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传媒 | 中国股灾如何消灭掉50万中产

端传媒 | 中国股灾如何消灭掉50万中产

2015年1月,市民在北京的一間的經紀公司觀看股票行情。

2015年1月,市民在北京的一間的經紀公司觀看股票行情。

「以後再也不玩了。」四川股民宋先生说,「任何时候把股票还给国家都是对的。」在上证综指4000点的时候入市,从浮盈几万元人民币的喜悦,到亏损十万多元人民币的割肉,再到胆战心惊地重新入市最终亏一万多元人民币止损,痛下决心远离股市——散户宋先生的经历是很多股民经历过的。

他还是幸运的,他也毫不掩饰自己的侥幸。相信很多人,不管是否炒股,很长时间都会记得2015年6月以来中国股市的诡异震荡。在这几个月里,人们谈论最多的大概除了冬奥申办成功,就是「救市」二字。

波动:「恶意做空」vs 股市维稳

股市的诡异是从「恶意做空」的传言开始的。如果说,此前半年多的股市上行还在很多人的预期当中,还在为官方媒体6000点、8000点甚至一万点的预期充满期待时,「做空中国」的传言给喜庆中的人们带来了一丝担忧。如全球债券市场着名操盘手——有「债王」之称的格罗斯在6月初称深圳成指是「一生难见的做空机会」。回想起1990年代金融大鳄们兴风作浪的历史,股民们愿意相信,国际暗黑势力一直想也有能力做空中国,现在它们的机会来了。

果然,幻想中「做空中国」的行动在6月16日开始了。在这个星期二,上证综指未能守住5000点整数关口。随後黑色星期五,则击穿了人们的信心,上证综指暴跌7.40%,4000点关口岌岌可危,股市恐慌心理迅速蔓延。为了粉碎「恶意做空」的谣言,政府出台了一系列的利好政策,其中包括降息、定向降准、降低交易费等,似乎一切仍然在向好的方向发展。6月30日,星期二,经历了一次过山车般的游戏之後, 股市超过10%的振幅使股民们信心趋於崩溃,救市呼声强烈。

救,还是不救,这是一个问题。怎麽救,则是另一个问题。政府的态度是坚定的,救是一定要救:一旦形成股灾,股市的危机向金融全领域蔓延,再从金融向经济全局蔓延,就成为政治问题了。稳定是压倒一切的大局,既然鸡蛋的价格波动都需要出动维稳力量,股市维稳势在必行。所以,剩下的问题就是怎麽救,包括时机、方案、善後等都需要谋划,更需要大领导的决断。此时,股市仍然在决策层的犹豫中不断下行。

赌徒:管理层「去杠杆化」vs股民孤注一掷

在这次波动中,人们学习了一个新的名词:去杠杆化。通俗地讲,杠杆指的就是股民以本金作为保证金,借贷场外资金投入股市。这样,就相当於股民用数倍於本金的资金投入市场;一旦损失超过一定的限额,则将被强制平仓,即场外资金不承担任何损失。按照中国股市10%的跌停制度,如果股民借贷一倍本金,场外资金不承担损失的理论平仓线,应设立在交易日结算市值为本金111%以上。低於此线,如果下一交易日出现10%跌停,则场外资金将有可能蒙受损失,所以出现低线情况就要立即平仓。实际的情况则一般设立在120~130%区间,多倍杠杆的平仓线则设置得更高。「去杠杆化」,则是场外资金退出股市。这样的结果将是明显的:股市流通的资金减少了,股票的价格就会应场下跌。

按照一般赌徒的心理,在亏本的情况下加大赌注,可以使前面的损失在比例上缩小,更容易扳回本钱,当然也更容易越陷越深。股市无疑就是一个赌场,赌徒们采用杠杆,就是加大赌注。可是,那些使用场外资金的股民们,难道此前都是处於亏损中吗?

这就提出了另外一条思路:或者这些人感觉自己在亏损,或者认为机会已经不多要孤注一掷。普通人简单的想法是,工作可能因为年龄增大而精力不继,需要退居二线,而炒股是一辈子都可以参与的,何必争一时短长?这也是很多股市上,以及期货、黄金等各类赌场上的赢家们,经常介绍给别人的经验。

那麽,孤注一掷的合理解释,就是这些股民对中国经济并无信心,股市获利的机遇越来越少;他们只是看见了股指不断上涨,相信能在达成目标利润之前股指仍然在上涨。

这也确实表明,中国人手中有钱,但是无处可用。一方面,消费是需要谨慎的,住房、养老等现实的和远期的负担摆在那里,人们需要储备,需要应对越来越多的不确定性;另一方面,其他投资的途径并不明朗,或者风险更大。投资实业,在当前经济形势不乐观的大环境下当然不是好的选择;投资黄金、期货、外汇,或者需要非常专业的能力,否则损失几乎是必然;或者需要更高的门槛,风控能力不在散户的范围以内。所以,股市就成为中产阶层的不二之选。

崩溃:枪杆子护市 VS中产梦破

终於,始於6月15日的暴跌行情,在经历了1500点的下挫之後,股民迎来了崩溃的时刻。7月8日,这是一个将被写入历史的日子。当天,大量使用杠杆的股民接到了最终判决:平仓。本来,7月6日从开盘几乎涨停,到收盘时上千只股票跌停,已经是配资股民最後的机会。而他们仍然无法接受既成的损失,於是,最终的结局不可避免地到来了。此前,1:3、1:4的配资股民早已强制平仓,此时1:1配资的股民都被平仓,直接地解释就是:没有配资的股民,损失也接近50%。

7月9日上午,公安部副部长孟庆丰带队进驻证监会,严查「恶意做空」线索。在枪杆子保卫下的股市终於迎来了转机,然而,更多的人们已经长眠在黎明之前,再也看不到新一天的曙光。

损失依然难以估算。据中登公司数据显示,6月份,持仓市值在50-100万元人民币的帐户数减少85492户,100-500万元的减少127481户。而7月上旬的损失,据一些人士或许并不确切地估计,持仓市值在50-100万元的帐户数减少超过50万。一位投资界人士则称,这次股灾消灭了50-60万户中产阶级。

很多人在责怪配资机构,这是不公平的,配资机构只是给市场提供了更多的资金。当然,在风险的理解和控制上,散户远远不如机构那样专业;这还说明,这一轮的「牛市」,并不是散户的资金能力能够支持的。而且,用杠杆工具投资股市,风险本来就已经超出了控制范围。不能不说,散户要为自己的选择负责,尽管这里有机构的大力推销。

抄底:国家队来了VS散户无力接盘

此时,政府显示出了强大的力量。先是公安部门的介入,然後央行、证监会采取了一系列的配资限制措施和减持限制措施,一切障碍扫清之後,国家队来了。

为了避免股市进一步的心理崩溃,国家队先是采取低交易额拉高权重股的方式,止住指数下跌势头,并有小幅反弹。而每个人都知道,两市 700只股票停牌,大量股票尤其是创业板跌停,指数的反弹并不能反映此时的市场实情。随後,国家队开始在低位吸筹,两周之内,股市再次站上4000点。

文章开头提到的股民宋先生幸运地赶上了这一波行情。更幸运的是,他还避开了7月27日,7年来最大跌幅的那一天。在前一个交易日,宋先生出清了手中所有的股票,擦了擦额头的冷汗,终於选择了上岸。

国家队已经满足了,现在它们要离场了。救市的时机掌握得恰到好处,如同给已经淹死的人伸出了一双有力的臂膀——既彰显了救人的英勇,又避免了被拉下水的危险。下一棒交给谁?当然不是散户,散户已经没有这样的能力再次为国接盘;下一棒可能会交给它信任的机构,可能会交给养老保险基金,可能会交给那些效忠献礼的大户——谁关心呢?股票是国家的。

底牌:世上永远没有救市

现在回头看一眼那惊心动魄的两个月,很多人或许终於会在牌局结束之後,明白了每一方的底牌。

世上从来没有「恶意做空」的存在,做空做多的依据是市场而不是意图;世上也没有资本的罪恶,市场在意的是机会的均等而不是结果的平均,资本优势在市场上是确实存在的,大户产生更大的影响也是理所当然的。

场外配资当然是不关心涨跌的,风险总是有,没人是赢家。它们能够做的是确保资金安全的同时,获得资金借贷收益。现在去杠杆化了,没有人借得起钱了,需要开创一个新的未来,祝福它们。

散户们仍然是不死心的。冬奥会申办成功了,这不是一个利好消息吗?北戴河要开会了,这也是利好消息。人们需要的,或者是一个藉口,或者是一个安慰,总之不是离开的理由。

中产们可以安息了。卸下身上的包袱,继续去打拼,为下一次……你才炒股,你全家都炒股。

政府很满意。救市的时机,吸筹的果断,善後的完美,没有比这更令人放心的政府了。其实,政府的底牌从不轻易显露;如果它显露了,目的必然可疑。世上永远没有救市,市场不需要挽救,它救的或者是权力,或者是稳定,或者是做出挽救的样子,等待着下一次为人民服务的良机。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陈先生的抢救室|膜蛤文化流行背后的社会学意味

【河蟹档案】70后的痛:你硬时政策比你硬,政策软时你还软

Long live shadows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