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乎:怎样看待朝鲜的世袭制?

知乎:怎样看待朝鲜的世袭制?

朝鲜世袭制的根源显然不在马克思主义,也不在共产党体制:马恩列斯都没有说要搞世袭制,中苏这些主流社会主义国家也不搞世袭制,相反,某位共产党国家的领导人在讲话中明确表态:要按照基本法,按照选举法。

事实上,金日成家族投身革命,闹的根本不是社会主义革命。他们家闹革命从金日成的父亲金亨稷就开始闹了,从1910年就开始了。那时候显然还不懂什么马列主义,还没有什么共产党,而应当是和刺杀伊藤博文的朝鲜志士安重根一样,是忠于李家王朝的,闹的是反日复韩的民族主义革命。而朝鲜民族主义革命的核心圈,都是以往的朝鲜统治精英,即“两班贵族”,由于日本吞并朝鲜,迫使朝鲜国王退位,并废除了朝鲜的四阶级制,即朝鲜式的种姓制度。于是,讲情怀,亡国之恨不能不雪,讲实利,砸锅之仇不能不报,贵族就成了反日中坚。

金日成的父亲16岁就开始混这个圈子,而且干的是重要的组织工作而不是当人肉炸弹,并且在革命之余是靠教书为生养活小日成,这说明,金日成的家庭出身要么并非如公开宣传所说,出身于贫农家庭,要么就是其父从小由于因缘际会得到了某位贵族老爷的垂青。毕竟在旧朝鲜,无论是读书还是科举,几乎就是两班贵族的特权,贫农的儿子怎么读得了书?怎么去和贵族的后人谈笑风生?

以上表明,从家族传承上,金日成家族是以重建朝鲜式的阶级社会为己任的。而投靠苏联无非是实现目的的一个手段。本着凡是反日的,都是达瓦里希的原则,早在沙俄时期,俄国人就明里暗里的赞助这些朝鲜民族主义分子,海参崴等俄国远东城市一直是这些革命者活动的重要据点。俄国改朝换代后,转投苏联是朝鲜民族主义者的不二选择,入个党之类的不过是权宜之计,无非是想利用苏联人的力量实现复国伟业。

实际上,即使是身在共党,金日成的心还是向着朝鲜王朝的。北朝鲜建国后,金日成担任的官衔是“朝鲜内阁首相”。而首相这一称呼自然是君主制国家专用的,被金日成虚置是谁,我们不得而知,也不知道指的是否是继承朝鲜末代国王李拓王位的王太子李垠(1970年去世)。一直到1972年底,才通过修改宪法,改任主席,并废除首相,改设总理,颇有一种继位称帝之感。

====================================

当然,上述只是猜测。不过朝鲜现在的体制确实在很大程度上复制了李朝旧制。

上文已述,支撑李朝的根基是以“两班”贵族领头的种姓式的阶级制度,即将朝鲜民众分为四个阶级:第一等,是两班贵族;第二等,是两班贵族的庶子,称为“中人”;第三等,是普通老百姓,称为“常民”;第四等,则是贱民,称“白丁”。

所谓的“两班”,就是文武两班,上朝时百官按东文西武(还记得护城河畔的东崇文西宣武吗?)站成两排,所以被称为“两班”。在高丽朝时,这还仅是官职概念,到了李朝,被固化为一个特定的世袭化的贵族阶级:朝鲜在移植中国科举制度时,做了改编,分为正统、武、杂三科,高级官员只能由正统科举产生,正统科举又只能由两班贵族嫡出子弟参加,于是在政治上就形成了“云世袭”的两班贵族统治。同时,地方上的土地也大半属于两班贵族所有,形成“在地两班”,控制着朝鲜经济。这个阶级异常稳定,根据日治时期日本的朝鲜总督府统计,1685个两班家族中,12.3% 在500 年以上,38.3% 在500-300年之间,20.8%在300-100 年之间,只有1.4%不到100 年历史,27.2%不明。

金日成开立新朝,自然不可能沿用原来两班老人,但在打倒两班的同时,又新建了两班。请看下面两张图:

f4e22e124faa08056526462f52991742_b

这是金正日出殡时候的画面,一文一武,两班分列两侧,其中,站在文班序列的金正恩、张成泽均有军衔,但这时候也以常服出现。

7ea693d153c17ff6c0d4d6388d85f587_b

这是劳动党开会,也是一文一武,分列两边。

当然,文武两分只是两班贵族体制的表象,要看是否真是重建了两班,要看是否仍存在着阶级分野。

据日本方面的一些报道,这种等级制社会在朝鲜是存在的。全国共分为3大阶层,51种成分

维基百科相关链接如下:出身成分

1. 核心阶层 13个分类 日本投降前的劳动者、小作贫农、世袭佃农、集体农场农民、解放后受高等教育知识分子、解放后党事务员、朝鲜劳动党员、革命遗家族(抗日战争牺牲者遗族)、爱国烈士遗族(朝鲜战争牺牲者遗族)、被杀者遗族(朝鲜战争中被韩国军队虐杀的朝军家属)、战死者遗族、后方家族(朝鲜人民军现役军官的家族)、荣誉军人(朝鲜战争负伤兵)。

2.动摇阶层 27个分类 解放前小中商人、知识阶层劳动人、手工业者、替工、店员、富农、小中自耕农、中小规模承包商、民族资本家、朝鲜劳动党停职开除者、满刑期政治犯、经济犯罪者、囚犯家人、死囚家属、迷信崇拜者、儒生、天道教青友党员、无党派层、中日回国侨民(朝鲜劳动党员除外)、外国回流学生。

3.敌对阶层 – 11个分类 日本官厅反动官僚、产业国有化后的资本家、土地改革时有五亩以上土地持有人、亲日亲美分子、富农地主、原朝鲜社会民主党员、1945年后越北者、佛教徒,基督徒、哲学家、反党反革命宗派分子(即是党内反对派)。

差不多核心阶层对应了过去的两班贵族和中人两个等级;动摇阶层对应了常民等级;敌对阶层对应了白丁等级。

同时,据韩国媒体的报道,进入朝鲜高等学府,例如金日成综合大学的入学资格,只分配给核心阶层成员。这样一来,核心阶层就在事实上又垄断了进入高级干部行列的机会。

以下是金日成综合大学叛逃到韩国的校友介绍的相关情况:

作为朝鲜最好的大学,入学也非常难。优秀的高中成绩是基本。每个学校和地区都有配额,校长、市和郡人民委员会的推荐也是必须的。这样选拔上来的学生聚在一起考试,在这里即使落榜,也会有填报其他大学的机会。 

而且,不管学习多么优秀,如果出身不好也无法入学。金同门会长说明道“朝鲜居民大致分为敌对阶层、动摇阶层和核心阶层,金日成综合大学只有核心阶层的子女才有资格入学”。根据统一部说明,朝鲜劳动党主要干部大约有40%毕业于该大学。 

你看,连旧朝鲜的成均馆都重新出现了。

当然,由于朝鲜的特殊性,暂时难以找到更多资料予以佐证,同时,日韩媒体提供的报道也无法完全采信。不过,其他一些朝鲜传统政治文化的要素是在表面上的,例如金正日为金日成守孝三年,这在现代政治中完全不可理解,而在传统政治文化中是理所当然。再比如说把金日成生日定为太阳节,把金正日生日定为光明星节,我们生活在推翻帝制上百年的国家里很难理解,其实也是君主政治的日常,即使是西方一些君主立宪国家,也有类似节日,例如英国有国王寿辰日,荷兰有女王节,都是普天同庆的假日。

至于题目提到的世袭制,那就再明显了: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啊,没有什么不对的啊,领导人的位置不传给亲儿子,那传给谁呢?

你看,这其实是正常人的正常观点。我们认为世袭制不正常,是因为我们在一百多年前革命了,推翻了帝制,并且从小学开始,就在政治课上被灌输,把君主制认为是大逆不道的东西:你看,晋惠帝这样的逗比只因为出身就能当皇帝;宣统帝这样的娃娃只因为出身就能当皇帝,诸如种种。

所以也不难理解为什么朝鲜式的统治,看起来摇摇欲坠,但就是不坠:在思想上,有近千年朝鲜传统政治文化(当然是从中国传过去的)的底蕴;在组织上,有一个强大的贵族集团维护等级制度;在经济上,这个核心阶层又控制了几乎所有资源。

这样一种体制,如果没有外力介入,他自己是不会倒的,和东欧各国强行移植一种和本国传统政治文化相异的政治制度有着本质区别。所以你们还是别指望出现公众集会上一人呼喊:“打倒金正恩”然后迅速推翻金家王朝的罗马尼亚式局面了。

然而能有什么外力呢?所谓六方会谈,出去朝鲜还剩五国,美国鞭长莫及;俄国纯打酱油;日本实为傀儡;中国就更不希望朝鲜倒台了。至于韩国,哪天金正恩一时兴起,说:“你们还是另请高明吧”,最着急的就是韩国。想想东西德差距并不太大,尚且至今仍未整合,朝鲜这口锅韩国人是真心背不动。

所以说,搞政治宣传或煽动的,借着朝鲜世袭这回事,指朝骂中以达到自己的政治目的,说说也就算了,真要严肃分析,把朝鲜当做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而不是当做一个传统的朝鲜式儒教国家去看待,那就真进沟里了。

PS:其实两班贵族在三八线的对面也已他们的方式在统治着国家。历任韩国领导人中,除卢武铉、李明博外,几乎全是两班贵族出身。 

谢邀。 这个问题有点烫手,无法全面回答,选取一个角度说一下。

冷战铁幕拉开后,社会主义阵营(为省事,也为了避讳敏感字符审查,后叫做“社团”)和资本主义阵营(后简称资方)卯了半个世纪,事后仔细检查下社团暴露出来的bug有哪些?且不说根本问题,最直接易见的一个政治漏洞就是最高权力的交接问题。

社团向来以‘稳’著称,社会组织结构铁板一块,虽然显得太刚了些,但是凭借其严密的组织动员力,其资源集中和调度足以和资方拼得有来有回,就算弱势也可不弱气势。但是…

但是回想社团往事,最露破绽的命门所在却是最高权力的交接。冷战时期社团大佬的每一次交接无不风雨交加,令社团内部着实混乱一阵。国家内部交接时产生的裂痕一般难以修复,只能另起炉灶,接上几轮清洗是免不了的。对外社团内部更麻烦,因为社团内部之间不象资方是比较单纯的国与国外交关系,还夹杂着党组织这条线上的上下级关系和国家领袖之间的威望排资论辈,所以社团大佬的权力往往还伴随着社团兄弟的座位排队和地位升降。 大国觉得维持现状为宜:党组织这条线上关系还是不变嘛,国力也摆在那儿嘛,还是一切按老规矩办!而小国之前被兄弟党大哥指手画脚那么多年早憋了一肚子怨气,大国新领袖上台为了镇场子往往也需要小弟的支持表态,小弟早就想借此讨价还价一把,于是可以拿领袖辈分做文章。比如斯大林一挂,原来的左右护法铁坨王和东毛王就趁此向小主赫秃要价,最后谈崩交恶,三者之间互不对眼。以后的社团兄弟干架无不有此种因素,虽不能说是根本原因,但是每次权力交接却成为兄弟交恶的契机。为何?

如果单说朝鲜上面其实扯远了,说回为何:因为社团的最高权力交接始终在合法性的继承上没得到制度性的解决,实在是一大政治体制的致命漏洞。

相比之下资方这一点却成为他们最引以为豪的政治大招之一。他们一大杀手锏:民主。虽然其内涵外延远不止最高权力的交接,但是最高领导人的交接制度却也是资方最亮眼最津津乐道的招牌菜。选举!选票!阵前叫板嘲讽两个关键词社团就心惊肉跳。
按理说,社团把这套制度依葫芦画瓢咋看起来也没什么嘛,公有制继续公有制,人民专政继续专政嘛,公有制和人民至上的旗号下这样弄更理所当然和水到渠成呀?更能去对方口实、平内部纷扰。这可比硬着头皮费了劲去论证对方这套的“虚伪性”简单有效多了?
但是,又来了但是:臣妾做不到啊!公有制和计划经济作为一个绝对的权力中心化组织体系,社团制度对权力集中的要求大大大于对权力均衡的兴趣。舍去了产权这一社会资源的清晰边界划分,决定了资源调度权必须一元化,而来这一套你去真选必然要一定程度的多元化才行,这个一定程度也是社团无法接受和掌控的,来这一套就会乱套成了社团的共识。(具体这里不展开了,哈耶克等一帮资方反动理论权威呕心沥血一辈子干的都是这调调),总而言之,言而总之一句话:这样搞不行,行不通,伤筋动骨的干活。
这样追求稳定的社团兄弟们只能每次各家里换届更新时忍受隔裂的阵痛了,对内难免损元气,对外还容易伤和气。但是只有阵痛这么简单吗?很遗憾除了割裂的阵痛和分裂的风险,还有一个慢性绝症——最高权威递减综合症。
没错,社团国家大当家换一次人大当家的威望和控制力就弱化一次,这和资方一比长远看就发虚了。人家资方当家换人,威望只随个人魅力和能力稍作暂时波动,而且还每四五年有机会修正下,而且当家做得再烂,当家这个职位这把椅子的威望和权力其实是无比稳定的。…
但社团就不同了,大当家的权力和控制力和个人声望是直接相关的,人们对大当家个人能力和魅力的拥护大大超过对最高职位的职权认同,而这把椅子给自己的声望其实是有限和缺乏稳定性的,(更何况这种体制下的最高执政者在权力毒药下一般到死都不放手)……
因为最高权力的继承合法性始终是个大问题,社团政治架构上并没有得到很好的解决。合法性就是底气!人家资方大当家的底气来自哪里?选票!哥是你们选出来的合同工,社会契约懂不?所以他基本不担心任内被打倒,根本不必担心被篡位,毕竟在野党也好下属也罢,有心思去篡位还不如经营几年后的选举来得划算。理论上的可能性就交给美剧的编剧去捣鼓吧!
但是这些问题在社团可不是理论上的可能性,而时时刻刻是实实在在的现实风险。自己的合法性来自哪里?他只能时时如履薄冰地证明自己继承了前任的衣钵(金三连动作表情甚至发型都刻意向金大靠拢),而自己要成为最得体的继承人又不得不面对这样的夹缝:一方面高举前任、前前任的伟大旗帜,自己还得把握分寸不能伟大过他们,不能牛过他们;另一方面,证明自己如同前任一样是人民的必然选择,所以伟光正的光环是不能丢的,自己不能也不可能犯错误!有时新扛把子刚冒头对内对外还要折腾几手立威树信,这个尺度把握要收放自如也非易事啊…想金家上来就得对韩美军事上下下黑手,现在发展到据说还得送内部粉丝团礼物和好处笼络了,金三胖觉得一次性消费品房子家具汽车不划算,现在都改修游乐场了…是不是这么夸张另说,倒也说明要在上面这几个鸡蛋上跳舞来巩固继承合法性真是要有技术含量啊!
然而你再有技术含量也不得不面对这两大问题:理论上最高权威的逐代弱化,现实中内部凝聚力的逐代分化和基层威望的逐代淡化,而社团里威望就是控制力。长远看,真是没底啊!这头把交椅坐起来一代难过一代,还被人说成一代不如一代。能有个三四代的交接以后控制力就会弱化到组织需要结构性调整的地步,扛把子应付不来就得出大乱子…
所以我坚持认为古巴和朝鲜之所以能不太变换姿势也能坚持得这么久主要原因就是因为:他们第一代扛把子坚挺得真久!尊称一声伟哥实不为过,当然这也和他们年纪轻轻就上位直接相关。
看来,社团的最高权力交接不成熟得令人发指,不说和资方比完全没底,比古代君权神授都优越性只能在道德上找,制度优越性都说不上多少,稳定性还不如神授呢,后者好歹在古代是解决最高继承权合法性问题的简单有效办法。
金字塔式的权力层级结构,每一层权力的合法性都来自上层的赋予,但最上层的塔尖怎么办,神授论通过金字塔上再设定一个“最高意志”使得合法性有了说头,但奈何社团出山时就号称是无神论,这个最高意志是又是抽象的来自底层的“人民”意志,那落实到制度上要有一整套自圆其说行之有效的最高权力交接制度就真是难办,至少社团实践中的制度建设方面没找到实质性办法。
那怎么办?按资方的补丁就会系统崩溃,很多兄弟干脆重装系统了。咱家打的补丁是隔代指定和长老推选,隔代指定只能是历史转折时期的特例,对指定者的威望标准过高,无法复制,下一代能不能指定下一代都是问题。八王议政式贵族民主倒是看起来能想到的最好办法,但是也只是权宜之计,最高权威的弱化和内部分裂风险只是在中下层有所降低,在上层反而留下的不确定因素实际上是增加了。
那像朝鲜这样干脆做绝,回头路上找神兽,就说明了最高决策者的一个心态:权威逐代弱化,到下一代指定继承人还能不能镇住场子他自己心里也开始发虚了…咱不能当神就把血统神秘化神圣化,咱用回Dos系统,病毒少,系统稳,咱家也不求有多大贡献,只图一辈子有个平平安安…
看上去是饮鸩止渴但也是他看上去延年益寿的最好办法了,成熟的最高权力交接体系就那么两套,一个是邪路,一条是老路,看来看去还是老路最对眼啊,不为孙子铺点路,以后孙子就能当孙子都是福分,很可能连带自己老金家的祖坟都被刨了,这样操弄没准还能多混几代呢…都是社团人兄弟我就不装逼了,咱只能谈远大理想,不说长远规划!
虽说最高权力世袭和社团基本理论是相悖的,金二这样上位时,咱家还说过闲话,一篇人民报社论就让其缩头缩脑观察了好一阵…但朝鲜相比其他社团无疑是最为稳定的结构和控制,也只有他有条件这么弄。一来有东亚强大的集权世袭传统,二来一直处于南北军事紧张对峙状态,维持这种军事紧张度有利于社会控制力的发挥,三来朝鲜历史上一直受够了中国为主的大国压制,金家上台后就一直戒心重重,金二上台更觉得受够了中国的鸟气,主推主体思想,主体思想和特色道路最大的区别是他不但强调自己的特色,更无时无刻不突出自己的地位!咱家特色道路总体上还是低调的:真对不住,国情不同…不好意思,我还在曲折探索,容我再摸索摸索…朝鲜就不同了:老子就这样了!怎么着?跟你学那是事大主义,就算跟你学也是我原创!
有这种理论铺路,对内也说得通、通得过,古巴就不成,小卡接手也权威打六八折,不有所变通软化是镇不住场子的。
太晚了,手机打字电池都快耗光了,就先从原因角度上说这么一通吧。其实也能想到的只有这个角度能多说几句,至于其他的也没太多好说的,基本就是:不看好,等着好看。 

真是可怕,到了2015年,居然还有那么多给朝鲜洗地的人。当年网络初开,受惯了官方灌输的人们叛逆心大起,天天抨击讽刺朝鲜,今天还是这批人,在公知领衔占据主流的时候叛逆心又起了,开始捧朝鲜臭脚了。能不能有点自己的独立思想?正如乔治·奥威尔所说的,一切的关键就在于必须承认一加一等于二。

这个一加一等于二一般的铁的事实,即,朝鲜是世界上最恶劣的独裁专制国家之一。它与其他的君主专制有着显著不同。

请问,朝鲜的国名是什么?是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

请问,朝鲜的政体是什么?是劳动党领导下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

请问,朝鲜的国家元首是谁?是朝鲜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委员长金永南。

处处都是人民二字,可是实质大家都知道,朝鲜的国家跟人民根本没有丝毫关系,真是虚伪透顶、毫无廉耻。中国的橡皮图章人大好歹也多次在地方上驳回过议案和报告,并且是中央极为重要的制衡和审慎的力量,而朝鲜的支持票可以达到百分之百,投反对票第二天就到集中营报到。

更重要一点在这里。“普天之下,莫非王土”,这句话基本上奉行于所有君主专制制国家。既然国家属于国王,那么国王就要为自己的臣民负上最大的责任。如果子民肚子饿了,国王要负责,如果子民上不起学了,国王要负责……可朝鲜呢?金家并不是道义上的王室,于是人民肚子饿了,请找国家的主人“人民”负责,要么请找劳动党负责(党在朝鲜的地位比军队低多了),要么请找政府负责(政府地位比党更低),实在不行找最高权力机关人民代表大会负责吧,反正我金某是人民选出来的,您另请高明吧,我也不是谦虚。这种虚伪的世袭独裁,通过国家体制的伪饰,披着“人民”的外衣,占尽了一切好处,又推卸一切责任,这和传统的君主专制有着根本不同。

好,有人说世界上那么多独裁和世袭的国家,朝鲜是因为穷因为没石油才被人诟病。这说法简直不要脸。独裁和世袭本身就是一种阴暗的下流手段,而是手段都要为目标服务的,就像是一个人盗伐山林是为了快饿死的全家大小,那我们可以说他无奈如此,不必诛心;可一个人盗伐山林的同时,根本不顾家里快饿死的孩子,反而拿去吃喝嫖赌,这完全是罪上加罪。朝鲜的三任领导人掌握着绝对权力,他们就是朝鲜贫困和饥饿的最终源泉,这就像一加一等于二一般是显而易见的事实,可他们拥有了权力却推卸着责任,尤其是金正日,把国家搞得乌烟瘴气无法喘息,他们的邪恶更甚于独裁和世袭,以至于后者根本不是讨论的重点了。

平等二字已经是世界性的主流思想,非民主的世袭会造成绝对的名不正言不顺,在国内政治埋下一颗炸弹。国家往往要花费大量精力压制人民的质疑,并且会在开放和改革上举棋不定,偏向任人唯亲和保守稳定,这也是世袭的原罪。其实,金正恩若是愿意称帝,那是最好不过了。他只要称帝,朝鲜人民就是他自己的子民,再也不能披着“人民”的皮找借口推卸责任,这反而是大大的好事。如果他真正成为朝鲜帝国金三世,世袭和独裁就是承袭历史惯性的常态,就不用耗费如此多的国力维持虚伪的表象,反而可以稍微自信起来,开始搞开放。重点还是那句话,朝鲜的世袭在金家三世所做的蠢和恶前头根本不值一提,他们本应该为国家负起责任,可除了金日成做到一半以外,其余人显然没有。

日本、斯里兰卡、孟加拉国、印度、巴基斯坦、美国、智利等国的政治“世袭”,完全是代表和人民一票一票选上来的,政治世家出身的人本身更有丰富的政治经验,这是有利于人民的。而朝鲜是以血腥的方式完成代际交换,为什么要流血,就是因为有太多人反对,至少是幻想着有太多的人反对,并且反对者和支持者根本都没有提出自己意见的制度。孟加拉国、印度等国的领导人世袭是民主中的另一种情形,领导人通常是代表一个执政集团,自己是作为一个象征政策延续的符号出现的,这是精英执政的一种常态,所以“世袭”俯拾皆是。比如孟加拉国的卡莉达·齐亚是继承夫君的总理之位,谢赫·哈西娜是继承父亲穆吉布·拉赫曼总统,印度的拉吉夫·甘地,菲律宾的科拉松·阿基诺、阿基诺三世,泰国的英拉,斯里兰卡的西丽玛沃·班达拉奈克、库马拉通加夫人等基本都是这样的情形,人民投票是投给他们背后经验深厚的执政集团,而非本人。请问,这和朝鲜的流血世袭是一样的吗?

除传统君主专制国家外,和朝鲜金家相似的清洗型世袭有相似度的,其实也就叙利亚的巴沙尔·阿萨德、 多哥的福雷·纳辛贝、新加坡的李显龙、阿塞拜疆的阿利耶夫、古巴的劳尔·卡斯特罗等。叙利亚处于风雨飘摇,有目共睹;其余的国家(除新加坡)虽也有发展,可国家本身面临的问题太多,没几个好看的,且谁也没有朝鲜当年那样的好的地缘、教育基础、基础设施。新加坡这样的世袭实在是凤毛麟角,父子二人都起码是诚心为国家服务的,并依靠制度让子民富裕起来。所以咱比较一下吧,狭义的世袭国度之中,也就新加坡真正能走向富裕强盛,其他的嘛,都只能在君主的权欲之下,成为历史车轮碾压下的炮灰。

附:世界君主专制国家人均GDP表
文莱 48,333美元(2011)
阿曼 28,800美元(2012)
沙特阿拉伯 24,847美元(2013)
斯威士兰 3,118美元(2012),非洲中上

以下是二元立宪或君主有行政权的国家
摩纳哥 172,676美元(2014)
列支敦士登 162,337美元(2014)
卡塔尔 105,995美元(2013)
科威特 47,982美元(2012)
巴林 24,617美元(2013)
汤加 4,220美元(2011)
摩洛哥 3,240美元(2014)

你没钱没能耐还搞个什么世袭专制!人家君主世袭专制是花钱从人民手中购买合法性,朝鲜们是用镇压威逼出合法性。人家是顺我者昌,逆我者赞助你嫖娼;朝鲜是顺我者也不一定昌,逆我者最好下场就是做娼,喝喝。

朝鲜 783美元(2012),按国内购买力算的,实际低得惨不忍睹 韩国 28,739美元(2014),是世界上人均GDP超两万美元、人口超五千万的仅有的七个国家之一(美日英法德意韩)

我猜一下题主要问的,是不是说,为什么朝鲜的世袭制度能维持下来而且能维持的这么顺畅?

而我们对这种世袭政权的现状该如何看待?

我看已经有人从历史的角度和社会发展的角度阐述了这个问题。

那我开发一个新的视角,我们从政治学本身,来研究一下我拆分的这两个问题。

首先,第一点,为什么朝鲜的世袭制度能维持下来而且维持的顺畅?

既然是在讲独裁者,我们不妨从政治人的角度来解析一下

我们讲,在政治学中,从领导人的角度出发,政治人该怎么区分呢?分为三个维度,名义选择人、实际选择人、和致胜联盟。

我分别来阐述一下这三个概念的意思,

名义选择人,就是指有法定发言权的人。比如美国具有选举权的公民。

实际选择人,就是指真正选择领导人的集团,比如沙特的王室成员,或者英国支持多数党的议员。

致胜联盟,其实就是实际选择人的子集,就是真正决定领导人产生的集团。比如苏联后期的寡头们和沙特的王室成员们。

这个模式可以应用在世界上所有的国家或者组织之中。

而独裁政权和民主政权最大的区别就在于,致胜联盟的规模大小。

美国拥有世界上最大的致胜联盟,就是说,有足够数量的普通的选民可以参与到选举领导人这种事情中来的。

而基于这三个维度,我们讲,所谓的民主制就是说拥有数量庞大的致胜联盟。而独裁制则相反。

回到这个题目,为什么朝鲜的独裁制是成功的?我们姑且先不谈地缘政治的原因,从其内部讲,就是因为金家父子有一个极小而稳固的致胜联盟,而且他们通过独特的政治社会化方式,让他们的名义选择人集团相信这种选择是科学合理正确的。因此金家父子只要维护好他们的致胜联盟就可以了。而且他们只需要做两件事情,维护致胜联盟,缩小致胜联盟。

从金大胖开始,到三胖,他们最喜欢的事情莫过于搞政治内斗和清洗。为什么呢?就是在一步步缩小这个致胜联盟的规模,当这个联盟足够小而且决定谁有权进入这个联盟的权利掌握在领导人手中时,就会构成一个稳固的独裁制,比如我们的封建集权。

需要明确的是,皇帝永远不是一个人在治理国家,在我们封建集权制度下,是士大夫集团,就是封建集权制度下的致胜联盟,而朝鲜也是,看起来仿佛是大胖二胖三胖在集权独裁统治,其实他的内部有大概几百个这样的胖子,他们手中掌握了这个国家的权利,而且不断的向民众进行独特政治社会化使其认同这种统治方式。所以大二三胖并不是独裁皇帝,而是那个联盟的代表罢了。再加上独特的地缘政治,造就了朝鲜的这种现状。

这是从政治学角度来分析朝鲜的独裁制现状。

那么第二个问题,该如何看待这种独裁制呢?

我觉得应该分两个层面来认识

第一是庆幸,首先庆幸在我们当时那个个人崇拜盛行,人能变神的时代,幸亏大公子战死沙场,二公子身体不好,否则我很难想象在中国这个封建惯性这么大的国家不会产生父传子。 其次庆幸我们人多,再怎么缩小致胜联盟的规模,让几百人统治上亿人是极其不现实的。

第二是借鉴,我认为朝鲜这个极端的反例给我们敲响了个警钟,现在我们发展经济的大方向是没错的,但是我们不应该麻木,我们应该清楚的知道自己的公民权利,而且应该合法的要求自己的公民权利,只有这样,我们才能让我们的致胜联盟越来越大。

以上~
——————————————————————————————————————————————–
感谢冷哲大师推荐的书目 《the dictators handbook》,以上观点以此书为基础。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陈先生的抢救室|膜蛤文化流行背后的社会学意味

【河蟹档案】70后的痛:你硬时政策比你硬,政策软时你还软

Long live shadows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