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公众不信任化工业及监管机构,天津爆炸展示了为什么

中国公众不信任化工业及监管机构,天津爆炸展示了为什么

(博谈网记者周洁编译报道)据《石英》8月14日报道,周三深夜(8月12日)在中国的港口城市天津发生了一系列大爆炸后,数百人受伤,数十人丧生。爆炸区现在成了一片废墟。
国家媒体报道,截至当地时间8月13日晚上9时,至少有50人在爆炸中死亡,其中包括17名消防员,700多人受伤,70人生命垂危。当地政府在新闻发布会上说:约3500人被转移到附近的10所学校。超过1000名消防员及专门处理核生化材料的军事人员已被派往该地区。
周五(8月14日)上午现场又发现了5具尸体,死亡人数增至55人(译者注:死亡人数发稿时官方数字已升至85人)。自第一个火球爆发后已过了超过36小时,现场仍在冒烟。
该爆炸事件背后是瑞海国际物流公司。存储在其仓库内的危险化学品可能是罪魁祸首。中国政府称无法确认哪些化学品或混合物引起的爆炸,因为瑞海的设施被“严重破坏”。
极糟糕的化学品混合
有一件事是肯定的:在爆炸中释放出了很多有毒物质。
根据国家中央电视台报道,对爆炸区域内的污水测试显示氰化物达危险水平。氰化物可以穿透皮肤引起中毒。瑞海的人员告诉《新京报》说该公司仓库内储有至少700吨氰化钠。天津当局称已封住了爆炸现场的污水,没有污染周边地区。
《新京报》援引天津消防部门的消息,在爆炸现场也存储有硝酸钾和硝酸钠。硝酸盐是固体氧化剂,当遇热或碰撞容易爆炸。
测试也揭示了还有其它化学物质,包括苛性钠、碘化氢、硫氢化钠和硫化钠。
现场还包括一种化学物质——电石,遇水会放出易燃气体。据《南方周末》报道(译者注:该报道目前已被删除)消防人员在现场最初使用的是水,但是遇到暴露的电石只会让情况更糟。消防人员然后改用沙来“埋”火。
据一名首批被派去现场的消防队员说,他们从来没有被告诫不要使用水。《南方周末》引述他的话时,他正在附近的天津泰达医院里疗伤。
“我们了解里面有电石,但电石是否已经发生了爆炸,发生了燃烧,那时候谁也不清楚”,公安部消防局宣传处副处长雷进德对媒体表示。“并不是消防部队就很蠢,知道有电石还拿水灭,不是这个意思。这个绝对不能说是用水错了。”
在瑞海仓库储存的化学品清单上还有甲苯二异氰酸酯,也具高毒性。中国官方媒体报道,根据周四上午采集的样品,爆炸现场附近空气中甲苯含量超过安全水平的54%。化工业专家对媒体解释说,甲苯在空气中燃烧后可以扰乱人体内分泌,甚至中枢神经系统。
正当人们担心有毒气体扩散到周边城市(如北京)时,中国国家气象局表示来自西边和西南边的风正把气体推向东边的渤海。
紧邻住宅区
中国媒体报道,距离爆炸点仅600米处有一个住宅区。方圆1000米内还有另外两个居民区。这两个开发商及附近住宅区的居民表示他们没有被告知瑞海处理的是“危险化学品”。
根据中国国家安全监管总局设置的规定,超过550平方米用来贮存危险化学品的设施必须位于公共建筑和设施至少1000米以外。据该公司网站信息,瑞海的集装箱堆场占地面积为46000多平方米。
据《新京报》报道,瑞海2012年成立时并没有处理“危险化学品”所需的许可证。据称,天津环保部门2013年5月至2014年8月期间进行了一项 居民调查,要求就瑞海将其堆场改造成用来储存危险化学品给出反馈。在发给当地居民的130份调查表中,收回128份,100%的人认同项目选址合 适,51%的人支持瑞海的拟建项目。但当地居民告诉《新京报》说他们从未收到过这样的调查。
《石英》给瑞海打电话,但没有成功。
中国的化工业令人恐惧
在天津港的爆炸事件是中国化工业一系列爆炸的最新例证。今年4月(福建)漳州古雷PX工厂发生爆炸,15人受伤。它涉及到用来制造聚酯纤维和塑料的对二甲苯。2013年同一工厂发生了类似的爆炸,促使地方官员向居民们承诺绝不会再发生此类事故。
2013年国有企业中石油在大连的一家炼油厂爆炸,造成两人受伤,两人失踪。该公司在2011年前后仅一年多里发生了5起火灾和爆炸。
今年6月在上海郊区,成千上万的人走上街头,抗议建造一家化工厂。他们担心新的设施将涉及对二甲苯。当地官员向他们保证说不会,但示威们指出对中国的化工业深度不信任。
德国杜伊斯堡-埃森大学政治学教授吴强在香港的数字化出版物Initium上谈及这种情绪时说:“对化工行业和化学品管理安全性和可靠性的不信任、对背后政商关系利益和脱责的怀疑,已经成为当下中国城市中产阶级的一个普遍心态。”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陈先生的抢救室|膜蛤文化流行背后的社会学意味

【河蟹档案】70后的痛:你硬时政策比你硬,政策软时你还软

Long live shadows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