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时代中国人多了一项爱好——点蜡烛

博谈网|互联网时代中国人多了一项爱好

r0_0_727_410_w1200_h678_fmax

互联网时代中国人多了一项爱好,就是在微信和微博上点蜡烛。地震了,点起两个蜡烛。火车撞了,点两个蜡烛。沉船了,咦没见过,点四个。化工厂爆炸了,我靠太吓人了,点八个吧。中国政府宣称多难兴邦,搞的卖蜡烛的都脱销了。然而点了这么多蜡烛,中国还是没有任何变化。

已经过去一天了,报道说相当于21吨TNT炸药的爆炸目前只死亡了五十多个人。其实是有可能的,毕竟这些爆炸物是国产的,质量不行。

李鸿章去俄国参加沙皇加冕,正遇霍登广场惨案,百姓死伤两千,财政大臣维特伯爵将数字如实报给了沙皇。李鸿章说你们这些大臣没有经验,我任直隶总督的时候,哪里瘟疫,哪里洪水,死了几万人,我都跟皇上说这里平安无事,皇上不苦恼,百姓也不恐慌闹事。这件事让维特伯爵明白,我们确实走在中国前头了。

一百多年过去了,都已经二十一世纪了,这个中国还是从来看不到一个真实的数据。走在中国后头的还剩几家?几十年里这么多灾难事件,可能只有监利沉船遇难人数是真实的,因为船上就装了那么多人。每到这个时候官方就会出来辟谣,大于官方数据的一律划为谣言。在一个信息完全不透明、话语权被完全控制、知情权被完全剥夺的国家,官方一定是最大的造谣者。

每次有大灾难发生,便有一大波感动者袭来,为救援者感动,为领导排兵布阵感动,为政府及时派遣部队感动,为生在这样一个珍惜百姓生命的大国感动。为第二天就要结婚今天却遇难了的人感动,为知道了家里父亲已逝却坚持上战场的人感动,为那些被毫无常识的领导派进火海里做炮灰的逆行者感动。

在中国官方娴熟的灾难处理流程里,感动是把丧事变成喜事的第一步。第二步封锁消息,对外界报数据时向李鸿章学习。第三步领导安抚,遇难者家属情绪稳定,第四步用千百死者换一个英雄,把灵堂粉饰成表彰大会。第五步整治中国最神秘的部门——有关部门,处罚中国最神秘的领导——有关领导。第六步,头七全民默哀。第七步,遗忘。第八步到第十四步,再来一遍。

写到这里耳边回响起了小公举的歌声,祸祸祸祸祸祸祸祸,祸变喜的套路招式灵活。

看到塘沽的一个医生透露的消息,消防官兵已经牺牲了很多个中队。我只有愤怒没有感动,在一个不能愤怒的国家,感动毫无意义。感动只能成为政府转移责任、丧事变喜事的洗脑工具,近年来无数次灾难他们每一次都是这么做的。在这种巨大的惨痛的人祸面前还能感动流泪的我只能怀疑你尿道堵了。这件事情没有最美的逆行者,他们是最可怜的逆行者。这件事情只有一帮最傻逼的逆行者,开民意的倒车,反常识的长官意志,想踩着无数年轻官兵的尸体去擦干自己屎迹斑斑的屁股。

等到事情结束了,领导最多记个处分,或者罢官,或者开除党籍来污染纯净的百姓群体,但那些年轻鲜活的生命,永远回不来了。克拉玛依的大火让领导先走,天津塘沽的大火让消防员先上,这两件相隔二十年的事情可有一点区别?被漠视的无足轻重的生命,被践踏的一文不值的生命,被冰冷的体制推进阴曹地府,而这些可怜的生命和不值得的牺牲居然成为千百万国人感动的原因,竟然还说他们帅,酷,美。在这个每逢灾难就智商为零的国家,21吨TNT也炸不掉傲慢无耻的长官意志,也炸不醒只会祈福只会感动的国人。

如果你真的为逆行的消防员感动,你最应该做的事就是去骂死那些让他们去送死的领导,和豢养着领导的这个制度。如果这个时候你还在为他们开脱,你只能是傻逼,是畜牲,是奴才,除此以外我找不到别的词。

突然想起鲁迅先生说的:做奴隶虽然不幸,但知道挣扎,总有挣脱的机会。而如果从奴隶生活里寻找出美来,赞叹、陶醉,那就是万劫不复的奴才了。中国的每一次天灾人祸都能涌现出这么一批万劫不复者。

塘沽的化工厂为什么会炸,因为前面已经炸过好多次了,没人关心而已。著名的海恩法则说,每一起严重事故的背后,必然有29次轻微事故和300起未遂先兆以及1000起事故隐患。海恩法则强调的是两件事情,一是大事故的发生是小事故不断累计的结果。二是再顶尖的技术,再完美的规章,也无法取代人自身的素质和责任心。

但是一向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国人从来不相信我天朝盛世正在发生着这些不和谐的事。光一个PX,大连、青岛、宁波、茂名、什邡、昆明、漳州、成都多次万人游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和举着盾牌的特警、满天飞的催泪瓦斯斗争,只为了保卫自己的家园不受到侵害。这些事件我们又关注过几个?更别提什么乌坎、陈光诚、余杰、徐纯合了,我敢说大多数人连这些名字是干嘛的都不知道。因为他们与我们无关,他们在为我们争取的那些生而为人的权利与我们无关,他们离我们很远,他们没有我们的美食、衣服、旅行重要,他们没有扒奶茶妹妹感情史重要,没有围观张馨予范冰冰撕逼重要。

动车在温州撞了,离你很远,你点两支蜡烛,第二天继续秀包包秀宝宝秀抱抱的生活;船在荆州沉了,离你很远,你点两支蜡烛,第二天继续沉浸在奔跑吧兄弟的傻笑中;仓库在天津爆炸了,离你很远,你点两支蜡烛,第二天继续刷着火锅牛排和筷子夹起放在嘴边的照片。某天,你的身边也会发生这么一件事情,那时你为自己点蜡烛的机会都没有了。

庆父不死,鲁难未已。一个不知道去寻找人祸根源只知道点蜡烛祈福感动的国家,你们的蜡烛会一直点下去,因为人祸永远不会停。你从不关心公共事件,化工厂炸成世界头条了你点两根蜡烛祈福一下,然后继续快乐大本营开心消消乐,下次上世界头条的可能就是你们。这次你不问为什么,下次可能你再也没机会问为什么。

但我知道你们不会关心这些。我昨天聊天时碰到几个反对者,我说以后这种事别再祈福了,他们恼羞成怒,反驳我说,问责没错,但这是高层政治,普通百姓也管不了,我去管有用?你们这些人凭什么剥夺别人感动的权利?为了显示你的理智,你的逼格?这种时候感动有错?祈福有错?我感动就算是错误的也是正能量,你愤怒就算是正确的也是负能量。

确实,你们没错,你们祈福没错,感动也没错,你们是正能量。你们可以放心了,不会停止的人祸会给你们充足的机会去祈福感动,下一次汶川,下一次甬温,下一次监利,下一次塘沽。等到三十年后三峡大坝堆积的泥沙迫使长江大改道的时候,我想看看那时的你们再为谁祈福,为谁感动。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请点击这里,使用SYNC分享软件穿墙阅读数字时代。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陈先生的抢救室|膜蛤文化流行背后的社会学意味

【河蟹档案】70后的痛:你硬时政策比你硬,政策软时你还软

Long live shadows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