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決定對中國黑客行動實施報復

美國決定對中國黑客行動實施報復

奧巴馬政府已決定就人事管理辦公室(Office of Personnel Management)的2000多萬名美國人個人信息被盜一事,對中國進行報復,但政府仍難以確定採取何種舉措才不會導致網絡衝突升級。

奧巴馬政府對這次黑客襲擊的結論是,其規模和目標都非常大,應對傳統間諜案的習慣做法不適用於此案,因此政府做出了需要進行報復的決定。

但在一系列機密會議上,官員們難以確定在一系列選擇中使用哪個方法,選擇包括一些在很大程度上是象徵性的回應,比如提出外交抗議或驅逐已知的在美中國特工,也包括更嚴厲的行動,但一些官員擔心這種行動會加劇兩國之間的黑客衝突。

這一決定並不意味着美國會很快做出回應,什麼時候採取行動也並不清楚。白宮也許會認為,任何意義明顯的恰當報復行動都弊大於利,或會導致中國對在華開展業務的美國公司和在華工作的美國人員進行報復。奧巴馬總統已經要求下屬提出一些更具創造性的回應方法,顯然是為了尋求制高點。

「我們的結論之一是,我們對做出回應要有更公開的表示,這是為了產生遏製作用,」一名參與了有關討論的政府高級官員說。「我們需要攪亂並阻止我們的敵人在網絡空間的行動,這就意味着,我們需要有一整套手段來制定一個回應措施。」由於涉及白宮內部計劃,這名官員要求匿名。

奧巴馬在公開場合幾乎什麼都不說,政府官員也受到嚴令禁止,不要點名中國是網絡攻擊的源地。雖然國家情報總監小詹姆斯·R·克拉珀(James R. Clapper Jr.)上個月曾說,「你不得不對中國人乾的事情表示某種敬意,」但上周在公開場合遭人追問時,他避免了重複那個指責。

但近幾天來,克拉珀、以及國家安全局(National Security Agency)局長兼美軍網絡司令部司令邁克爾·S·羅傑斯海軍上將(Adm. Michael S.Rogers)都在這些內部討論會上指出,除非美國找到做出某種回應的方法,網絡攻擊必將升級。

克拉珀預言,「在我們打造出物質上和心理上的威懾之前,」以美國為目標的黑客攻擊的數量和巧妙程度都將進一步升級。

美國司法部正在研究對他們認為在人事辦公室信息被盜上負有責任的中國個人和組織採取法律行動的做法,正如司法部去年夏天起訴五名中國解放軍軍官時做的那樣,對這些中國軍官起訴的罪名是盜竊美國公司的知識產權。雖然司法部官員表示,去年的起訴是個重大進展,但其他人把其定性為只具有象徵意義:除非那些軍官前往美國或與美國友好的國家進行訪問,沒有多大可能將他們中的任何一人送上美國的法庭。

美國國會研究服務(Congressional Research Service)發佈的、有關人事管理辦公室信息被盜案的研究報告得出結論說,「就人事辦入侵案提出刑事指控似乎不大可能。從政策上來說,美國一直試圖區別兩種不同的網絡入侵,一種是以國家安全為目的收集數據的入侵,另一種是為商業目的竊取數據的入侵。對於前者,美國認為反情報行動是恰當的應對;對於後者,美國認為刑事司法是適當的應對。」

刑事司法還會帶來另一種風險。情報官員說,任何法律案件都可能會導致美國在中國境內情報活動的暴露,包括美國在中國計算機網絡安置的幾千個嵌入系統,這些系統能對即將發生的襲擊事件做出報警。

政府內部討論的其他選擇包括,設計竊取可能對中國政府有價值的信息,或將之公諸於眾。這些信息的價值類似於被盜的政府僱員安全審查文件對華盛頓的價值。

據熟悉有關討論的兩名官員稱,情報機構內部討論的最具創新性的行動涉及的是,尋找一種突破所謂防火長城(great firewall)的方法,防火長城指的是中國政府為打壓中國境內的不同意見而設置的複雜的網絡審查和控制系統。這個主意背後的想法是讓中國領導人看到,如果他們不適度限制對美國的網絡攻擊,他們最重視的事情——即對國內的政治對話有絕對的話語權——可能會受到威脅。

對奧巴馬來說,應對人事管理辦公室信息被盜事件是個複雜的問題,因為該事件不具破壞性,也未涉及知識產權的竊取。其目的是間諜活動,其規模超出了任何人以前的想像。

翻譯:Cindy Hao

Michael D. Shear對本報道有貢獻。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陈先生的抢救室|膜蛤文化流行背后的社会学意味

【河蟹档案】70后的痛:你硬时政策比你硬,政策软时你还软

Long live shadows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