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之音:艾未未理解当局抓律师?异议者不满

美国之音:艾未未理解当局抓律师?异议者不满

华盛顿—知名艺术家艾未未近日接受《南德意志报》专访时发表的言论引起轩然大波。据德国之声报道,艾未未在采访中对中国政府大规模逮捕维权律师以及此前对他的强硬态度表示理解。这引起了海内外异议人士的极大不满,他们将艾未未的此番表态称为“偶像的崩塌”。

艾未未已于上周四(7月30日)抵达德国,目前人在柏林。据德国之声报道,柏林艺术学院下周将邀请他商谈担任客座教授一事。这所学校在2011年就向艾未未发出过邀请,但由于护照被中国政府扣押,他无法自由出境。

2011年,艾未未曾因“茉莉花革命”而被中国政府羁押81天,护照也被扣押。今年7月23日,他重新获得了护照。他对《南德意志报》的记者说,现在中国政府允许他自由出入。

他说,“他们几乎是无条件的将它(指护照)还给了我。他们也承诺我可以回去,这对我很重要。他们说你是一个自由的人。”

但他也表示,他对中国政府来说是一个“极其危险”的人,因为当局不允许存在不同的声音。“他们不在乎社会正义”,他说。

独立媒体人温云超在评论中国政府归还艾未未护照一事时说,这或许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九月的访美之行有关。

“习近平他今年九月份要访问美国,他也要承受这方面的外交的压力。所以不排除通过允许艾未未出境这种方式,来缓解外界对中国的批评和指责,特别是转移外界最近针对中国镇压维权律师这一件事情上的批评和指责。”他说。

他同时也表示,由于艾未未是一名国际知名的艺术家,外界一直给中国施压要求保障他的基本人权。

艾未未态度转变还是记者断章取义?

引起争议的《德国之声》报道称,艾未未表示“他明白当局之前为何对他如此强硬”。报道还称艾未未在评价中国政府大规模抓捕维权律师一事时说,“他们的案子将会有法院来判,当局不再游走于法律框架之外”。

以上言论也是引发异见群体不满的几个主要观点之一。

温云超认为,艾未未这次采访中发表的言论与他过往的观点有很大不同,很难被接受。

他说,“针对艾未未先生在接受采访时提到的一些内容,我们认为是完全不能够接受。例如,他比较他个人的遭遇和维权律师的遭遇的时候,他有一个结论说,针对维权律师群体,官方不再是在法律之外活动。我想这个显然并非事实。并且另外他在接受采访时说,首先要有解决方案才能够批评,这个也不符合公众对批评本身应该有的意涵的一般性理解。我个人认为批评应该是一个独立性的行为,它并不是像政客那样需要提出一整套的解决方案才能够批评。”

然而,与艾未未相熟的前《德国之声》记者、异议人士苏雨桐表示,《德国之声》这篇报道是翻译稿并有引导性的内容,扭曲了艾未未的本意。她说,“艾未未根本没有妥协。他最妥协的时候是刚放出来,81天以后刚放出来的时候……他在最困难的时候,他都是沉默,并没有说助纣为虐的话,也没有表扬过中国政府……所以我不相信他到了自由的国家,突然是这样子。”

这篇《德国之声》报道的作者约尔格(Joerg Haentzschel )8月5日发布推特说,艾未未“赞扬了中国政府的‘积极态度’”。

记者在《南德意志报》的英文采访稿中看到,在谈到中国维权律师的遭遇时,艾未未说:是的,当局对一些案件表现得相当极权。但这和我以前被拘留时的情况非常不同。现在,当他们拘留你,他们会有逮捕令。法院会判决这些人。他们按程序办事。如果证据不足时,他们就会将你释放。这些策略不再像几年前那样的不合法。当然,如果警察认为你可疑,他们有权利逮捕你。尽管我认为这种策略也可以用来控制人民。

而在谈到是否应该批评政府时,艾未未说:我不害怕(他们不让我回国)。无论发生什么都没有关系。我只求可以过正常的生活。我希望我说的话、做的事对社会有利。不仅仅是批评,并且提供解决方案。我讨厌那些认为自己更优秀的人。总是存在问题的,也总是有解决方案。如果我没有解决方案,我为什么要说问题呢。

艾未未还表示,虽然他现在人在德国,中国政府仍然对他的一举一动非常敏感,但是比以前更加宽松了。

环球时报赞艾未未“不骂政府” 学者叹偶像不再

北京—中国知名艺术家艾未未近日在德国接受《南德意志报》专访时,对中国政府逮捕骚扰维权律师发表看法,从而引发轩然大波。中共官媒《环球时报》发表评论文章,对艾未未的“没有骂(中国)政府”表示支持。

中共中央机关报人民日报旗下的《环球时报》这个周末发表单仁平所写的社评,题目是《艾未未没骂政府,西方不高兴了》。

环球时报赞扬

《环球时报》文章称,长时间以来艾未未一直是一个标签化了的人物。中国异见人士和西方舆论都愿意看到艾充当反体制的旗手,不希望他展示内心的矛盾和纠结。西方一些力量也因此才力捧他,给他送上种种“自由世界”的荣誉。

艾未未在中国公共知识分子以及海内外持不同政见者中享有很高荣誉,被尊称为“艾神”,谐音“艾婶”。他对四川汶川地震受害者的支持,对中国政府毫不留情的批判,和中国极左五毛党势力进行尖锐的斗争,使他成为《环球时报》所谓的“标签”和“旗手”。

若干年前,记者曾经到艾未未家中采访有关中国政府扣押他护照并不准他参加海外艺术展览的新闻。艾未未住所的各种监视设施,给记者留下很深的印象。

艾未未在被软禁四年之后,终于被发还护照,获准出国。艾未未的新闻助理谢绝了美国之音北京分社提出的就中国政府发还他护照发表评论的采访请求。北京外交人士认为,中国政府放这样一位知名持不同政见艺术家,为的是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九月份的重要出访前改善中国的形象营造和缓气氛。

态度柔和

艾未未引发《环球时报》所说轩然大波的言论主要有三点。一是他称中国政府对他的这次旅行几乎没有附加条件,他被许诺可以再次回到中国。二是他对最近中国政府镇压维权律师称是“按法律程序办事”。艾未未的原话是“现在当他们拘留你,他们会有逮捕令。法院会判决这些人,他们按程序办事。如果证据不足时他们就会将你释放,这些策略不再像几年前那样不合法”。三是他认为不能光是批评政府,更重要的是要有解决方案。

艾未未的这些话在互联网上引发了激烈辩论。《环球时报》单仁平的社评点了美国之音的名,称美国之音的一篇报道说艾的这些话引起中国异见人士的极大不满,这是一次艾的“偶像崩塌”。“助纣为虐”、“变节”、“投降”、“一个自由的人看起来不是这样子的”,这些话被不同的人和媒体说出。

《环球时报》的社评认为,艾未未这一次似乎是对他的标签(中国知名持不同政见艺术家)有点烦了,任性了,说了一些明摆着的大实话。《环球时报》称“德国之声”一名作者说他“赞扬了中国政府的积极态度”,这多少有些“拔高”了艾的态度。艾只是没像一些人预期的那样去了“自由世界”后大吐他在中国“备受迫害”的苦水,而是说了些他对中国正发生事情的直观认识。

《环球时报》在分析艾未未出国没有骂政府的原因时称,“还有可能是艾未未想调整一下自己的政治面孔,降低一点自己反体制旗手的形象,突出自己的艺术家身份。长时间以来,他的批评者们一直指责他在艺术上并无造诣,而是在靠政治对抗吸引关注和人气”。

网友热议

艾未未是社交媒体推特上中国境内最活跃的用户之一,他重获护照后的一些言论也引起了网民的强烈反响。

有网友支持他的说法,认为他的一些观点具有现实意义,也有网友批评他的做法。有推特网友说“以前对艾未未的支持是真诚的,现在对其言论的批评也是严肃的”,艾未未称其“幽默”。有网友疑问是否外媒曲解了他的原意,他回复称“原文并没有歪曲”。还有一些推特网友言辞激烈地批评这位曾经的政府批评者,艾未未也言辞激烈地给与回应。

针对是否西方媒体在翻译时曲解了艾未未的原意,周封锁称“从我有限的语言知识,流传的几个版本没有本质不同。在律师面临大搜捕时,刚刚李和平和余文生的妻子还被警察威胁,为艾未未辩护的浦志强还在狱中。这段话是假装外宾,落井下石,为政府洗地”。周封锁特别点出艾未未说“现在他们拘留你,他们会有逮捕令”评论说,这话不知道是怎么想象出来的。我看到很多律师被抓的情节都是半夜被撬门、锯门、闯入,没有出示任何手续把人强行带走。难道是敌对势力给你当抹黑?

艾未未转身

在中国知识分子中享有广泛影响力的媒体人徐达内所写的《媒体札记》以“艾未未转身”总结了从6月11日环球时报刊发评论《艾未未在京办个展,挺有意思的事》,到今日“单仁平”再出马叙说《艾未未没骂政府,西方不高兴了》其中的脉络痕迹。徐达内引述@小白妖妖_艾瑞蒙的分析说:“艾很清楚是谁给了他自由:打老虎的人。艾更清楚是谁剥夺了他的自由:大老虎势力。所以他会有以上的言论,可以相信,艾会更坚定地站在打虎人的一边。

媒体札记还引述了@推享莫老先生的话称,莫之许先生对艾未未之转身百感交集:“看了老艾说的那些话,要是在2010年这么说,估计是满堂喝彩,极少数死硬派冷嘲热讽,要是在2013年说,恐怕是毁誉参半,如今同样的话,搞得是满屏痛心疾首加各种解释洗地,略令人讽刺的是,老艾在2010年恐怕正属于极少数死硬派之列。”

维权律师张雪忠的表态:“在当局的高压之下,原来的反对者若是选择放弃和退出,我们完全可以尊重他们的个人选择,并祝福他们回归平静安祥的生活。但是,如果他们还要对坚持反对的人踩上一脚,我们就有必要提醒他们:这种反戈一击的做法,是对自己和同仁的双重背叛。”

@49laihong在推特上对艾未未在已经抵达西方在自由的环境下讲出这些话认为不妥。他说,艺术家的采访记录我看了。我认为,如果是在自由状态下,一些话是可以不讲的。讲了,就是自毁形象。面对有史以来最严酷的华景,我无意再做任何评论。每个人的追求都不同,该离开的,始终要离开。

“偶像崩塌”

艾未未也不乏粉丝和支持者。盼盼008在推特上对艾未未表示支持。她写道:“艾未未的最新访谈有向内思考的光芒,因而充满智慧。坦然说,我是一棵树,我在成长。那些几年如一日在推上翻来覆去表达相似看法和相同愤怒的人令人厌倦。拥有巨大名气和粉丝的他如今能像智者一样内观并更新自我,让人钦佩。他依然这样自在,一如过往亦超越过往,我对他的敬爱也是”。

而环球时报则认为艾未未的转身,说明了异见人士中间充满名利场的气味,所谓“圣徒”难得一见。环球时报称中国的所谓“最极端异见人士实际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梦游者。他们搬来西方的政治理论,把它们当成数理公式测量中国社会的种种界面。就让这些人在梦里中个大彩,得乐且乐吧”。

温克坚对艾未未转身评论称:一个社会运动的强大和成熟,不仅能塑造英雄和符号性人物,而且能够承受英雄的背叛,淘汰符号性人物–如果他/她变得不合时宜的话。

赵思乐在海外中文互联网楼外楼上发表文章《告别偶像艾未未》,呼应了偶像消失的观察。他认为,无论异议者们对艾未未的言论是否过度,可以确定的是一个意见领袖的崩塌正在发生。他分析说,无论是撕裂还是被遗弃,话语场呈现的总体趋势就是“大山头变小,小山头增多,偶像不再,洞见自取”。人们的思想越复杂,就越不容易出现许多人信仰一个人的现像,偶像注定只能存活于启蒙时代。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陈先生的抢救室|膜蛤文化流行背后的社会学意味

【河蟹档案】70后的痛:你硬时政策比你硬,政策软时你还软

Long live shadows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