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文摘|陈向阳:中国股市,独一无二

华夏文摘|陈向阳:中国股市,独一无二

中国股市全球独一份,除了熊市牛市,还有猪市。这个猪(朱)是当年股民的调侃:那时朱镕基一发话,股市就可能应声而动。猪市是小名,大名叫“政策市”。如今的政策市又发展到新高度,政府试图调控股市:想调出个“慢牛”来。

按原来计划,2015年下半年股市将作重大改革:公司上市从审批制改为登记制:政府不再严格管控,凡合乎条件的公司不必再排队一等好多年,请上市吧,只要注册登记就行了。股票能否卖得出,能卖什么价,市场说了算。政府只监视上市公司是否作假违规。其实,在发达国家早就是这样。

但这次股改需要牛市。如果股市低迷,无人问津,那么多早就憋着上市的公司再一窝蜂挂牌开卖,将是什么结果?这改革一出头就得撞墙,所以必需牛市。

从2014下半年政府就对中国股市“暖风频吹”。先知先觉的基金经理和老股民看出了苗头。其实,连续7年的熊市(上证指数从2007年的最高点6124点一直跌到了1800多点)已使部分蓝筹股跌出了投资价值。比如大多数银行股年分红已达股价的5%以上。像最大的工商银行,股价一度跌到3.5元,而年分红却长到每股0.26元,为股价的7.4%。

有如此的“物质基础”,政府再把“暖风”一吹,牛市启动了。2015年初,乐观的基金经理认为,到年底股指会突破3000点。可中国股市的牛脾气一来,谁都摸不准。蹭蹭蹭,股指破了3000点,又破4000,到6月居然窜到5100点!

大牛市来了,却是疯牛,毫无理性。大牌蓝筹股上涨并不多,比如工商银行仅长到5.5元。而业绩不佳、分红极低甚至不分红的创业板股票却几倍十几倍甚至几十倍往上窜。为什么?因为中国股民和很多基金经理根本就不是投资而是投机,是炒股票,买进卖出赚快钱,才不屑于那每年百分之几的股息分红。而最合适的“炒货”就是创业板股票(还有中小版),它们有时髦的题材,像科技创新、新兴行业,而且盘子小(股票少,总市值小,一般才几亿元),稍微多买就供不应求,股价就涨,就发生“自我实现”:看看,我选对了吧,买了就涨,还得多买!于是越买越涨,越涨越买。追涨的股民蜂拥而入,管什么市盈率、分红,只要股价上涨就行。换大盘股试试,一个盘子几百亿上千亿,没有超级大资金投入根本撬不动。

这半年多来,中国的疯牛市就在“自我实现”:股价越涨就吸引越多的股民和机构投入,而投入的越多就越涨。但股市的疯狂不可能永远继续。许多股票的股价早已超越了“价值基础”。支撑股价的早已不是公司的未来收益,而是股民的“搏傻”信念:相信还会有更傻的人在更高的价位接货,所以现在的价位买了就能赚钱。搏傻就像击鼓传花,每传一次就有人金钱入账,可一旦鼓声停了,花落在谁手里谁就要把前面人赚的都赔出来。鼓声是一定要停的,因为继续入市的金钱不是无限的。当那些从没玩过股票的大妈一到股市开盘连广场舞都不跳了,上网炒股,当大学生把家里寄来的生活费都拿来买股票,鼓声就快停了。不仅国企的解禁股趁着牛市大出货,变现圈钱,那些吃过苦头的老股民和眼尖手快的基金经理也首先想到见好收,及时卖出,落袋为安,于是雪崩就开始了。绝大多数还没吃过苦头的新股民都会成为“最后接花的“。这次雪崩从6月下旬开始,很快就跌去了一千多点,曾跌到3500点左右。

半年之中,股指就上涨150%,十几天又跌去30%,而这期间,中国的经济状况变化甚微。股市本应是经济的晴雨表,中国股市却与经济没啥关系,这在全球也是独一份。有人说,这显示出中国股市的高度投机性和赌博性。而股市的背后又是人性,是否该责怪中国股民好投机嗜赌搏?也许有道理,但又不公平:他们进入的就是一个赌场般的股市。

中国股市在1990年代一建立,基础就打歪了。当时政府急着搞股市有个很重要的原因:为国企脱困。那时的国企远不像今天财大气粗,大部分经营不善、困难重重。政府也远不像今天这么有钱,所以急着从老百姓手里敛钱为国企输血。可许多国企不合上市条件(必须是盈利企业),怎么办?分割重组。许多企业一分为二,亏损留给这半,让另一半账面上盈利,光鲜上市。银行则“剥离坏账”交给国家兜起来,然后一身轻松地上市了。这算什么?说白了就是在政府指使下公然作假!以后的公司上市也常用这套,叫“包装上市”。账面包装的光鲜亮丽,可一上市转脸就亏损,露出真面目。

而且,中国股票的发行价定的超高,为了尽量多敛钱。按国际惯例,比如在澳洲,股票发行价通常是年盈利的二三十倍(市盈率二三十)。可中国股票却大多定价在四五十倍以上,甚至达七八十倍。而且别忘了,那个盈利已经虚高,是包装出来的。如此高价股,怎么卖得出?有招。发行股票的证卷公司一向都会组织资金“保驾”,让新股一发行先大涨(溢价),使股民形成观念:买新股必赚,所以踊跃“打新股”。

许多中国的上市公司还不分红。亏损的不必说,可盈利的也不分红,或只拿出很小一部分利润来分红。那么,股民的钱被拿去做什么了?一部分会用来扩大经营,还有呢?经常曝光出公司高管的高薪酬、大红包、奢侈浪费。这还是合法的,非法占用侵吞决少不了,只是很隐蔽。那些上市的国企公司多是腐败的重灾区,这里不多说了。反正小股民们称公司发行股票为“圈钱”,真是一语中的。对那些公司而言,上市就是合法地从股民手里敛钱,然后拿去满足小集团和高管们的个人利益。中国几乎所有的公司都渴望着上市发股,就因为这能最快最大量地捞钱。

上市公司在股市中获利最多。接下来呢,还有其他的“捕食者”:就是那些兴风作浪的庄家们,包括各种的证卷公司、金融公司、股票基金,有的还与上市公司勾在一起,还有其他机构和个人,反正都是手握大资金炒股票的。他们“坐庄”都选小盘和中盘股,买进卖出,拉升打压,从中渔利。被“斩杀”的多是那些跟风炒作的散户小股民。

当然,小股民也不甘任人宰割,也琢磨如何咬庄家一口。曾有一阵,有关“股市战法”的书铺天盖地。随手一翻,许多形容庄家手法的词汇透着冷酷和狡诈,比如:诱多、诱空、假摔、震仓、洗盘、砸盘、作盘、打压、拉升、出货等等。这些“中国式股市操作”保准让澳洲股民大跌眼镜:这不都是操纵股价么?是诈骗是犯罪呀!一点不错。中国法律允许公然犯罪么?不许。中国法律当然不许操纵股价盈利,可中国的法律还不许贪污受贿呢!这就是中国:法律是法律,实际是实际。被称为中国最有良心的经济学家吴敬琏曾相当客气地评价中国股市“连赌场都不如”。真的,赌场还严守规矩呢。

从这样一个股市出来的股民还能是个什么样子?他们能信奉“价值投资”?大多数公司不分红或象征性地分一点,股息收入还比不上银行存款,风险却不小,谈何价值?另一方面,股市投机的诱惑却闪闪发光。不仅股市捞金的故事在民间流传(大多亏损者却不会自揭伤疤),媒体上的股市节目也一面倒地宣传“成功范例”,介绍炒股技巧,举办炒股大赛,对待英雄般地推介炒股高手。实际上,高抛低吸赚差价的短线炒作不过是零和游戏,社会财富没有增加,只不过从亏钱人手里转移到赚钱人手里,本质上如同赌博,对经济和社会不说有害也毫无益处。中国的公共媒体却热衷炒股节目,这在当今世界也属罕见。

股市泡沫

股市泡沫

都说中国股市和中国经济状况没有相关性:经济好,股市却可能低迷,经济不好,股市也可能暴涨。为什么这样?很简单。经济好了,公司盈利,却不分红或分一丁点,股票收益根本就不反映公司的经营状况。再者,新股定价超高,与上市公司的盈利和资产状况根本脱节。股价不反映公司的状况,那么,股市又怎么能反映中国的经济状况?

当然,上面说的中国股市有点“过时了”,更像是2007年之前的情况。必须承认,政府早已明白了,中国股市的大弊病从根本上限制了这个重要融资市场的发展,所以早就开始了整治,还曾任命过一位香港专业人士来帮助整治中国股市。多年的努力也有了些效果。如今,明目张胆的欺诈,比如坐庄操纵股价,利用内部消息抢先买卖股票的已经收敛了一些。不少国企大公司还在政府指令下不得不分红。但这些变化还远没有改变中国股民已经相当定型的观念:股市赚钱就是要靠低买高卖的“炒”。发达国家的股民也炒股,但同时也有相当一部分股民和机构奉行“价值投资”:长线投资于蓝筹股。这是保持股市稳定的力量。而中国太缺少长线投资的股民和机构。倒是有不少长期持股的,却是出于无奈:被套住了。一旦解套转身就逃。所以,一窝蜂的追涨杀跌,股价剧烈的大起大落就是中国股市的必然。

如此质量的中国股民显然不适于政府准备推行的股改。换句话,股票上市由审批制改登记制的条件恐怕还不成熟。这次的疯牛市就是警告。这些天政府为了救市已经暂缓了发行新股的速度,股改也可能向后推延,但前进的决心没变。这次重拳出击救市就显示了政府的决心,还透露出更大的“雄心壮志”。

有人说,政府出手过早过重。才跌到3500点,离牛市启动前的1800点还远着呢。很多股民和基金还赚着钱呢,只不过把先前赚的又“吐出来”一部分而已,还远没到股灾的地步。政府为何急着出此重手?居然由央行出资,借手一些证卷公司和证金公司大举进场购买股票,还下令国企停止减持(卖出股票)改为增持(买进股票)。这样的“绝杀狠招”在3500点就使了出来,显然不是救股灾,而是要保牛市,是要阻止牛市的终结,还要推动牛市继续下去。简单一句话:中国政府正在投资打造牛市!这又是全球独一份。

发达国家的股市都跟随本国经济的起落而上下:经济是原因,股市升降是结果。中国政府却试图把这关系反过来:打造一个牛市来拖动减速的经济。详细点说:中国股市本来就没有跟随在经济后边,现在呢,政府干脆试着造出个牛市来拖拽经济。一方面牛市的“财富效应”可以刺激消费增长(老百姓股市赚了钱就会多花钱)。另一方面,可借股市为新一波“创业创新”潮筹措资金。为了刺激正在减速的经济,政府已经制定了一些举措,发起新一波的全民创业创新就是其中之一。但是,需要巨量的扶助资金从何来?如果能让大批的创新企业直接到股市上集资将是最好的解决途径。这就需要股改:改上市审批制为登记制。而此股改又必需牛市。这就是政府启动牛市和力保牛市的主要原因。

总之,正当中国经济持续减速时,中国股市却爆发了牛市,这已是天下奇事。当疯牛市转而暴跌,中国政府又出重拳止住了跌势(至少目前看来如此)。如果中国政府再能“牵住牛鼻子”,调控出一个按计划增长的慢牛市来,那更将创下全球股市的吉尼斯纪录。

老实说,这在理论上还真有可能:中国政府有印钞机,可无限买入中国股票,又管控着许多企业,可卖出天量股票,因此,政府有能力做最大的庄家,操纵全部中国股票的价格。负面效果当然会无比巨大,但在这成为事实之前还没必要讨论。

有一点已经很清楚了:中国股市也在走着一条与世不同的“中国道路”,它最终走向哪里,是撞墙还是趟出一条新通道,目前还难以预测。世界只是瞪大眼睛,且看中国股市令人目眩的表演。

□ 作者投稿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陈先生的抢救室|膜蛤文化流行背后的社会学意味

【河蟹档案】70后的痛:你硬时政策比你硬,政策软时你还软

Long live shadows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