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岛论坛:天津啊,我想替张季鸾扇你们个嘴巴

百岛论坛:天津啊,我想替张季鸾扇你们个嘴巴

天津,一座没有新闻的城市,昨夜今晨,却为全世界贡献了一条大新闻:

12日深夜,天津港瑞海公司所属危险品仓库发生爆炸,截至13日上午9时,事故已导致17人死亡,400余人受伤。

惨讯传来,寰宇皆惊。各路媒体人不是正在天津,就是在赶往天津的路上,《新京报》新来的评论员胡涵更是通宵达旦,连夜端出评论《五问天津爆炸:被化工和恐慌围困的城市》。至于说微博上、微信上各种祈祷的、点烛的、哀悼的,早已汇流成河。

不过,身处台风眼的天津媒体,对此特大新闻却显得不屑一顾。

有网友贴出的当地电视台晨间节目单 是这样的:天津早新闻播报事故新闻一分钟,市长黄兴国画面占40秒,其他新闻均无涉及。天津二套,每日笑吧。天津三套,电视剧狄仁杰。天津四套,炒菜节 目。天津五套,外国搞笑录像。天津六套,法制中国。天津公共频道,港片夺命金。天津国际,求职。

当然,最屌的还要属天津卫视。这家上星媒体从8点40分开始,整个上午它都在播放一部名叫《糟糠之妻俱乐部》的韩剧,一放就是4集。于是,有人这样评论道:“全世界都在看天津,而天津在看韩剧”。

电视台如此,当地报纸也不遑多让。不知道是为了控制消息的传播影响面,还是避免因没有报道事故被人骂,今天《天津日报》的电子版抽调了头版。而这恰恰是我第一次对这家死逼党报的头版产生兴趣。

很多人纳闷,天津为什么那么屌,是神马魔力造就了其“没有新闻”的城市品格,致使不仅内部报不出任何消息,对外也防御得如铁桶般江山?

其实,天津新闻界从来都是很屌的,只不过从前是另一种屌法。

1926年9月,吴鼎昌、张季鸾、胡政之合组新记公司,接办《大公报》。随着不党、不卖、不私、不盲这“四不”方针的提出,一个属于天津的新闻时代就此拉开大幕。

彼时的《大公报》有多屌?据说国民政府当初给新闻界的电文抬头是酱紫的:《大公报》并转全国各报馆钧鉴。那时候,《大公报》与《申报》南北呼应,天津与上海在新闻界的地位就如同今天之北京与广州。

沧海桑田,世殊时异。就如京津沪被北上广取代一样,天津,这座曾经的报界重镇如今已彻底沦为“没有新闻的城市”。

有人在讨论,天津媒体是从何时开始沉沦堕落的,是在高丽棒子手上还是木匠李时代?在我看来,自从大江大海的一九四九,《大公报》发出“新生宣言”,天津新闻界就开始了其“死人办报”的时代。从此,政治纪律取代了新闻规律,有党性没人性成了这座城市媒体的集体面孔。

当然,你可以说,这不是天津一城一地的问题。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但同样是充当喉舌,有的媒体选择站着做,有的媒体选择弓着身做,可天津的媒体人呐,你们为何却非要选择跪着做、趴着做、舔着做,还一口一个“嘛事没有”?

说实话,我想替张季鸾扇你们个嘴巴。

今日天津电视台晨间节目单,天津早新闻播报事故新闻一分钟,市长黄兴国画面占40秒,其他新闻均无 涉及。天津二套,每日笑吧。天津三套,电视剧狄仁杰。天津四套,炒菜节目。天津五套,外国搞笑录像。天津六套,法制中国。天津公共频道,港片夺命金。天津 国际,求职。老张都要气得坐起来了!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陈先生的抢救室|膜蛤文化流行背后的社会学意味

【河蟹档案】70后的痛:你硬时政策比你硬,政策软时你还软

Long live shadows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