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志刚:枉死的生命需要的不只是祭奠

吴志刚:枉死的生命需要的不只是祭奠

生活在当下的中国,特大意外事故随时考验我们的心脏承受能力。

6月1日深夜,东方之星客轮在湖北省监利县水域翻沉,造成442人遇难;8月12日凌晨,陕西省山阳县陕西五洲矿业公司生活区发生山体滑坡,造成职工宿舍和民房被掩埋,至今仍有65人失踪。当我们还在为山阳事件揪心时,更石破天惊的天津滨海新区爆炸事件发生了。

公共安全似乎呈现出雪崩的态势。我们悲哀。因为无法预判,明天和意外,哪一个先来。

世界主要强国早在一个世纪前就完成了工业化,处于追赶状态的中国,冒险跨越式发展,希望能够后发逆袭。

30年前,中国还没有稳定的供电;30年后,中国的发电量是美国的1.25倍。中国的一切,让世界感到不可思议。习惯了GDP按一两个百分点速度增长的地球人,很难想象这样的狂飙突进。

大国重器层出不穷,一带一路绵延海外,南海造岛、亚投行横空出世——相信大家都已明白,国家正在博弈一盘大棋。这盘棋很大,大到每一个人都是被裹挟其中的小棋子,也被迫摊销意外发生的高昂代价。

现在的中国,是世界上唯一一个具备所有工业门类的国家,国家选择全面拥抱工业化的同时,也把无数未知的风险,留在了版图上。或者说,留在了我们的身边。

每过几天,意外在不同的时间和空域发生,有时离我们很远,有时离我们很近。云淡风轻的日子,我们不知道身边是否潜藏风险。今天中国的大工业化,无论是规模还是技术迭代,都是原先的工业化国家不曾经历过的,存在很多人类未知的风险。有鉴于此,只能委托活着的人们除了祭奠,能有人冷静思考,有人亡羊补牢。

比如,提前制定各门类突发事故的施救标准和响应规范,做到一旦发生事故就能按章行事,以标准化、规范化、程序化的模式应对,这比在不断试错中牺牲人命,甚至失去最佳抢险时间要好很多。

比如,把国民风险教育作为中学必修课程。大众至少要懂得发生化学品泄漏时,合适的消防知识;明白不能用水去灭气体火灾,知道远离有隐患的山体;通晓自救和他救程序。这一点,我们的东邻日本,做得比我们好很多。

8月12日晚发生在眼前的简单事实,就能折射出我国普通民众的风险防患意识极差。发布视频的网友站在窗户旁拍摄不远处的天津港爆炸,火舌腾起后,他居然没有躲避动作,完全不知道强大的冲击波,由于赶不上火光每秒30万公里的速度,会延时数秒到达。结果冲击波把窗户玻璃击得粉碎,碎片像子弹一样射过来……

心痛和祈祷是我们对生命的尊重,而问责与反思,才是我们为公道正义要做的事。

比如建立职业化消防队伍。

最近数次火灾和爆炸,我们注意到勇敢的消防队员总是第一时间出现在现场,并且付出了较大的伤亡。在为他们哀伤的同时,我们也不得不思考,现在的消防设计是否适合社会发展?2年义务兵役制,使大部分消防员都是新手,缺乏抢救大型灾害的实战经验。哪怕服役期间经历过一两次,随着退役又把经验带走了。如果能够借鉴国外的消防员职业化,也许能增加消防队伍的成熟度和经验值,有效减少伤亡,提升消防水平。

中国发展如此之快,快到世界没有准备好,甚至很多国人自己都还没有准备好。世界对中国的理解,也在巨大的矛盾中。在一些人眼里,中国是世界工厂,生产着全球最大份额的工业品;在另一些人眼里,中国依然专制落后,贫困人口甚至连一颗茶叶蛋也吃不起。

就说我吧,很多时候也会惶惑:我们是不是真的迈步太快了,快得把蛋都给扯疼了。每次大型灾害的发生,往往现场惨烈,使公众遭受强烈的视觉震撼和心灵冲击,如何做好像我这样的个体的心理疏导,用什么话术、什么理论解释中国正在发生的事情,需要我们国家和民族的大智慧。

否则,我们要不然只能苟活,要不然只会枉死。

……………………………………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陈先生的抢救室|膜蛤文化流行背后的社会学意味

【河蟹档案】70后的痛:你硬时政策比你硬,政策软时你还软

Long live shadows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