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网|王思想:天津爆炸終結汶川模式

东网|王思想:天津爆炸終結汶川模式

bkncn-20150822000318810-0822_05411_001_01p天津爆炸案後,官媒用巨量篇幅宣傳官員、軍警,但網民對此毫無興趣。

天津爆炸事件發生後,我發的第一條微博是「三拒一追」:拒絕祈福,拒絕歌頌、拒絕捐款,必須追責。

一周時間下來,事情的發展令人欣慰。以「祈福、歌頌、逼捐」為核心的汶川模式,曾經忽悠無數國人。在短短7年之後,這一模式徹底破產。

大規模的中國式祈福,始自汶川地震。當時的互聯網上,滿屏幕都是蠟燭,都是祈福。令人厭惡卻又無可奈何。

祈福本是中性詞,祈福本身並沒有錯。然而,正如其他事情在今天的中國總會被歪曲、被利用一樣,祈福也變異了。

百姓用祈福表達著廉價的同情,同時在潛意識中讓自己感覺到在艱難的生活中「有人比我還慘」,中國人在表達各種同情時幾乎都有這個邪惡的潛意識。

掌握公權力的人忽悠祈福,則另有用意,不僅要讓百姓暫時忘卻高房價、高稅收之痛,還要把百姓引導進入感動、歌頌的軌道。利用祈福營造溫情期待,開啟歌頌的大門。你不是乞求災民平安嗎?那麼,人家給災民送水送被子了,你們作為旁觀者,任務就是感動,然後歌頌、感恩了。黨疼國愛,縱做鬼,也幸福。

在汶川地震中,官方媒體用巨量篇幅宣傳官員、軍警。在天津爆炸案中,官媒依然如此,但網民對此毫無興趣。倒是有一些網民在追問:為什麼中國消防員的裝備那麼簡陋?扛著一把鐵鍬進去救災,有什麼用?

按照汶川模式,在祈福、歌頌之後,接下來就是捐款。動員大家捐款,可以節省大量的財政支出。每當官家忽悠捐款的時候,總有一些不合時宜的自由主義分子跳出來質疑說:我們納稅人養政府是幹什麼用的,用處之一難道不是在遇到災難時出來救災嗎?從汶川地震到天津爆炸,這樣的質疑逐漸引起共鳴。

捐款的操辦者,動力十足。這個不奇怪。雁過拔毛,缺乏監督。中國紅十字會的奢華生活正在終結,導致其沒落的郭美美,毫無疑問是民族女英雄,她無意成為英雄,世事卻已經造就她的英雄勛章。

此次天津爆炸案後,中國各紅十字會方面硬著頭皮進行募捐。結局是所有人都知道的,雖然多數人不會清楚具體數字。我查了一下,到爆炸一周的時候,天津紅十字會只捐出2000萬元。這2000萬元是用的以前的存款,還是新募集的,不詳。中國紅十字總會的捐款,不詳。

有一網友發了一則微博,大意是:天津爆炸事件後,他募集了一部分物資到天津港,被紅十字會強行接管。這則消息的真實性待考證,但從微博後面的評論看,大家全都相信此事為真。想一想汶川地震的時候,紅十字會收物資收到無處堆放、拒絕接收,數錢數到手發麻,而如今需要為一點點物資而「強行接管」,令人感嘆7年時間滄海桑田。

中國紅十字會的生存應該不成問題。其通過一個汶川地震所獲盈利,估計30年也用不完。但作為一個政治角色,其生命已經終結。

汶川地震時期出現的可恥的「逼捐」現象,在天津爆炸案之後幾乎沒再出現。

汶川地震與天津爆炸,貌似不同,一個是天災,一個是人禍。事實果真如此嗎?注意,我們所談論的,是兩次事件帶給當地民眾的具體傷害。地震當然是天災,而在地震中倒塌那麼多校舍、救災中出現那麼多不堪的事情,無疑是人禍。

人禍必須追責,追責難於上青天。許多人寄希望於政治內部鬥爭能讓責任暴露。即便到了天津爆炸事件,這個依然沒什麼可說的,等待吧。

汶川模式已經破產,今後中國式救災怎麼辦?官方機構必須拿出對策了。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陈先生的抢救室|膜蛤文化流行背后的社会学意味

【河蟹档案】70后的痛:你硬时政策比你硬,政策软时你还软

Long live shadows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