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縱橫:康奎斯特——揭露斯大林恐怖第一人

國際縱橫:康奎斯特——揭露斯大林恐怖第一人

英國歷史學家羅伯特·康奎斯特
康奎斯特的著作揭露了斯大林統治的恐怖

8月3日,英國著名歷史學家羅伯特·康奎斯特 (Robert Conquest)去世,享年98歲。很多人認為他是第一個揭露斯大林政權恐怖程度的人,他的著作對西方共產黨人震動極大。BBC駐首爾記者斯蒂芬·埃文斯從他的家庭經歷談起……

如果你生長在一個西方共產黨人家庭,那麼康奎斯特的著作實在震憾。

我的祖父輩有兩人是共產黨員。 我祖父在俄國十月革命後不久加入英共,對黨忠心不二,即時發生了匈牙利事變和捷克布拉格之春也沒動搖。

我祖父家在威爾士南部,一家人經常就政治話題爭論不休,但無濟於事,就像和最虔誠的教徒理論一樣。 蘇聯周刊或者英國早星報說什麼,都被看成真理。

祖父的書架上擺著斯大林著作。當祖母斗膽在飯桌上說蘇聯肯定也有犯罪時, 我祖父便告訴她,別再傳播謊言了。

這種宗教氣氛到了冷戰時期還是一樣。任何質疑蘇聯成果的討論都被說成是「冷戰宣傳」。

當一個知名的蘇聯異議人士被囚禁在精神病醫院裏時,祖父認為,這個人一定是有精神病,不然他為什麼會懷疑蘇聯社會主義制度的優越性。

對於我們當中真的抱有懷疑的人來說,羅伯特·康奎斯特的著作起到很大作用。 這書名為「巨大恐怖:斯大林三十年代的清洗運動」,發表於1968年,也就是蘇聯入侵捷克對付布拉格之春的那一年。

這本書使我們改變了看法, 驅逐了疑團。

作者讓事實說話,不加渲染,用清晰的語言講述那些鎮壓和處決的細節。一些蘇聯的吹捧者對此書嗤之以鼻,但是康奎斯特擺出的事實無懈可擊,因為他的研究非常扎實。

在前蘇聯的檔案最終解密之後,康奎斯特的描述仍然站得住腳。也許人們可以質疑被清洗的凖確人數,但是康奎斯特書中的大部分事實無可非議。

書中講到,僅在1937年到1938 年幾個月中,就有數十萬的人被蘇聯秘密警察槍決。 我們還了解到,過分猜疑的斯大林在軍隊大幅度清洗軍官,甚至影響到了紅軍的戰鬥能力。

康奎斯特描述了1937年12月12日這天,斯大林和他的劊子手莫洛托夫(Molotov)親自批准了3167人的死刑,然後兩人到電影院去看電影。

這些細節無可辯駁。

康奎斯特的另外一本書,「憂傷收成:蘇聯集體化和飢荒恐怖」,講述了1932 到1933 年烏克蘭經歷的飢荒,而飢荒正是由於斯大林殘酷推行的愚蠢和懲罰性的農業政策所導致。

在村莊裏,由於飢餓,出現吃人現象。這些都記錄在康奎斯特筆下。

二戰之前,著名的威爾士記者加雷斯·瓊斯(Gareth Jones)曾到烏克蘭實地見證了大飢荒,並在1933 年發表了有關文章。但是一些大腕人物站出來和瓊斯唱反調,比如紐約時報駐莫斯科記者瓦爾特·杜蘭蒂(Walter Duranty)。 他對斯大林的宣傳鸚鵡傳舌。

杜蘭蒂在當年8月的文章裏說,雖然條件很艱苦,但是烏克蘭沒有鬧飢荒。在談到斯大林政策時,他說,「不打碎雞蛋,就無法做蛋餅。」

康奎斯特的書一齣版,瓊斯和杜蘭蒂到底誰對誰錯,便不爭自明。

不要忘了在冷戰時期,雖然一些共產黨感到失望,抱怨上帝已去,但是對堅定的共產黨員來說,既是事實擺在他們面前。他們的信念也不會動搖。

1956年赫魯曉夫開始清算斯大林時,我祖父患了病,斯大林的著作也被挪到了電視後邊。

他在蘇聯解體時去世。那時他年老體衰,無法意識到他的上帝已去。他從來沒有讀過康奎斯特的書 – 即使讀了, 他也會認為那是令人作嘔的冷戰宣傳。

據說墨西哥作家奧克塔維奧·帕斯(Octavio Paz)對康奎斯特著作的評價是,它們給斯大林主義「蓋棺論定」, 結束了那場辯論。事實並非如此。現在仍然有人懷念斯大林, 就是俄國大概也不例外。

但是康奎斯特的書的確使那些希望尋求真相的人大開眼界。

我知道那種滋味。 我記得。

(編譯:華英/責編:晧宇)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陈先生的抢救室|膜蛤文化流行背后的社会学意味

【河蟹档案】70后的痛:你硬时政策比你硬,政策软时你还软

Long live shadows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