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談中國:請勿忽悠中國超級牛市

大家談中國:請勿忽悠中國超級牛市

近來,中國股市上演了戲劇化的過山車式大起大落,堪稱世所罕見的有中國特色的「猴市」。一時間,股民人心惶惶,而「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的各種臆測和理論滿天飛,則令人更加一頭霧水,無所適從。

在滿目哀鴻遍野之中,中國大陸經濟研究員吳裕彬(筆名「吳迪」)先生在BBC中文網發表了鴻文「股災拯救了中國超級牛市」,的確標新立異且奪人眼球。按照吳先生自己的話說,此文「閱讀量竟有85萬之多,而全網不計其數的各種轉發閱讀量更破了300萬,讓很多徹底絕望的股民看到了希望的曙光」。

不過筆者則認為,吳先生忽悠中國超級牛市,也許是本想善意地給心力衰竭的中國股市打一劑強心針,但極有可能變成一劑雞血,並最終誤國誤民。誠如耶魯大學金融經濟學教授陳志武先生一針見血地批評,「官媒煽動4000點只是牛市開始很不負責任。」

吳先生樂觀地預測,「中國超級牛市從去年8月開始,到2022年左右結束,保守估計有六年左右。」回顧歷史,中國股市曾經歷了八次大小牛市,當然也隨即伴隨著八次熊市。上一次牛市,從2008年10月至2009年8月曆時約一年,滬指從1600多點漲到近3500點,漲幅超100%,我們姑且算這個一年翻倍的牛市是個大牛吧。那麼,吳先生所謂的這個長達六年之久的超級牛市,到底又會牛成什麼樣呢?

雖然吳先生沒有給出明確答案,不過他認為,「美股這個超級牛市從1982年啟動,在1987年遭遇歷史上最血腥的暴跌,之後保持上漲,一直延續到2000年互聯網泡沫破滅,時長達18年,成為百年難得一見的超級牛市。」1982 年的道瓊斯指數平均不足1000點,而2000年則高達近12000點,18年內漲幅超12倍。按此邏輯保守估計,中國這個六年的超級牛市至少應該漲幅超4倍,去年8月滬指為2200多點,也就是說到2022年左右滬指至少能破9000點!多麼誘人的一個大餅呀!

雖然吳先生認為,「近期股災之後,中國超級牛市的框架還在。」不過關鍵問題是,如何才能去實現這一超級牛市呢?

吳先生在另一最新文章「股災後呼喚『習近平看跌期權』」中明確表示,「過去10年華爾街最大的套利工具,就是伯南克看跌期權(Bernanke Put),未來10年全世界金融機構(包括華爾街)最大的套利工具,就是習近平看跌期權(Xi Jinping Put)。這就是中國超級牛市理論的金融本質。」

可惜的是,所謂「習近平看跌期權」,實質上是中國版量化寬鬆(Quantitative Easing),這個噱頭並不靠譜!

首先,看跌期權這個美聯儲的老花招,並非靈丹妙藥,而且可能有嚴重的後遺症。1987年的美股股災,造就了以降息降凖為主要手段的格林斯潘看跌期權(Greenspan put)。不過2008年金融危機後,格林斯潘看跌期權已被廣為詬病,因為它被認為是鼓勵了激進的交易行為。諾貝爾經濟學獎獲得者約瑟夫·斯蒂格利茨(Joseph E. Stiglitz)則批評,格林斯潘看跌期權讓利潤流入私人口袋,損失卻由社會來承擔,並滋生投機性泡沫,最終釀成金融危機。

其次,看跌期權這個美國的舶來品,很難成為有中國特色股市的救命稻草。吳先生提出「習近平看跌期權」,而非「周小川看跌期權」,就已經揭示了中美兩國國情大不相同。中國央行與美聯儲並不完全相同,「充其量就是個套利的投機工具」的中國股市則與美國股市大相徑庭,而且中國股市在短期內都難以完全回歸作為「融資渠道」的本質。因此,看跌期權在成熟的美國股市所能產生的效應,未必能在中國股市奏效。

最後,看跌期權也非促進中國經濟和社會持久健康發展的良策。在中國股市長期脫離經濟基本面和公司盈虧的「奇觀」之下,即便看跌期權能鼓噪一個超級牛市,那也只會是一個巨大的泡沫而已。它既無益於中國實體經濟的茁壯成長,也不會促進有效就業和普通民眾的財富增長,反而最終可能會因泡沫爆裂而造成社會動蕩。況且,那個超級牛市似乎並不靠譜,此次股災若非中國政府強力干預救市,恐怕股市現已深陷熊市深淵,難以自拔。

縱觀世界,但凡金融大國的股市,至少總體上應該是理性、成熟和穩健的。中國股市距此還相差甚遠,就連許多基本功都還沒有凖備充分,包括倡導全社會正確的投資理念,而非一夜暴富的賭徒心態;教育和提升散戶的投資知識和能力;全面強化政府金融監管水平等。這些基礎要件的完善,遠比去鼓動一個超級牛市要重要的多。

誠然,信心對於股市很重要,不過謹慎樂觀方能行久致遠。若只是通過畫一個遙不可及的大餅,以刺激賭性已經很重的中國股民,去忽悠一個更大的「紙上富貴」的泡沫,新的滅頂之災恐將在劫難逃,因為海市蜃樓終會破滅!

(責編:董樂)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陈先生的抢救室|膜蛤文化流行背后的社会学意味

【河蟹档案】70后的痛:你硬时政策比你硬,政策软时你还软

Long live shadows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