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人的突破!天津大爆炸的媒体大战

新闻人的突破!天津大爆炸的媒体大战

        这是4年多来,针对社会公共事件最大规模的媒体行动。灾难还在延续,抗争也在继续。

       天津8.12大爆炸之后,中宣部照例发布了媒体禁令,并且是一天连续两道禁令,比如,禁止网络进行全程直播,对自采内容进行限制,要求只转发新华社等官媒的报道,等等。

       按常规,这样的禁令,似乎就能封杀住媒体。但是,他们的封杀失败了。至少在初期。因为即便是官媒记者,也出现了少有的愤怒。而被转载的愤怒,基本上可以传递一个信号,那么,我们也是可以愤怒的,自媒体一拥而上,网络删帖者再来个删帖时间差,于是,信息就长上了翅膀,在数亿人的协力下,迅速突破了封锁。

       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        网络时代最大的价值在于,新闻从业人员有了除供职媒体之外的第二个报道渠道。如新京报,南都等传统媒体,当供职的报纸被严格限制的时候,他们自己的社交圈,就成了突破封锁的第一个桥头堡。一个200人的媒体人群,大约可以在5分钟之内将公共事件的传播,变成20000+,如果是重大事件,10分钟内突破100万也是稀松平常的事情。

        可以肯定的是,尽管南方系已经被中宣部杀死了,但作为中国新闻专业主义群体的黄埔军校,在过去的10多年,他们至少为中国的传媒界输送了上千名具有专业素养的职业记者。哪怕其中很多的记者已经洗手上岸,转行网络,甚至投身商海,但一旦面临重大事件的时候,真正突破当局新闻封锁的,依然是南方系的老人和他们的弟子们。如南都,新京报,腾讯,网易,那些90后的年轻记者,在曾经是南方系骨干的记者们的指挥下,一次又一次地进行尝试。

       他们的报道都带有清晰的各自媒体的标签。

       如新京报的潜入禁区现场报道,后期的3D呈现,基本可以算一个快字致胜。

       网易、腾讯,新浪、搜狐的图文整合直播和现场直击、互联网的空间无限=报道无限。

       财新、财经一再使用的资料检索,案头功夫,虽文本难看,但清晰地为别的媒体提供了更多而范围精确的调查方向。

       南都、南周的深度报道和他们一向具有的文本优势,准而狠。如南周的消防员采访中的水浇化工品,南方人物对编外消防员的精准白描,寥寥数笔,幽默的党国逻辑跃然纸上。

       媒体人骨子里有一种好胜的心理。在同题PK中获胜,是自我成就感的最大体现。这种心理上的成就感,在某种程度上,是突破萱萱禁令最好的润滑剂。

       比如,几大网站的传统媒体、新媒体之间的PK,90后年轻记者们对早已功成名就的大牌老记者的挑战等等,这种基于竞争而产生的动力,客观上对传播都起到了很好的作用。

       此外,相对于网络上漫天飞的谣言,这些具有一定专业化背景的媒体在信息的准确性上具有无可比拟的优势,尽管他们也常因此受限。

       在这种大背景下,中宣部的各种管控和试图虚构感动引领舆论的企图,完全破产。当局煮的那锅灾难心灵鸡汤——所谓的最美逆行,也因此成了笑谈。

       此次新闻大战,让4年来陷入低谷的中国新闻界,出现了一抹亮色。很多90后记者表现出来的专业能力,让人惊喜。中国从来不缺有极高天赋的记者,但很少出现能坚持10年以上不被酱缸社会改变的职业记者。

       需要注意的是,这次天津大爆炸新闻大战,并不代表新闻环境的好转。背后仅仅是因为,作为直接的责任主体方的交通部,并不具有对媒体进行全面封杀的能力。而有这个能力的天津市,对背黑锅极度不满的变相呈现而已。

       另一个原因是灾难实在太大,有人曾经说过,任何社会问题,其实都是一个成本计算的问题。民众对化工爆炸的愤怒和恐惧,已经超过了对手铐的恐惧。

        这是4年多来,针对社会公共事件最大规模的媒体行动。灾难还在延续,抗争也在继续。

       天津8.12大爆炸之后,中宣部照例发布了媒体禁令,并且是一天连续两道禁令,比如,禁止网络进行全程直播,对自采内容进行限制,要求只转发新华社等官媒的报道,等等。

       按常规,这样的禁令,似乎就能封杀住媒体。但是,他们的封杀失败了。至少在初期。因为即便是官媒记者,也出现了少有的愤怒。而被转载的愤怒,基本上可以传递一个信号,那么,我们也是可以愤怒的,自媒体一拥而上,网络删帖者再来个删帖时间差,于是,信息就长上了翅膀,在数亿人的协力下,迅速突破了封锁。

       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        网络时代最大的价值在于,新闻从业人员有了除供职媒体之外的第二个报道渠道。如新京报,南都等传统媒体,当供职的报纸被严格限制的时候,他们自己的社交圈,就成了突破封锁的第一个桥头堡。一个200人的媒体人群,大约可以在5分钟之内将公共事件的传播,变成20000+,如果是重大事件,10分钟内突破100万也是稀松平常的事情。

        可以肯定的是,尽管南方系已经被中宣部杀死了,但作为中国新闻专业主义群体的黄埔军校,在过去的10多年,他们至少为中国的传媒界输送了上千名具有专业素养的职业记者。哪怕其中很多的记者已经洗手上岸,转行网络,甚至投身商海,但一旦面临重大事件的时候,真正突破当局新闻封锁的,依然是南方系的老人和他们的弟子们。如南都,新京报,腾讯,网易,那些90后的年轻记者,在曾经是南方系骨干的记者们的指挥下,一次又一次地进行尝试。

       他们的报道都带有清晰的各自媒体的标签。

       如新京报的潜入禁区现场报道,后期的3D呈现,基本可以算一个快字致胜。

       网易、腾讯,新浪、搜狐的图文整合直播和现场直击、互联网的空间无限=报道无限。

       财新、财经一再使用的资料检索,案头功夫,虽文本难看,但清晰地为别的媒体提供了更多而范围精确的调查方向。

       南都、南周的深度报道和他们一向具有的文本优势,准而狠。如南周的消防员采访中的水浇化工品,南方人物对编外消防员的精准白描,寥寥数笔,幽默的党国逻辑跃然纸上。

       媒体人骨子里有一种好胜的心理。在同题PK中获胜,是自我成就感的最大体现。这种心理上的成就感,在某种程度上,是突破萱萱禁令最好的润滑剂。

       比如,几大网站的传统媒体、新媒体之间的PK,90后年轻记者们对早已功成名就的大牌老记者的挑战等等,这种基于竞争而产生的动力,客观上对传播都起到了很好的作用。

       此外,相对于网络上漫天飞的谣言,这些具有一定专业化背景的媒体在信息的准确性上具有无可比拟的优势,尽管他们也常因此受限。

       在这种大背景下,中宣部的各种管控和试图虚构感动引领舆论的企图,完全破产。当局煮的那锅灾难心灵鸡汤——所谓的最美逆行,也因此成了笑谈。

       此次新闻大战,让4年来陷入低谷的中国新闻界,出现了一抹亮色。很多90后记者表现出来的专业能力,让人惊喜。中国从来不缺有极高天赋的记者,但很少出现能坚持10年以上不被酱缸社会改变的职业记者。

       需要注意的是,这次天津大爆炸新闻大战,并不代表新闻环境的好转。背后仅仅是因为,作为直接的责任主体方的交通部,并不具有对媒体进行全面封杀的能力。而有这个能力的天津市,对背黑锅极度不满的变相呈现而已。

       另一个原因是灾难实在太大,有人曾经说过,任何社会问题,其实都是一个成本计算的问题。民众对化工爆炸的愤怒和恐惧,已经超过了对手铐的恐惧。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陈先生的抢救室|膜蛤文化流行背后的社会学意味

【河蟹档案】70后的痛:你硬时政策比你硬,政策软时你还软

Long live shadows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