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天朝官僚系统多么低效和无能——天津大爆炸随想

看看天朝官僚系统多么低效和无能——天津大爆炸随想

  上一篇博文刚发过《每周转载》,所以今天就不再发《每周转载》了(俺尽量避免连着发,免得有读者抱怨俺——写原创博文不积极)。
  今天这篇,继续抹黑党国——主要让大伙儿见识一下:天朝各级衙门是多么的低效和无能。然后在本文结尾,俺做一下简单的分析。

★竟然没有“救援总指挥”


  8月16日10时,召开了灾爆炸事故的“第6次新闻发布会”。此时距离事故发生,已经过去了80多个小时(超过3天)。
  那天的记者提问环节,财新网记者提了一个“看似平淡实则尖锐”的问题——此次爆炸事故救援总指挥是谁,如何组织指挥?
  负责回答记者提问的龚建生(天津党委宣传部副部长)竟然回答说:这个问题下来以后,我再尽快详细了解

  额滴神啊!作为“中共建政以来最严重的爆炸案”,救灾工作已经进行到第4天,各级衙门竟然没有定出一个“救灾总指挥”。难道说,这么多参与救灾的部门,都是在各自为战?
  龚建生的这个回答,立即在网上引起广泛的嘲讽和质疑。按理说朝廷方面应该以最快速度确定出“总指挥”的人选,以平息各方质疑。但实际上捏,一直拖到两天之后(8月18日)的“第8次新闻发布会”,大伙儿才知道谁是总指挥。
  当时的情形是:救灾工作分秒必争,网上舆论一片哗然。如此紧急的情况下,朝廷方面居然还要花两天时间才公布总指挥的人选。咱天朝官僚系统的效率也太低下了吧?
  面对这个姗姗来迟的“总指挥”,某网友讽刺道:头七小时确定的救援总指挥,负责指挥救援;等到“头七”才确定的总指挥,负责指挥烧纸钱。

★到底有没有“紧急疏散”?——朝廷喉舌被朝廷喉舌辟谣


  先来看如下报道,出自朝廷喉舌“人民网”:
天津港爆炸点三公里内人员被要求紧急疏散 @ 人民网》 (2015年08月15日 13:04)
8月15日上午11时许,天津塘沽爆炸现场附近武警消息,要求距离爆炸核心区范围三公里内人员全部撤离。环保、交警等现场多个部门工作人员证实撤离消息属实。截至发稿,通往核心区域的东海路已被武警封死,相关人员正在陆续撤离现场。
  再来看另一条消息,出自“中国新闻网”(同样是朝廷喉舌)
“天津港事故发生地方圆两公里范围内群众撤离”为不实消息 @ 中新网》 (2015年08月15日 20:05)
8月15日下午5时,天津市召开滨海爆炸事故第五场新闻发布会,天津市委宣传部副部长龚建生回应网上传播的“在天津港爆炸事故发生地方圆两公里范围内群众撤离”的消息时表示,经证实该情况为不实消息。
  列位看官,上述两条都来自朝廷喉舌的网站——同一天发布的新闻,自相矛盾啊。如此重大的事故,中央政府旗下新闻网站,报道却如此混乱。

★到底有没有“神经性毒气”?——朝廷喉舌被朝廷喉舌打脸


人民微博在 2015-08-19 11:52 发了一条博文,链接在“这里”,原文如下:
【现场测出神经性毒气 天津环保局回应】据焦点访谈报道,在生化侦检队伍对#天津港爆炸事故#核心区空气监测时,除氰化钠,还发现了神经性毒气。专家称,“一旦人吸入,可与神经细胞作用,使酶失活,导致呼吸心脏等骤停进而致人死亡。”天津市环保局应急专家组组长包景岭称将和军方联系,看有什么物质。
(俺顺便再贴出视频截图如下)
不见图 请翻墙
不见图 请翻墙
不见图 请翻墙
不见图 请翻墙
不见图 请翻墙
不见图 请翻墙

就在上述博文贴出来不久,新华网发布了下面这篇,堪称“针锋相对的打脸”。
专家:天津港爆炸核心区所谓“神经性毒气”之说属“重大误判” @ 新华网》 2015年08月19日 15:12:18
(以下是这篇报道的摘录,粗体是俺标注的)
军事医学科学院专家、联合国禁止化学武器组织专家丁日高认同王永安的观点:“只要具备专业常识,就知道这绝不可能。”
同在现场执行任务的总参谋部防化指挥学院专家王宁也持同样观点:“我们看到这则报道时都很吃惊。”
“一般的测量仪器出现误报很常见。”王永安说,从电视来看,现场使用的仪器并非行业中认定的可以准确确定检测结果的“金标准”仪器

军事医学科学院毒物药物研究所研究员聂志勇、全军中毒救治中心王汉斌主任医师同时介绍,到目前为止,专家组并没有听说有神经性毒剂中毒病例。王汉斌认为,危险化学品检测及判读应当依据科学程序来进行。“此次重大误判,源自于对仪器检测的结果没有进行常识性分析解读。”

王永安介绍,一般来说,对于这种容易发生误判的一般仪器检测出的结果,应当首先进行基于专业常识的分析判断,其次应与其他仪器检测出数据进行综合比对,如果仍有疑问,就应该用质谱等高级的“金标准”仪器进行确认,特别是神经性毒剂这种毒极性大、极易引发恐慌的化学品,尤其应该谨慎确认。

  你看,央视的“焦点访谈”被新华网狠狠打脸了——这也再次体现出朝廷宣传系统的混乱。
  真理部老是指责个别网民造谣,那么朝廷喉舌这种自相矛盾的报道(至少有一方是错的)——这算不算“官方造谣”捏?

★“新闻发布会”凸显朝廷宣传系统的低能


  《新京报》在8月17日发了一篇《6场发布会的已知与未知》,俺摘录其中的几个统计数字如下(粗体是俺标注的):
发布会时长来看,六场发布会最长时间约为一个小时,最短时间则仅有12分33秒。新京报记者梳理发现,发布会中给记者提问环节大部分在8分钟以下,最短不足5分钟,最长的提问环节在昨日10时,一共给出了20分钟。

由于官方在发布环节提供的信息不能满足媒体记者的疑问,发布会上官员多次遭到记者诘问,发布会场面一度非常尴尬。

新京报记者整理的数据显示,在六场发布会中,记者提问超过60个,其中过半问题未能当场得到答案。第三场发布会中,记者共提8个问题,有5个问题被官员直接回答“不知道”,“下一场给答案”;第四场中,记者9个问题中,4个被回复称“不了解”或“没办法给答复”,1个问题被回复“下一场给答复”。

第一场发布会上,官员被问及危险品与居民区规定距离时,面面相觑。在第五场答记者环节,甚至有两个问题直接没有回答。新京报记者梳理发现,首场发布会答记者问环节中,有记者就危化品仓库建在居民小区边如何通过规划、涉事企业如何通过安评及环评提出疑问,同一问题还在第三场第四场提问环节中被多次提及,但截至昨天上午第六场发布会止,该问题未能得到详细答复。

在央视和天津电视台对六场发布会的直播中,有五场未直播答记者问环节,仅直播了首场答记者问,但当有记者提问起火的到底是什么物品时,直播画面中止,画面被转到主持人演播室。

  另有网民总结了官员回答记者提问的常用句型:“不知道、不清楚、不关我事、不予回答、我很忙”。

★关于“天津无新闻”


  以前“二战史”有一个典故叫做“西线无战事”,如今天朝有一个类似的说法叫做“天津无新闻”。
  此次大爆炸如此之严重,欧美各大媒体(电视、报刊、网站)都在最显著的位置报道了天津的大爆炸,有些媒体在显著位置持续报道超过一周。
  再来看看天津本地的电视台——天津卫视至13日上午仍在播韩国偶像剧和动画片,丝毫不见事故的报道。
(以下是爆炸次日,天津卫视的节目时间表)
不见图 请翻墙

(以下是相关的媒体报道)
塘沽大爆炸,天津依然是座没有新闻的城市 @ 新浪新闻
世界關注天津爆炸案 天津電視台猛播韓劇 @ 聯合新聞網

★另外一些奇葩


  8月16日的第六次新闻发布会,北京军区参谋长史鲁泽少将一上来说了句:“很高兴和大家见面”。令在座的众人雷倒一片。
  (由于时间有限,肯定还有一些奇葩的事情没被俺发现。欢迎大伙儿补充。)

★简单总结一下


  虽说天朝的官僚系统一向效率不高、能力不强。但前些年的重大事故,各级衙门犯的低级错误,好像没这次多。
  这里面当然有很多原因。俺单说其中一个原因——习呆呆的反腐。自从习呆呆上台并大力反腐之后,对官僚系统产生了两个影响:
  1. 权斗
  习呆呆的反腐是“选择性反腐”,最终目的是为了巩固自己权力。如此一来,必定会引发其他权贵集团的反抗。关于这方面,俺之前写过几篇博文,比如这篇:《党国喉舌反遭多次封杀,朝廷高层权斗日渐激烈
  顺便说一下:像习呆呆这种反腐,肯定无法根治腐败,具体分析可以看《分析“制度性腐败”——为啥天朝的贪官屡禁不止?

  2. 懒政
  所谓的“懒政”,通俗地说就是“占着茅坑不拉屎”。在反腐的背景下,很多官员坚守这样一条原则——【多干多错,少干少错,不干不错】。所以他们就宁可不干事儿。就算是自己份内的事儿,他们也尽量推、尽量拖、尽量踢皮球。
  关于“懒政”现象的普遍性,朝廷自己是承认的(不信你去 google 一下朝廷喉舌的网站)。

  在上述这两种现象中,“权斗”主要牵涉到级别比较高的官员,而“懒政”主要影响级别比较低的官员。有这两个现象的存在,整个官僚系统的“效率和能力”必定会显著下降。
  不光是这次的“天津大爆炸”体现出官僚系统的低效和无能。前不久的“救市”,同样是昏招频出。如今国家队救市已经救了一个多月,效果如何,大伙儿都看见了。
  另外,如果你跟俺一样,也希望天朝发生政治变革;那么,对官僚系统的“低效和无能”,你应该感到高兴——各级衙门越是低效无能,推翻朝廷的胜算就越大 :)
  对政治变革感兴趣的同学,可以去看俺写的《谈革命》系列博文。

俺博客上,和本文相关的帖子(需翻墙)
分析“制度性腐败”——为啥天朝的贪官屡禁不止?
谈革命(系列)
党国喉舌反遭多次封杀,朝廷高层权斗日渐激烈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陈先生的抢救室|膜蛤文化流行背后的社会学意味

【河蟹档案】70后的痛:你硬时政策比你硬,政策软时你还软

Long live shadows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