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維權律師披露被抓捕過程細節

中國維權律師披露被抓捕過程細節

三周前,中國當局開始對全國各地的維權律師進行廣泛打壓,據人權團體統計,迄今為止有200餘人受到影響。關於這場行動的照片和視頻已流傳開來。

這些影像資料顯示了律師和安全人員之間的爭執。它們往往發生在夜深人靜之時,位置是律師的家門口,周圍有警察強制進門留下的破碎磚石和鐵製品。而且律師們表示,警察往往沒有拘留文書或搜查證。

在廣州,54歲的律師葛文秀和26歲的律師助理何延運就遇到這樣的事情。兩人被國家安全人員和警察從家中帶走。

在經過訊問後,兩人獲釋,但據國際特赦組織(Amnesty International)估計,被帶走的230人中仍有26人受到羈押,這可能是中國政府數十年來開展的最大一起打壓維權律師的行動。

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葛文秀說,最開始是在7月11日周六晚上10點30分,大約有十五六名國安和警察拍他家的前門。

「我沒理他們,」他說。「後來在11點30分,他們又回來了,再次拍門,大聲喊話。

「我沒法不開門。他們說,如果我不開,他們就會用電鋸鋸開門。」

在那之後,他說,事情進展得相當順利:「我開門之後,他們沒有打我。我只能說他們的態度相當文明。」

葛文秀說,警方出示了傳票。他被帶到警察局,警方對他的活動進行了四個小時的訊問,之後他在凌晨4點獲釋。葛文秀曾是知名維權人士「超級低俗屠夫」吳淦早期的法律代表。吳淦於今年5月被捕。

隨着突襲行動在全國各地的持續開展,7月22日周三上午8點,在廣州的另一處地點,國安及警察來到了何延運的公寓敲門。

何延運拍攝的一張照片顯示了警察要求進入時的情形。何延運表示,他拒絕開門,因為警方沒有傳票、搜查證或其他任何能夠證明他們有權進入公寓的法律文書。何延運表示,經過三個小時的爭執後,他們衝破了房門。

「他們沒有任何文件,所以我沒有開門,」他說。「我是一名公民,沒有搜查證或任何文件,我是不會開門的。」

「他們破門而入之後,打了我好幾次,朝我的耳朵、腹部和胸部打了幾拳。但不是很嚴重。沒有打得鼻青臉腫的。」

「他們把我帶到了派出所,做了筆錄,把我關了七個小時。他們說我不應該跟維權律師攪和在一起,不過這些話沒有寫下來。第二天,他們打電話再次警告了我。」

「我家的門還是壞的。房東希望我修好,但這要花500塊錢。我不會去修的,這不是我的責任,這是他們的責任。我沒做錯什麼。」

狄雨霏(Didi Kirsten Tatlow)是《紐約時報》駐京記者。
歡迎在Twitter上關注
狄雨霏@dktatlow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陈先生的抢救室|膜蛤文化流行背后的社会学意味

【河蟹档案】70后的痛:你硬时政策比你硬,政策软时你还软

Long live shadows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