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海涛:一石两鸟,特赦天下

王海涛:一石两鸟,特赦天下

这两天,一块石头牵动了很多人视线。

话说党校门口写着校名的石碑被挪走了,国人过剩的精力,倾泻在这块这块石头的去向上,产生了各种揣测。

觉得遥远处遍布密室,觉得不可靠近的东西神秘,便想要解读出某种信号,是一种群体性爱好。在我看来,这种爱好,是一种无聊的表现。但是,“无聊”的人多了,无聊便成了“事儿”。以至于,党校官网上做出了间接的回应。

今天,党校的官方网站上,头条新闻是“夏日校园别样美”——文中说,“暑期从外地调研回来,步入熟悉的校园,有一种焕然一新的感觉。原来放在校门外大路边的校名碑,现在移放在校门内,在绿草冬青烘托下,与高大的主楼建筑互为映衬,自然而庄重”。

关注足够多,便催生出了自然而庄重的“真相”,无聊便显得有意义了。

相对而言,“两只鸟论”更加深奥一些。

最近,新华网发表文章说,“腾笼换鸟、凤凰涅槃”八个字形象地说明了“转方式、调结构”的重大意义和方向路径,是总书记在浙江时提出的一个重要经济思想。“两只鸟论”蕴含着推动中国经济爬坡过坎的动力因素,这一思想发端于浙江经济社会发展实践,却从一开始就具有全局意义。当前,正值“十二五”收官和筹划“十三五”的关键时期,此时深入学习领会“两只鸟论”,对于我们找到发展新动力有着重要意义。

原谅我大段引用。既然有如此重要的意义,就不免引起进一步的解读。

于是,有经济学者在学习完“两只鸟论”后说,历史永远是研究者最好的教材,从“猫论”到“鸟论”,从十一届三中全会到十八届三中全会,从改革的启动到深入,从市场的基础性作用到决定性作用,理解了中国的历史,才能读懂当下的中国。

原谅我大段引用。读完这些解读,我反而更困惑了,难道当下的中国,真如环球时报说那么复杂?真的有什么不好懂的?我常常觉得,有时候,所谓复杂,可能是把简单得事情搞到无解之后的故弄玄虚。

比如,那个石头换个地方,就被认为显得自然而庄重了。难道以前不自然,不庄重?

当然,赋予某些事情以意义,是我们这些文字工作者的本职工作,就像算命先生,如果不能在别人的掌纹上发现某种秘密,就会挨饿。可是,算命先生如果能够发现秘密,就不会算命了。没办法,就像有人看我写过关于股市的评论,还是会留言让我推荐股票。

我连自己都看不清楚,就更别提股市了——今天是8月24日,A股跌幅又创造了历史纪录,只有骗子和傻子才有能预言这个熊样。所以,我懒得用沪指暴跌8.49%来纪录这一天,我更愿意用这一天宣布将要“特赦天下”来纪录这一天。

这一天,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了“关于特赦部分服刑罪犯的决定草案”。草案规定,为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对2015年1月1日前正在服刑、释放后不具有现实社会危险性的四类罪犯实行特赦。

显然,这是一件更引人关注的事儿,因为中国几十年没有使用过特赦这一国“际通行的人道主义制度”了。

全国人大解释了特赦的意义(原谅我大段引用,意义实在太重大):

1,在胜利70周年之际,特赦部分服刑罪犯,是实施宪法规定的特赦制度的创新实践,具有重大的政治意义和法治意义。

2,可以展示执政自信和制度自信,树立我国开放、民主、文明、法治的大国形象。

3,从依法治国和以德治国相结合的层面看,有利于弘扬依法治国的理念,体现慎刑恤囚的历史传统,形成维护宪法制度、尊重宪法权威的社会氛围。

4,从实际效果看,可以激发人民群众的爱国热情,发挥特赦的感召效应,促进社会和谐稳定。

这4重意义,让这次特赦犹如一石四鸟。那些即将被特赦的人,将会永远记住这一天。所谓幸福,就是“重见天日”的感觉吧。好羡慕他们,特赦的感觉,应该不亚于重仓解套。有时,所谓幸福,不是风平浪静,而是突然免罪、大难不死。所以,如果你经历太多提心吊胆、股市震荡之类的事情,就坚强地相信未来、等待“一石二鸟”的事情发生吧。

这就是2015年8月24,有血雨腥风的股市,有不期而至的特赦。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陈先生的抢救室|膜蛤文化流行背后的社会学意味

【河蟹档案】70后的痛:你硬时政策比你硬,政策软时你还软

Long live shadows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