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苹果网|令完成”叛变”背后两大玄机 令案有变?

超级苹果网|令完成”叛变”背后两大玄机 令案有变?

不同于周永康身边的“秘书帮”、“马仔”,令计划案的特别之处在于其背后的令狐家族,兄妹五人及家庭可谓全军覆没,唯有令计划最小的弟弟令完成仍在逃海外,成为令案备受关注的话题之一。而令计划案盖棺定论在即,这或许意味着令计划案有变。如令完成寻求政治庇护属实,将可能成为中国的“斯诺登”式人物,“叛变”对中共造成的打击也可想而知。

1438697093_511029令计划案已远远超出了中共反腐的范畴

中共给令计划定的罪名中“违法获取国家大量核心机密”可以算作是最吸引人眼球的一项,这与坊间对令完成的描述“不谋而合”。此前多家媒体报道,令完成在逃美国,并且手握高层机密要挟中南海,要求中共停止对令氏家族不利的处置。甚至有分析称,令完成手中材料的重要程度远超过前重庆副市长王立军叛逃美领馆、以及斯诺登爆美国政府监听行为所引起的震动。以此逻辑,令完成如同令计划与中共谈判的一个政治筹码。连日来,令完成外逃事件从坊间舆论场内走向了更大的舆论平台。

被外界认为有中共官方背景的财新网报道称,确认令完成已经逃往美国,且在美国加州内华达山脉脚下小镇卢米斯(Loomis)拥有一处豪宅。这座豪宅占地2.5英亩、建筑面积725平方米。报道称令完成以化名“王诚”及其妻的名义于2013年9月买下这座豪宅。

需要注意的是,稍早前,中办大管家令计划“监守自盗”,非法获取大量“机密”文件的坊间消息,因敏感度较高一直处于被“封锁状态”,对令狐一家进行“起底式”调查中,两位“大哥”令政策、令计划已身陷囹圄不在话下,但令完成和妻子李平如同人间蒸发,听不到一丝音讯。此前在中国互联网中,“令完成”也属于禁忌词。一些涉及令完成的海外消息或评论,均被删除。而财新网的报道无疑是打开了这道防火墙,也代表着中共对此事的态度已经提升至一个高度,即当下毋须解决这一问题。

种种迹象显示,中共历时一年的调查取证后,伴随着令计划被移交司法,令完成事件或已成为令案完结的最后一个环节。无独有偶,《纽约时报》8月3日也引用美方官员的说法证实了这一消息。同时还透露,最近几个月,奥巴马政府都因为令完成这个人,受到来自中国政府要求对其遣返的压力。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托纳(Mark Toner)称,我们一直与中国就共同关系的执法问题保持沟通,这其中也包括潜逃者和反腐运动。坦白来说,中国一直反对住在美国的国民,我们一直试图对此反对,正如我之前说的,要依靠中国向我们提供合法、令人信服和有力的证据来说明为何这些人要被引渡回国。美国国务院对令完成的关注,让其登上海内外各大华文媒体的头条新闻,舆论场内对令氏兄弟的讨论沸反盈天。相较于周永康、徐才厚等人贪腐、滥用职权、党内违纪等罪名,这意味着令计划案有变。其一,从大陆反腐角度来看,令计划案按盖棺定论在即,如坊间传言令完成手握“大量核心机密”消息属实,那么令完成便是当局定罪令计划的重要证人及证据的持有者。

虽然从官方指控的“六宗罪”内容来看,令计划至少涉及三大罪名,分别是受贿罪、滥用职权罪与非法获取国家秘密罪。根据中国法律规定,除受贿罪最高可判死刑外,其他两项罪名的最高刑期均为七年。但特殊的一点在于,令计划的牢狱之灾实属必然,但引渡令完成一事,从检察院起诉令计划的工作进度上,以及刑罚的考量上都起着重要的推动作用。

其二,如令完成寻求政治庇护属实,将可能成为中国的“斯诺登”式人物,因其“叛变”,或将成为情报领域的一项非凡成就,对中共造成的打击可想而知。进一步分析,这也意味令案更本性质已经从反腐问题转变至国际层面的国家安全问题。

资料显示,中共的反腐行动包括2014年开始的“猎狐行动”计划,追捕逃到国外的腐败官员。但是中国与包括美、加、澳等主要西方国家没有签订引渡条约,因此这些国家成为外逃贪官的首选目的地。中国官方此前称,至少150名“经济在逃人员”在美国滞留,其中多数被认为是贪腐官员,普遍认为,令完成便是其中之一。而早在2014年北京召开的亚洲太平洋经济合作组织(APEC)峰会上,已经通过了《北京反腐败宣言》,成立反腐败执法合作网络(ACT-NET)。美中官员也在2015年1月在菲律宾会商,讨论遣返藏匿在美国的中国贪腐官员一事。曾有分析指出,美国之所以犹豫,是认为中国的法制水平不够,如果与中国签订引渡条约,相当于认可中国法制水平。

就此反观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对细节问题的回避,中美双方就追逃令完成一事的交涉情况,很有可能加剧本就紧张的中美关系。早在今年三月,海内舆论热议王岐山将访美一事与追逃令完成不无关系。《金融时报》曾引詹姆斯敦基金会中国安全问题专家彼得•马蒂斯的话说,“如果这是王岐山作为中纪委负责人对美国进行正式访问,那么他此行的主要原因之一就是追捕外逃贪官和追缴外逃非法资金。”事实上,此事随后也不了了之,有舆论分析称,由此可以看出中美双方的初期谈判也许并不怎么顺利。临近9月,习近平访美在即,此时令完成的消息大量曝光,奥巴马也选择此时宣称“决定对所谓中国从人事管理局数据库窃取2,000多万美国人个人信息一事进行报复,但仍在竭力寻求采取一些不至于使两国网络冲突升级的行动。”无不透露出两国外交层面上的博弈战略。目前来看,习近平访美会否就遣返令完成一事同奥巴马政府交涉仅处于猜测阶段,但中共在进行了两年卓有成效的国内反腐后,如何开辟海外反腐战线,开辟后又如何执行反腐任务等问题,才是中共正面临的一大挑战。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陈先生的抢救室|膜蛤文化流行背后的社会学意味

【河蟹档案】70后的痛:你硬时政策比你硬,政策软时你还软

Long live shadows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