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传基:为什么对希特勒法西斯的阅兵式恋恋不捨

周传基:为什么对希特勒法西斯的阅兵式恋恋不捨

全世界只有希特勒法西斯的阅兵式使用这种正步走,全世界都称它为鹅步GOOSE STEP

我记得,1937年上半年,在上海高昌庙的私立岭南中学念小学五年级的时候,我和我的小老同学陈宗坚看到一个画报封面上的一个正在迈鹅步的徳国兵的特写。我们两人盛赞那个踢成正九十度的腿(不知现在的党卫军是不是还这样称呼)我们还批评小李生,我们的童子军教练教我们踢的不够九十度。人家踢得多漂亮。这是一件事。当时我们知道的并不多,我们最热衷的就是那德式钢盔和鹅步。

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我在北京电影学院任教的时候,有一个学期,德国慕尼黑电影电视学校来了两位教授讲纪录电影史(作为两校的交换学者)有一次和他们一起吃午饭时,我跟他们说,我跟你们讲一件你们大概无论如何不会相信的。我跟他们说,我会唱你们德国的老国歌。他们不信。于是我一个音符不差地唱了一遍。他们非常意外,问我什么时候学的,为什么要学。我告诉他们,这是我在小学五年级时上音乐课时老师教的。有一位教授说,中国对我们来说,是远东。我怎么也想像不到在离德国这么远的地方的小学生会唱法西斯的国歌。

后来,作为交换学者,我和倪震去了慕尼黑电影电视学校讲课,闲暇时,又谈起这个话题。我就问他们,你们军队的稍息口令做什么动作,是不是出左腿。他们说,是的,我又问,你们向后转的口令下了是不是用三步向后转。他们说对的。我跟他们说,我们的步兵操典也是这样。我们的军便帽跟你们是一样的。手榴弹也是长把的。他们非常惊讶。我告诉他们,在三十年代,中国要求德国给中国训练一支现代化的军队。最标准的是88师和87师。有一位有名的德国将军退休后来中国作德国军事顾问团的团长。在淞沪战役时,他们还在。八路军是用同样的步兵操典训练的。连军便帽都是一样的。后来的都是多少走了样的。

还有一件事。就是在缅甸,我们不是跟美军联合作战吗。他们的稍息是背手,两腿分开,他们的向后转是两步。这还没有什么关系,各做各的。麻烦的是检阅。美军走过检阅台时,是大步走,而我们是踢腿。人家早就走得老远的了,我们还在台前踢腿呢。这时,我们最恨踢腿。我记得我们连里,三排的张佩垣踢得最标准。

能不能不用这个法西斯的鹅步呢。看见就反感。都七十年了,还恋恋不捨呢,这是干嘛的?而且还有所创造,有所发展。简直跟ROBOT一样了,大概要的就是这个。能把贪官遮掩过去。

可能是因为都是一党治国,都有党卫军,明文规定的,必须是党指挥枪。党卫军。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陈先生的抢救室|膜蛤文化流行背后的社会学意味

【河蟹档案】70后的痛:你硬时政策比你硬,政策软时你还软

Long live shadows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