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闻评论|南方系:一种历史终结,一种现实肇始

旧闻评论|南方系:一种历史终结,一种现实肇始

【编者注】微信公号原文已被和谐,以下内容来自 传送门

image

文/宋志标

【题图当代水墨《跑步机》,作者新浪微博:@秃头倔人】

一份广东省纪委网站刊布的南方报业集团上报材料,引起了坊间巨大关注。截至8月28日18时,这份24日写就、名叫《中共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党委关于巡视整改情况的通报》,已经获得了28059次浏览量。对于省纪委官网来说,单篇点击量想必是奇高的。

这么高的点击量绝大多数应该来自于社群媒体的导流,实际上,这份报告的某些章节的截屏遍布朋友圈——与转发形成对比的是,评论反倒稀少。这一方面是因为说无可说,南方报业的式微已然是业界共识,另一方面是内有亲朋,不忍外加压力,不忍评论。

也就是在这个报告成文前后,听闻新闻学生谈论南方,除了缅怀历史,对其现状依旧是不明所以的多。两三年来,南方报业遭遇了密集的办报挫折,它从一家受人敬仰的报团,现在变成了什么?它的削减与增量分别是什么?这对于明辨是非,镜鉴将来,未尝没有用。

回到这份报告上来,其缘起是去年发生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以及相伴而生的低烈度整风。纵观南方报业的这个报告,除了针对整风要求做出了说明,其重点是为两年多来的舆论导向做了总结说明——换言之,这是南方报业对13年初事件以后的现状所做的汇报材料。

在这一立意之下,可以看到党管媒体原则贯穿在报告的始终,并且按照党管干部、党管媒体、党管导向组织报告的结构,强调党委对南方报业的绝对领导,从南方报业的角度,袒露心迹,献上整改方案,设计稳定整改成果。这是南方报业为了求得信任而敬呈的投名状。

在这样的行文原则下,该报告严格遵守公文书写的界限,根据整改的暗线,对应呈上整改过程的明线。尽管读上去完全没有文采,完全体现了行政文书的呆板面目,但在规定动作下,一切自选动作都不会允许存在。该报告的枯燥文本与浏览者的好奇探寻形成了对比。

人们在谈论南方、南方报业、南方系这些概念的时候,所指的方面其实很不一样。有必要说明的是,“南方”指的是以南方报业集团为代表的南中国媒体势力,南方报业指的是《南方日报》及其子报系组成的报业集团,而南方系是指环绕南方报刊所形成的同人群体。

也就是说,当面对南方报业这个话题时,人们要在三个层次上做出厘清与界定:一是作为“党的机关”的南方,二是作为汇集市场化先锋报刊的南方,三是作为同人群体的南方。很久以来,在谈论媒体机构时多指第二种,谈新闻理想时所指代的是第三种。

这样的划分,也是理解这份巡视整改汇报的枢纽。纵览报告全文,不难看出,现时南方报业的剧变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党的机关属性被强调并占据中心地位,成为办报的指引;市场化集群的南方面临崩解,无力回天,已然难副其实;同人群体的基础已然解体,不复存在。

三个面向的“南方”,所对应的现实即使“整改”,也相当不稳定。简单说,作为“党政机关”,实力薄弱,所赖以存在的媒体影响力日薄西山,尤其是在一种重新获取信任的进程中建立机关地位,难上加难。其中涵义,可以概括为南周创始人左方的自传名:《钢铁是怎样炼不成的》。

在这份报告中,作为市场化集群的南方自然不是重点,但是从零星的涉及状况看,原本支撑起南方传媒江山的市场化子报系,气数接近完结。在报告中,这些曾经为南方赢得荣誉与利益的市场媒体,处在极其边缘的位置,被排斥,甚至被暗示为乱源,这不公平却符合需求。

至于同人群体的南方,已经在报告中不见踪影。但是对机关属性的强调,实际上可以看出是对同人办报氛围的围猎,是对包括但不限于编辑记者在内的同仁群体的恐惧与远离。同人群体作为建立在新闻专业主义前提下的集合,已然结束了其在南方大院的历史使命。

显然,市场化媒体的子报系与同人办报的小环境,已经不合289号大院的时宜了。然而问题在于,一个巨型的南方报业,从前即依赖这两种因素构筑业界影响与市场盈利,而今以政治化的理由强行剥离,必然引发震荡,而重建喉舌机关的努力势必失去重心。

十多年来,南方报业之所以被尊崇为新闻的“黄埔军校”,根本原因与其机关属性毫无关系,无非是子报系的同人办报(刊)所积蓄的同人群体使然。随着南方报业骨干核心力量的大规模跳槽离职,同人群体在南方以外的江湖重新凝聚,这是南方历史终结的浅显之意。

巡视整改要将南方带到哪里?以现时的情势观之,很难有一个历史性的筹划。即使放在《南方日报》的历史上看,该整改报告也显得相当突兀,领党报改革风气之先的南方日报,自此泯然众人矣。更不要说,这份报告本无未来设想,穷尽招数在现实中萎缩。

在报告中有两点值得一说,一是舆情中心,二是审读挂职。舆情中心预警社会事件,为处置赢取时机,是被写进成绩里的。这个强调向外界传达的信息相当直接,从一个铁肩挑正义的传媒集合,掉头成为压制的先导,在“喉舌”里伸出“手”来,外界对如此大的转向难免咋舌。

诡异的是,以舆情监测的积极性来讲,南方是不难发现南粤清风网上自家这份报告被高密度浏览的情况,或许也有“预警”呢——可报告就那么挂着那里,不生不死。这在一定程度上对舆情生意及其常被夸大的效果,做出了某种嘲讽,当然这是另外一个话题。

让领导放心,一旦成为办报所追求的压倒性目标,其“向后转”不仅令外界改变看法、改换态度,其效果已经同纸媒衰落叠加,也就是说在效率上愈是政治上往后退,在经济上愈是崩盘得越迅猛。巡视整改的报告是要断舍离,但其所断舍离的恰恰是其立足的血脉。

上述南方的三个面向,本是一个中国特色的办报症候群。机关属性提供身份掩护,市场媒体供应社会盈利,同人群体赢得价值扎根。除了南方之外,现今尚能让气象苟延残喘的,莫不如是。南方的整改报告,将一时急需生造为剥除灵魂与身躯的动因,结果不难预料。

很多人都在谈论一个问题:南方是否已经终结?若以市场媒体的先锋影响,以及同人群体的孔雀北飞衡量,南方作为印刷时代的现象级媒体,自然是历史的终结了。但是从整改报告的动机看,南方试图嫁接机关属性的历史刚刚开始。终结与肇始擦身而过,报告是为证据。当然,南方历史的终结,将其重要性封存;而肇始的这些,已经完全不重要了。

2015/8/28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陈先生的抢救室|膜蛤文化流行背后的社会学意味

【河蟹档案】70后的痛:你硬时政策比你硬,政策软时你还软

Long live shadows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