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道|把耳朵都捂起来,把智商都丢上来

今天道|把耳朵都捂起来,把智商都丢上来

image

我永远忘不了2005年的那个午后,刚上大学的我在宿舍写现代汉语作业,室友用立体声音箱外放了一首歌,是mc.hotdog的《韩流来袭》,当那句“草泥马隔壁”铿然唱起时,我的笔差点掉在了地上,而室友则是一脸得意的表情,那种“土鳖没听过吧!哥比我们更早接触前沿文化”的优越感呼之欲出。在此之前,我只在新闻联播的批评名单里听过哈狗帮。我理了理思绪,仔细听了这歌词后心里默喊一句:草,真牛逼!就是不能火。

但是如大家所知,后来的热狗与张震岳相遇了,颇似刘备遇孔明、干柴遇烈火,这两个非主流的乐手偶然碰到一起,推出《wake up》这张神专辑,high遍两岸三地,这是热狗的第一春、阿岳的第二春,并一举拿下18届金曲奖最佳国语专辑奖——在全台直播的金曲奖现场,二位台客对着台下喊,林志玲算什么、侯佩岑算什么,号召大家把衣服都掀起来、把奶罩都丢上来,把主持人侯佩岑逗得前仰后合,全场起立大合唱,坐在前排的台北文化局长一张搞笑的扑克脸。看着网络直播的我只能艳羡:你看看人家的歌手,你看看人家的典礼,你看看人家的尺度,你看看人家的领导。

这并不是低俗歌手热狗的巅峰。2014年2月,热狗还与张震岳、顽童同受中国奥委会邀请打造索契冬奥会主题曲, 创作《Super Duper Fly》。一个地下粗口说唱歌手眼看要成为国家名片。内地这出身的你告诉我有谁?彩铃时代唱《赚钱了》的吾酷?还是唱《东北人都是活雷锋》的雪村?哪怕是 去年因为《董小姐》火得一塌糊涂的宋冬野,也只是LIVEHOUSE火热,宣传部、文化部的领导是不会鸟这个民谣胖子的,主流卫视选角更是慎之又慎——请这帮嘴上没把门、没入过党的二流子做什么?要是他在台上唱出“射在墙上、床上、姑娘的肚子上”怎么办?

5d807254914f64995259bb0970850375_b
(这就是现场演出的尺度)

所以,不要以为国内电影审查严格,音乐审查制度好歹宽松的,你就太naive了:还是十年前,他们就能把陶喆《太平盛世》里的《鬼》这一单曲删除,让台湾歌手周杰伦把《分裂》改为《离开》,也逼过陈奕迅《HHHM》必须给专辑取个国语名,E神团队万般无奈下只好取了个《好好好卖》的鬼名字。

但这还不够,为了响应“接地气”、亲民意的号召,领导们决心把网络歌曲搬上春晚,以飨大众。但是又怕低俗怎办?为此真是煞费苦心:先是选了《香水有毒》这首小三之歌,然后把“擦干眼泪陪你睡”改成“陪你醉”,不仔细听发现不了;《老婆老公我爱你》,后边接的不是“阿弥陀佛”而是“我的祝福保佑你”,唱歌的是 已经仙逝的姚贝娜和霍尊他爹火风仁波切!想象下:一个仁波切不说阿弥陀佛,而用祝福来保佑老婆!这是怎样的一种凌乱。纵贯线的年度金曲《亡命之徒》,审查半天实在找不出毛病,最后觉得,妈的歌名是不是太消极了?来,整点正能量,于是改成了《出发》。保持我们文化的先进性、纯洁性,这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任务。 如果只听过官方版的所有音乐作品,你上网后一定会发现好多新歌。

今天,文化部突然要求,互联网文化单位集中下架120首内容违规的网络音乐产品,谁不下架从严查处。我看了一下这120首的歌单,既有《MLGB》这样的奇葩歌曲,也有《他们》这样的老牌民谣大作。而最让我惊讶的是,发表于13年前的一首民间流传的网络歌曲《大学生自习室》也赫然在列:一首教化大众长达十三年的歌曲到头来被证明是低俗的、不应该来到这个世界上,是不是有一种第一大帮帮主乔峰被证明是契丹人的黑色幽默?

十年前听《韩流来袭》,我被它的尺度震惊,但很快,但这尺度被草榴、东京热及层出不穷的领导干部不雅视频盖过。听歌还能听怀孕吗?约炮才行嘛!在一个包小姐名片乱飞,性信息满世界飞、领导满宾馆双飞的年代,连点开正能量的人民新华网都能看到丰乳肥臀的信息爆炸时代,我就不信听几首靡靡之音就躁动、低俗、勃起、上街了。信息全封闭、只能听红歌的年代,对岸唱几曲邓丽君都能亡国,我们都恨不得让听到的人去洗耳朵;而在全世界的信息无壁垒的互联网时代,文化主管 部门还要帮着我们把耳朵捂起来——靡靡之音!不要听,不要听,千万不要听!

image2
(龙应台的演讲)

现在是什么时代?台前“文化部长”龙应台刚刚在香港书展这么讲:现在是二十一世纪了……是温柔倾听的时刻了。……一个人的记忆就是他的尊严,我们欠他一个真诚的倾听吧?二十一世纪的香港、台湾、中国大陆,应该开启一个大倾听的时代,倾听自己身边的人,倾听大海对岸的人,倾听我们不喜欢不赞成的人,倾听前面一 个时代残酷烟灭的记忆。倾听,是建立新的文明价值的第一个起点。

同样是管文化的,相比之下,我们怎么就那么不懂文化?让我们听了又怎样?放心,天塌不下来,正能量不会耗散,核心价值观自带三个自信属性,无法造成伤害的! 真正差的作品根本无需禁止,听众会自动用记忆将其销毁;而真正好的音乐、电影、一切文艺,又岂是一纸禁令能灭绝的?它将被反复地以自己独有的形式,被倾 听、阅读、感受,并永远存在于我们的手机、硬盘、书架,存在于深深的脑海里。在众声喧哗的时代,你怕什么靡靡之音,在全民娱乐时代,你还不信兼听则明?这 些禁令将变得可笑又没有意义。

最后,我要用黑名单上一首歌,也是本文的背景音乐里的歌词,来结束这篇同样无意义的文字:他们指向左/他们指向右/你我不能没脑子,闭眼随便过/睁眼将就活/我们的生活多美好。是的,要么听我们的,听120首歌曲在内的所有声音,即使耳朵捂起来,还是听得到;要么听他们的,闭眼随便过,睁眼将就活,生活多美好。

微信公众号:jintiandao1984

今天道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陈先生的抢救室|膜蛤文化流行背后的社会学意味

【河蟹档案】70后的痛:你硬时政策比你硬,政策软时你还软

Long live shadows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