尴尬的央行——写在人民币汇率暴跌之后

尴尬的央行——写在人民币汇率暴跌之后

中国央行目前大概处于一个非常尴尬的境地。一直以来,我国经济学界以及政府官员总是有意无意的传播着一个观点:中国政府印钱,是基于外汇储备的增长。也就是中国央行每收到国内各种经营主体拿过来的一美元的外汇,就印出来6.2块钱的人民币兑给人家。猛地一眼看过去,如果这种机制真的存在的话,人民币背后就是美元,人民币的信用和美元信用是直接挂钩的。美元信用就保证了人民币信用。真好!这真是一件非常美好的事。在外汇储备持续增长的时候,这种说法没问题,反正你编造一个大致同比例增长的外储数据和货币供应数据就行了。哪怕在细节上不完美也没关系,货币供应数据看起来似乎太多了也没关系,老百姓保持一个外汇将持续流入填充货币泡沫的预期就行了。不过可惜的是,最近这个谎有点圆不过去的了。关键性的问题就在于:外汇储备进入下降通道了,而且下降得还挺快,让中国央行措手不及,根本没有时间准备新的印钱借口。

2014年的6月,是中国外汇储备最高的月份,总额为39932亿美元。到今年7月底下降到36513亿美元,7月份当月减少了425亿。一年零一个月时间,总共减少了3419亿,月均减少263亿美元。减得最多的是2014年9月份,减少了811亿,其次是2015年3月份,减了715亿。7月份的减少额度算是名列第三,比一二名要少很多,但比均值要高很多。中国政府面对外储的逃离趋势毫无办法,想不承认都不行。这种事根本瞒不住。看着满大街都是关门歇业的外资企业,你要说外资仍在流入中国,连鬼都不信。

如果央行的印钱模式是捆绑外储的话,那我们的基础货币数据,大概也就是M1的数据,大致应该是与外储数据的增减规律保持大体上的一致的。在月度上会出现偶尔的方向偏移没关系,但是大体上要一致,起码方向不能变。绝不可能出现外储在13个月这种中期的时间维度上呈现减少趋势,你中国的基础货币反倒在这个维度上呈现增长趋势的情况。有意思的是,这种情况偏偏还就真的出现了。2014年6月份央行公布的M1数据为34.15万亿人民币,到2015年7月份,居然增长到了35.31万亿人民币,足足增长了1.16万亿人民币。这事儿就很搞笑了。当然了,央行公布的货币数据可信度极低,这是人所共知的事,一般来说,我其实不太在意它的月度数据本身,只是在意年度级别的数据演化趋势。恰恰就在这种年度级的趋势上,中国的货币供应数值,与外储数值之间,出现了极其清晰的背离。

再把时间线拉长半年,2014年1月到2015年7月,外储数值从38666亿美元下降到36513亿,下降了2153亿。以6.2的汇率计算,相当于从2014年年初至今,中国各色人等拿着1.33万亿的人民币还给了央行,兑走了2153亿的外汇。如果我们一直宣扬的的印钱理论是成立的,也是在实践中得到了切实履行的,那么这1.33万亿的人民币必须被注销掉,相应的货币供应量也会减少。可是同期中国的基础货币量M1从31.49万亿人民币增长到35.31万亿,竟然是增长了3.82万亿人民币。这就耸人听闻了。

要知道中国政府的印钞机制一直都是国内经济学界最大的谜团,没有之一。大家伙之前猜来猜去的,搞出一个以外储为锚印钞的理论,中国政府也暧昧的予以了默认,大家都这么含含糊糊的过了二十多年。好在按年度数据来看,外储与货币供应数据一直都处于同步增长的状态,连97年的亚洲金融风暴期间和08年的全球金融海啸期间都没改变过这种同步增长趋势。现在石破天惊,外储规模开始出现清晰的下降趋势,而货币供应量却保持着高速增长趋势,这可怎么得了?这不是凭空印钞吗?人民币怎么可能维持信用,并守住汇率?

关于人民币的信用之源问题,我在2014年度总结《最后的印钱》一文中做过非常详细的阐述:人民币的信用,源于举国动员之下的强大的基础制造业。现在中国政府已经丧失了社会动员能力,而我们原本赖以自豪的基础制造业,本来因为沉重的税赋就举步维艰,这十年来还要承受各路权贵的肆意侵吞,再被公知和五毛联手妖魔化,于是只能悲壮的走向全面死亡。这么一看,人民币连信用根基都不存在了,现在还凭空印起钱来了,这要是还能保住汇率,那真是见鬼了。于是我们就此见证了奇迹般的两天:连续两天,央行主动贬值,放弃了固守了2年零4个月的美元兑人民币汇率中间价6.1防线,每天贬值一千个基点,退守到了6.3一线,舆论大哗,离岸人民币汇率已经跌到了6.5。事实上这只不过是人民币信用崩塌的第一步而已,按目前外储的外流速度以及中国制造业的死亡速度来看,汇率中间价能在今年内稳定在6.5以内已经是相当不错的成绩了。到明年之后,随时都会飞流直下三千尺,直奔10而去。

然而央行最尴尬之处在于:目前的局势,它还必须凭空印钱。一旦停下印钞机,立刻就是金融危机,连磕巴都不用打一下。经济上的常识是:在经济困难的时候,当然是过紧日子,把以前欠的债都还了,绝不能在这种纸币时代终结的时刻增加全社会的债务杠杆水平。然而中国的事情总是这么吊诡。中国经济原本陷入了衰退之中,即便是想增加债务杠杆,都加不上。民营制造业长期苦于民间高利贷,但是这种民间借贷说来说去都是老百姓自己内部的问题,与国有银行之间的关系不大,闹起来也不会引发全国性的金融风险。至于20多万亿的地方政府债和数量难以统计的国企债,就算最后赖着不还,大家在心理上也不会太抵触,骂几声也就完了。结果中国政府独树一帜,从去年年中开始,竟然开始在股市加杠杆,鼓励大家借钱炒股,把虚拟经济的泡沫吹上了天。2014年6月底沪指只有2036点,沪深两市的场内的融资余额只有4034亿。这个时刻的股市即便有水分,也有限得很。可惜的是接下来的发生的故事令人无法理解,完全违背经济常识:在经济日益艰难的时刻,这个国家竟然开始给全社会加债务杠杆了!到2015年6月18日,也就是股灾爆发的前夜,沪指上升到4900点,而两市的场内融资总额居然上升到了22666亿!新增了足足1.86万亿!至于场外的民间配资总额到底是多少,根本无从统计,有些保守的说法是8000亿左右,而激进的说法则是超过2万亿。这些统统都是股民背上的债务,是有期限的,也是一定要还的。明明纸币时代走向终结,美国不再向全球输出购买力的结果就是挣钱越来越艰难,这个政府却偏偏要在股市加杠杆,让大家都背上一身债。这种行为简直是匪夷所思,傻逼程度足以撼动历史。股市这种虚拟的玩意,本身并不创造价值,必须要靠新进的资金炒来炒去的才能继续上升。既然这个市场是靠债务杠杆吹起来的,那就必须依靠更多的债务来吹,一旦停止吹气,那就是是可怕的股灾。但是很可惜,股民们能承受的债务能力是有上限的。事实上,任何人、任何机构、任何经济体,包括政府在内,承受债务的能力都是有上限的。到6月18日,股民能承受的债务到了极限,没办法继续吹泡泡,大家都尝试卖掉股票还债,于是相互踩踏,夺命出逃,终于酿成了灾难,连续10多天,每天都是千股跌停。到7月8日,沪指跌到了3507点。于是整个7月份,中国金融领域只剩下一件事可以做:救市。

股市可以不救吗?不行。投入股市的融资资金,表面上是券商的钱。要知道券商只不过是轻资产的中介机构,都是穷光蛋,它们根本就没钱。融资资金事实上全都是银行的钱,也就是央行从2014年中之后凭空印出来的钱。这些钱由银行借给券商,再由券商借给股民,去吹起股市的泡沫。在这个过程中,体现出清晰的政府意志,而且政府也没法撇清自己:如果不是基于你的指示,至少是默许,银行能将万亿级的资金借给券商去从事融资业务?这绝无可能。因此我们曾经将2014年6月份以来的股市上涨称为国家牛市。到了六月中旬,泡泡吹不下去了,DUANG的一声就破了,小股民们根本搞不清楚状况,莫名其妙的就背了一身债,然后输得倾家荡产,这还是小事,关键是来自于银行的1.8万亿融资资金也被套在了股市。这还没完。要知道股东们拿着上市公司股票不会白白拿在手里的,都是拿给银行或者各路民间机构做了质押借款的,总的借款额度是多少没法统计,保守估计,怎么也应该在5万亿以上,即便有些说法是达到10万亿的规模,我也可以接受。如果任由股市这么崩塌下去,这些借款同样会面临质押物价值不足的巨大风险,要求借款人补充质押物或者提前还款,也根本不可能。所以突然之间,股市就变成了引发中国债务风暴的导火线。这要是发作起来,中国经济在今年就得崩盘,然后提前进入两脚羊时代。

在这个时刻,中国央行扭捏了十来天,看着证监会面对每天的千股跌停束手无策,终于在7月上旬出手救市,开始大规模的向救市主力证金公司提供资金,当然,证金到底从央行手上拿了多少钱,绝对不会公开,金融界比较普遍的说法是证金已经花了9000亿,这也无从查证,我们只能从7月份的M2数据和社会融资数据里稍微看出一些端倪。7月份的M2(货币与准货币)相对于6月份环比大涨,但M1(货币)数据则环比微跌,因此M2的上涨当然是由于准货币因素造成的。准货币这个东西,其实就是借债款。银行或者其它机构拿着别人的钱出去放贷,提供债务杠杆,一块钱能当成两块钱用,这多出来的一块钱,就是准货币。

7月份的M2数据为135.32万亿,对比6月份的M2数据为133.34万亿,增加了1.98万亿。而7月份和6月份的M1数据分别为35.31和35.61万亿人民币,几乎持平。基础货币规模没有增加,当然了,在7月份外储减少了425亿美元的时候,如果央行还发布一个基础货币大量增长的数据,这也太恶心人了。现在这个微降的数据,虽然也很是扯淡,好歹也不至于看着就想吐。而M2在7月份出现近2万亿人民币规模的增长,当然就是因为银行借钱的规模在加大,债务杠杆在继续加大。

那么,银行的钱借给了谁呢?7月份的社会融资规模增量仅为7188亿,社会融资规模这个数据是指实体经济(境内非金融企业和住户)从金融体系获得的资金,不统计证金公司这类金融机构借到的钱。这么一看的话,1.98万亿-7188亿=1.26万亿,就是金融机构们在7月份能借到的钱的上限了。考虑到中国金融界在整个7月份就只干了救市这一件事,其它领域基本上就没听到过什么融资信息,所以大概也能确定,这1.26万亿,大部分都借给了证金公司,这种规模也与前面所说的9000亿规模相对应。

现在最有趣的地方就在于:这个政府莫名其妙的给自己挖了一个坑,然后自己跳了下去,还不敢爬起来,还要把这个坑继续往下挖。救市救到现在,把证金的资金套得严严实实,随时有一点国家队要撤场的消息,立刻就是全面暴跌。这种情况实在是百年难得一见,至于接下来,一定还有更大的乐子,在等着我们呢。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陈先生的抢救室|膜蛤文化流行背后的社会学意味

【河蟹档案】70后的痛:你硬时政策比你硬,政策软时你还软

Long live shadows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