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虹斌|中国女人为什么这么昂贵

侯虹斌|中国女人为什么这么昂贵

最近被刘强东与奶茶妹妹的消息刷屏。

奶茶刘强东

下面这段评论,基本上就是恶心的代名词,而且被到处转发。不仅把女性当作物品来计价,当作衡量男人成功与否的砝码;而且,这种物品最贵重之处就在于年龄。

段子的中心意思是,你成功了,就可以买到更年轻的女人,不成功,你的女儿就会被老头买走。

PS:后面的不是章泽天的父母!不是章泽天的父母!(转发的人没脑子也就算了,还不会用百度谷歌?)

奶茶刘强东2

然后是这么一段。您操心得太多了吧?

我此前曾在腾讯大家发过的一篇《中国男人为什么这么丑》,不曾想,不仅点击过百万,很多转载,而且我的各个与文化和媒体毫不搭界的Q群和微信群里,都转发了这篇文章,都是含羞带怨的,有骂有赞;我走到哪里,都被媒体圈朋友介绍,喏,就是那个写文章说中国男人丑的。

其实,一篇两千字的文章很难充分论证这个宠大的命题——再加上这篇也不能——题目中的全称指代也不贴切,一竹竿撩倒一船人,这我需要向被躺枪的男士们道歉;不过,这一议题之所以能引起这么多人共鸣、吐槽,或者攻击,而且反响还能延续一段时间,说明了这并非一个伪问题,也说明,社会的发展已到了一个节点,女性的不满显而易见了。

但对于后来衍生成为“中国男人配不上中国女人”的论题,我也不能苟同。说白了,中国男性之容貌粗俗、气质粗鄙,是与中国女性双向选择之后的结果

如果用一句粗俗的话来说,就是:只要男人有钱,哪怕长得像猪一样,女人也能睡得下去,这样的价值观之下,男人怎么可能不丑呢?中国的女人如此拜金、如此庸俗,她们不正好匹配那些肥头大耳的中年男么?求仁得仁何所怨?

想必说到这一层,男性们会释怀了:中国女性总算负担起了让男性变丑的责任了,他们本来就是无辜受害的乖宝宝。

从历史上来说,男女关系也都是这样的路数:妲己害了商纣王,杨妃害了唐明皇,慈禧还害得满清灭亡呢;现在的推导关系,只不过是更加彻底了而已:女性负起了这个社会的教化功能。不奇怪,两性关系当中,女性地位越低的时候,社会责任必然是越大的看看那些说心灵鸡汤一个劲地说女人对一个家有多重要就知道了。

但是,社会价值观怎么可能是由弱势一方塑造的?这是由一部分充分掌握了社会资源的人(这种权贵基本上是中老年男性)决定的,他们用自己的方式重新进行性别资源分配。

要理解这种分配,我们可以参考一下这个社会处于“高等级”的一群人。在中国的语境下,占据这个社会最多权力与资源的人一般是指一定级别以上的高官(至于什么级别才是高官,取决于你的心理定位),或许还可加上个别巨富大贾。他们的生活我们凡人无从瞻仰,但从近期的各种高官落马的新闻中可以发现,原来他们基本上都有一个爱好:通奸。他们一般有一个与他们同龄的发妻,但还会寻找多个更年轻、更漂亮的情人(常见的一种选择是主播),实际上就是对古代一夫一妻多妾制的回温。还有另外一种相对文雅的方式,就是一次接一次地离婚结婚,妻子年龄越换越小,这种,可以称为连续型多妻制。

这里不打算探讨贪腐,也不打算探讨道德,只想说明一点:达官贵人们的婚姻结构或性关系结构,就是对年龄、向外貌的无限追求,是不断地向下兼容。

当然,能攀上这种层次的人物凤毛麟角,跟大众也没有啥关系,但是,比他们次一等的、拥有部分资源的人,比如,各种层级的官员,各种煤老板,各种有钱有名的人,均在效仿这种价值分配结构。这并非我的臆测,中国传统的理论是“上有所好,下必甚焉”;而美国经济学家罗伯特·弗兰克也提出过一种“消费瀑布效应”的理论:每个人在确定消费水平时的参照对象都是比自己更富有的人群。是的,最有权势的那些人为自己在深山中建造行宫,吃一饭能挥霍掉公款百万,在国家级电视台中选后宫……这些自然和我没半毛钱关系,但是这些生活深深刺激了有资格与高官们打交道的大土豪们,于是他们咬紧牙关建造了更大的房子,吃更豪华的宴席,在地方电视台选情人……这些土豪们又把这种生活方式传递给中产阶层,于是中产阶层呢,虽然在供楼供车之外没有资格供养大小情人了,但他们的价值观早就暗暗与土豪们是齐平的。就我所知道的一些例子而言,既有四十岁的未婚白领,相亲时坚决不肯见三十岁的女白领,哪怕条件很好,理由是对方太老;也有在某些艺术文化的小圈子里,四五十岁的老男人总是比赛着谁带的女友年龄更小。

我仿佛听到了白居易的心声:“十载春啼变莺舌,三嫌老丑换蛾眉”(当年白居易已六十岁了,嫌十八九岁的歌妓太老了每三年就要更换新人)。这显然不是个别现象。当年杨振宁娶了比他小54岁的翁帆,我已经听到无数人对这种关系表示了不加掩饰的垂涎。这种价值观念的影响,就如同瀑布一样,沿着社会阶层从上至下影响了每一个人,与受教育程度没有关系。

于是乎,哪怕是刚上大学的女生,只要还单身,普遍都会有“剩女”的忧虑。实际她们也就二十岁。如今的女孩子们普遍都明白,这个社会对她们的定位是什么,在她们尚年轻的时候,选择男友、选择配偶,必须优先考虑经济条件,以及是否负责任、是否适合共同养育子女、是否忠诚,等等;情感与尊严,已经变得不那么重要了;性吸引力,则更次要了。耳濡目染的社会现实也在提醒她们,必须要提高价码,以预先赎买男性对她们中年以后的背叛。

所谓女性的拜金,就是这么来的。

事实上,我也不打算为女性推卸责任。中国的许多女性长辈们,三姑六婆或者居委会大妈,她们打压起自己的同性比男性更积极、下手更狠。无论是自己过得苦大仇深还是乐哈哈的,她都会告诉你,女人一定要低人一等才是完美的世界。至于怎么个低法才能深得完美的精髓,又各有不同:可能是逼婚,可能是强调重男轻女,可能是要求你任打任骂死不离婚,也可能是压迫一切她能够得着的女性——最后一条,滋养着中国电视黄金时段里诸多博大精深的婆媳剧。最终的目的,是维护这个结构已然稳固的男权社会,她们在这种稳固中,可以获得一种安全感,有的还可以捞点别的收益。

这么说“大妈”,并不公平,因为很多年轻女孩也是这么想的。

其实,在一个堕落的社会中,没有资源的人堕落速度是最快的,因为他没有能力去抵挡。在男性对着权势、财富、美女孜孜以求的时候,比他们弱的女性就会选择迎合他们,接受他们的遴选,以更年轻、更性感、更物化的姿态来争相博取宠幸。而在上一拔女孩子芳华渐去的时候,又一茬一茬的小妖精长出来了,开出更高的价码。最终,拍死在沙滩上的,是一群出不起价的loser们。

问题是,loser们也并不愿意把女性还愿成人,他们只知道抱怨价格高了,认为美女们就应该便宜大甩卖,不卖就是拜金的坏女人。他们也喜欢物化女人,一点都不无辜。

说到这里,我还没有提到“丑陋”呢。没错,喜欢以权势金钱的方法去衡量和购买长期婚姻、或短期性关系的男性,很难不猥琐;喜欢以贬低女性的方式来获得性别优越感的男性,很难不恶心;而我们中国的中流砥柱们,这个社会的权力、财富、荣耀归于他们,这个社会发展成今天的肮脏和无耻下流也要归于他们,这样的人群,很难不丑陋。

可怕的还在于,这种价值观的洪流滚滚地倾泻而下,身在其中,很难不被瀑布所沾湿。我可以感受到,身边还有很多思维正常的可爱的人,既有男性也有女性,但最后,这种部分人共谋的结果也挤压了正常人的世界:好男孩不得不与脑满肠肥所代表的背后的权力进行竞争,好女孩年岁渐长后不得不迎接可以轻易购买的年轻的肉体的挑战,或者干脆绝决地退出市场,从此任逍遥。

真到了那个时候,再去讨论配得上配不上,都意义不大了。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陈先生的抢救室|膜蛤文化流行背后的社会学意味

【河蟹档案】70后的痛:你硬时政策比你硬,政策软时你还软

Long live shadows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