侯聚森事件后几小时内,山东团派→全国团派的迅速联动,都可以看出是有花这个出身山东的团派骨干的参与的。利用侯聚森这个未成年人做炮灰,实在是腹黑… 

花公和侯聚森真是惺惺相惜啊!话说回来,文盲搞宣传也挺好的,认字儿的自干五都气吐血了。支持花鸡农气死他们。 

突然发现我跟那个猴参加的是同一期培训班。
我是最早一批尝试开微博微信的团干部,但我当初的目的很单纯,只是想跟青年交流。
后来上头才开始集中搞微博矩阵、青年网络文明志愿者。
慢慢地我开始发现,新媒体工作与我想得不同,并不是强调交流互动,而是引导和控制。
这让我开始觉得恶心,现在我已经不管微博和微信了,变成了彻底的僵尸号。如果有什么转发任务我就上淘宝买服务,几块钱转发上千次很划算,嗯。
不知道有多少类似的僵尸号是因为管理它的团干部们失望呢?
对了,这事一出,网络文明志愿者指令群又下了一大堆转发命令。
刚上班时的热情,早就被磨灭干净了,可悲的是磨灭它的正是共青团本身。 

为什么爱护一个满嘴生殖器的喷子就是保护保护“我们”的心灵家园?
我们的心灵家园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生殖器,我们的心灵家园为什么没有以和为贵?
这些年的精神建设到底是怎么进行的,我们到底遇到了什么事情心灵家园才会这样不和谐,我不禁陷入了大波的沉思。 

你们这些人呀,跟花主席较什么劲,比起带鱼来花主席算是业界良心了,每天依然坚(傻)持(傻)为你们编着免费的笑话,带鱼先生就不知比他高到哪里去了(一点点)。发现往上也上不去,现在也只是转发点不痛不痒的东西。至于笑话本身嘛,你笑笑就行了,跟他深究什么逻辑,史实啊,认真你就输了! 

只问两句:爱国就可以理直气壮地违法?约架能建设美好心灵家园? 

又是花又是森又是爱护,我还以为是环保类的文章 

不认为这位作者真的如楼上各位说的那样不堪。几个不良少年聚众斗殴 因为涉及政治言论在SNS上大范围传播 这些都是可以理解的 事实显而易见 明眼人都该看得出来。
这篇发表在党委网站上的文章上升到共和国脊梁的高度 结合最近在报社实习的经验 我觉得作者并不是脑子有屎而是被逼无奈 估计写的时候内心也是翻江倒海了。 

我数了数一共1032个字,鲁迅文学院没白上,懂得言多必失了,写大字报喊口号,谁能挑错?
个人总结了一下中心思想,大概有这么几条:
1.不能颠倒黑白,要实事求是,罪行就是事实,法西斯再好还是法西斯(实际上法西斯就不可能好)
2.要敢于和歪曲事实,颠倒黑白的势力作斗争
3.不能反对共产党,因为共产党好
4.候聚森有勇气(这点不太同意:狗仗人势算有个屁的勇气)
发现没有,第3条跟上下文没关系,通篇都是反日,只有第三条突然提到必须拥护党,我估计写完前两条的时候他自己产生了不好的联想。
这个农民太精了,太农民了,太中国农民了,我看当副总理也是可以。
其实他这些话引出了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假如说我造一个特别恶劣的谣,这个谣特别恶劣但对象是日本鬼子,那么给这个特别恶劣的谣辟谣是不是罪大恶极?
那么假如我隐藏一个事实,这个事实特别恶劣,而且这个事实直接否定党的领导地位,那是不是坚决不能宣传这个事实?

我觉得在花国公,长鱼侯,侯千户里,花是最蠢的。他上次微博骂文天祥,引来大批民族主义人士刷屏。没见过这么砸自己基本盘的。 

其实原标题写的是 候 ,不弄两个错字真是显不出是他写的
42e0e02c5ee1861a45f659c5b7d11d28_r

爱国青年里都是侯聚森 花千芳这样的人,弄得我都不好意思爱国了呢

花千芳就是个高级黑 卧槽,居然以前还和他一起吃过饭无语 从他把自己从普通农民定义成作家以后 他在作死的路上就一路狂奔拉都拉不回来了。
反正自干五早就不带他玩了。
能作死到每一方都不讨好,也真是醉了。
你们以为WXB和TZY还在捧他?图样图森破。最近一系列活动哪个带他玩啊……
本人国观老自干五,以前还算支持他,但后面果断粉转黑。
请不要说他是自干五。丫不配。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陈先生的抢救室|膜蛤文化流行背后的社会学意味

【河蟹档案】70后的痛:你硬时政策比你硬,政策软时你还软

Long live shadows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