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乎:一个精英的诞生,家庭因素有多大?

知乎:一个精英的诞生,家庭因素有多大?

中产阶级的城墙,比起城堡要矮许多,防御薄弱,所以时不时就有人可以翻进来。二者,城堡内也是很复杂的,城堡内的上层,需要通过引入外来跃迁者这个机制,来时不时敲打一下城堡内的对手,甚至不惜打开向下掉落的通道,来警示城堡内的食物链下游。而这种平民的幻觉,正是真·精英阶层所需要和鼓励的。 

很多人有个误区,他们说现在的社会“上升通道逐渐关闭”、“阶层日益固化”,是社会病了。但其实,这才是社会原本的常态。中国过去的两千年里,大部分时间都是如此。西方这种数百年稳定的社会,阶层固化更是早已天经地义。

阶层剧烈变动的年代,才是历史的异态。“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之所以成为千古名句,恰恰就是因为这一幕不多见,不常见,很稀奇。时人异之,才产生了文学效果。一个流动性过大的社会,一定是制度不完善的,完善的制度不会容忍高流动性。

但恰好,我们这代人的祖辈和父辈,生在了中国数百年来变动最剧烈的几十年里,每个大家族都有那么几个人的人生之跌宕起伏,简直可以拿来拍电影。在短短一百年时间里,中国经历了不下七八次政权变更,和近乎180度的政治转向。《霸王别姬》、《大宅门》这样的影视作品,之所以成为经典,就是因为成功反映了我们这一百年来的个人命运之不可预测,并引起了亿万家庭的共鸣。

这种人生经验,导致我们这几代人误把这种阶层大幅波动的局面,当成了世界的常态。而最近20多年看着尘埃落定,要回归历史长河的真·常态了,很多人就不适应,受不了了。

良好的家庭环境,在任何年代都会极大的帮助后代,晋升到社会高阶位置。将相无种,只是平民阶层的幻想和安慰剂,尽管这句话是中国普通人千年来的精神支柱(甚至可以上升到民族格言),但最先喊出这句话的陈胜吴广,最后改变了他们的阶层吗?

精英阶层在历史上名头多变,无论你管他们叫什么,豪强、士族、门阀、权贵、集团、派系、二代,当他们作为一个整体出现的时候,首先是一座城堡。城堡的第一功能,是防住别人再进来。所以先进来的人,会不断地增加城墙的高度,以阻拦尚未进来的人,挤来摊薄自己的特权和福利。不过他们会把砌城墙的行为包装一下,使得普通人很难分辨。

今天精英阶层的一项杀手锏,在于他们会为子女,预留许多人生止损线:毕不了业可以就业,无心求职给钱创业,开拓业务刷爸妈的脸,就算一事无成,还可以当个列席者。所以精英的后代,人生是被设了下限的,差不到哪里去。

下限有限而上不封顶,这就是这群人开挂的地方。何况精英阶层还会以相互之间,彼此关照对方子女的方式,强化这种机制,关照了别人,也就等于关照了自己,这早已是城堡里的潜规则。与这种大招比起来,那些所谓的“增长视野”、“减少摸索”的好处,都只能算毛毛雨。

一切权力的核心,是规则制定权。只要规则制定权和暴力机器两手在握,后来者的腾挪空间就基本没了。很多人说,今天依然有上升通道,这话没错。但稳定年代的上升通道是受控的,这是和动荡年代最大的区别。这根通道何时搞流量管制,决定权在别人手上,你不仅没有决定权,连知情权都没有。流量管制落到你头上了,你就只能像在机场里,遇到延误那样,听天由命,刷刷微博,等候广播,了此一生。

现在主流意识形态,开始鼓吹中产阶级的崛起。什么是中产阶级?以专业人士为代表,中产阶级的本质,是精英阶级的随从,是精英分配-酬劳体系中的一环。如果精英是躲在高高的城堡里,中产阶级就是围绕着城堡的一圈市井。市井依附于城堡,但又优越于再外层的乡野。

中产作为城堡的外城,也有自己的城墙。中产阶级的外城墙是学历,而城堡的内城墙是血缘,这是最最核心的区别。如果你注意观察,你就会发现,越上层的人越爱用血缘来区分人,到了最顶层,几乎只认血缘,这种城墙是极高的。中产阶级的城墙,比起城堡要矮许多,防御薄弱,所以时不时就有人可以翻进来。

中产与底层之间的流通,也相对顺畅的多,许多通过几十年个人奋斗,成功翻墙成为中产的人,自然就会得出“个人奋斗很能改变阶层”的结论,并灌输给自己的下一代。等到下一代想在中产的基础上,继续往上爬时,才发现再上面的游戏规则,和父亲当年已经完全不一样了。

其实我并不觉得城墙内的人,就天然具有道德劣势。不然,上一代人在个人开销,和享受已经满足的基础上,继续奋斗的意义何在?你可以想象,假设你得到的优待,是通过先期成本换来的,你也会对试图和你分享优待的人,产生极大的抵触。这种抵触具有一定的合理性。

不过,这堵城墙依然是有缝隙的。我个人的感觉是,在今天这个时代,平民,其实拥有比以往更多的工具,来实现阶级跃迁,但前提是你得具有以下三者中的一项:

一是“天赋”。有“天赋”的人,我们通常叫“天才”。“天赋”的本质,其实就是基因突变,按人口中的一定比例随机生成,出现地域无法控制,出现时间不可预测。这种不世出的人类天才,一旦出山就光芒万丈,再保守的既得利益者,也不得不考虑将这些天生异能者,收编进城堡之内。有“天赋”者,万中无一,上升难度最易。

二是“才华”。我们一般也叫“能人”。而“才华”和“天赋”的区别在于,“才华”不是随机出现的,而是刻意培养的成果。这些“能人”往往是平民阶层举数代人之心力,打造的“特优产品”,功能和特点都是为统治阶层精心定制的,用着绝对顺手,包您称心满意。统治阶级看到平民中,居然有人这么有心,也往往心生感激,愿意接纳其成为自己一员。有“才华”者,千里挑一,上升较易。

三是“美貌”,这个就不用多解释了,占人口比例大概1%左右,可以被上层阶级,拿来直接当装饰品,或是改善基因用。但因为数量最多,上升的难度,要比前两者高好几个数量级。

以上三大要素,占一个,就有实现阶级跨越的可能;占两个,有实现阶级跨越的较大可能。三个都不沾的,在今天这个时代,还想实现阶层跨越,那就只能靠彩票了。需要注意的是,勤奋并不能使人上升到精英序列,勤奋本身只有在和天赋、才华、美貌这三要素相结合的时候,才能发挥其助攻作用。单拼勤奋,只能保证你上升到底层阶级中的上层。

天赋、才华、美貌,之所以得到精英阶层的承认,是因为这三样东西放在任何群体内都是稀缺资源。我注意到的一个趋势是,这类稀缺资源被优化配置的效率,在今天这个时代正在急速地上升。换言之,怀才不遇的牛人、小村小镇的美女,在未来将越来越难以被埋没,随时随地都会被挖掘出来并往城堡输送。过去因为与外界交流不多,而可以娶到自己村里的大美女,这种捡漏的好事,以后会越来越不再可能。

城堡内的顶层,对于这种“受管控的上升通道”,其实也乐见其成。毕竟,一者他们需要通过定期小规模换血的方式,来弥补自身的后代里出现废人的概率损耗;二者,城堡内也是很复杂的,城堡内的上层,需要通过引入外来跃迁者这个机制,来时不时敲打一下城堡内的对手,甚至不惜打开向下掉落的通道,来警示城堡内的食物链下游。

不过,即便是天赋,才华,美貌,其门槛也一直在不断提高。比如苹果创始人之一的沃兹,曾经当笑话和人说过:“我看了一下,现时在苹果工作需要的经验和教育程度,我想乔布斯和我,现在都很难在苹果找到一份工作了。”这就是城堡内的人,加高壁垒的一个露骨的范例。

平民中的天资平庸者,尽管生活水平,会随着技术进步持续上升,但相对的社会位阶,却是很难再变化了。但许多人会误把生活水平绝对值的提升,当成自己在人群地位中相对地位的提升。有句鸡汤说“今天一个普通人所拥有的东西,500年前的皇帝,会用半壁江山来换”,就是典型的在故意混淆绝对值和相对值的概念。

很多人的祖辈,在温饱线苦苦挣扎,他们的父辈依然物质匮乏,但他今天却可以顿顿有肉、手机空调,于是就产生了“阶层上升”的错觉。但其实,今天的小白领,从全人口中的所处位置看,也就相当于他爷爷辈的一个普通庄稼汉,或者他父辈的一个厂里的工人,看似生活水平极大改善,实际阶层位置分毫未动。而这种平民的幻觉,正是真·精英阶层所需要和鼓励的。

现在可以预见的是,在我们这代人乃至我们的下一代的有生之年,只要社会大致稳定,技术持续进步,社会财富不断增加,这套城堡-市井-幻象的三重系统,便能完美地持续运转,目前看不到有什么因素,可以破坏这个体系。正所谓,国安民乐,岂不美哉?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陈先生的抢救室|膜蛤文化流行背后的社会学意味

【河蟹档案】70后的痛:你硬时政策比你硬,政策软时你还软

Long live shadows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