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乎:存在「Burn Down」原则吗?

知乎:存在「Burn Down」原则吗?

微博上有人提出“化学品爆炸国际通用的是 Burn Down 原则,就是划出隔离带,人员撤离,里面烧完炸完再进去处理。”这个所谓的 Burn Down 原则真的存在吗?如果确实存在,上述表达准确吗?国外发生‘塘沽大爆炸’此类事件时,又是如何处理的呢?

有人以此批评消防部队的指挥,不懂科学不够专业,为了表决心表忠心,无脑指挥令消防兄弟无辜丧命。不知该信哪一方了?

希望有大神能给予详细解答,谢谢谢谢。

林兰香

写完了,严禁转到知乎以外平台,如在其他平台上提到本文,请给出本文的知乎链接

天津塘沽爆炸事件是多种因素累加形成的最坏结果,违规操作、瞒报危化品的仓库管理者、出具安评报告的评估公司、批准危化品仓库建在居民区旁边的政府部门,长期对辖区内危化品失察的消防部门,都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这个故事的名字叫“一个所谓谣言的诞生”
利益相关:第一个提Burn Down那句话的人,化工博士,从事HSE审计工作。
HSE为健康Health,安全Safety,环境Environment的缩写,随着公司及组织的职能不同,会有不同的管理规定和相关人员。在化工厂中,HSE规定应包括但不限于:通用HSE守则、员工职业健康、工程设计、生产运行、应急处置、事故调查、审计等方面。

8月13日上午8点多,看了几个视频之后,我转发了头条新闻的一条微博,然后写了一句:“”这种规模的化学品爆炸国际通用的是 Burn Down 原则,就是划出隔离带,人员撤离,里面烧完炸完再进去处理。“ 请注意”这种规模的“五个字。
接着我又发了几条,包括为什么离居民区不到1km的质疑,之后又跟几个朋友做了一下为什么规划能过的讨论,还有里面到底有什么东西的猜测。
我的粉丝只有四十个人,一半是同学一半是同事,平时也是生活内容居多,因此我没有考虑什么用词,如果知道后面发生的事情,我肯定会说的更科学、更精确一些。
有三四个认识的人转发过这条微博。
下午6点,我收到好基友的私信,告诉我某大V发了一个微博用了这个内容。
我看了一下,发现他截取了我的微博其中的两句话:”这种规模的化学品爆炸国际通用的是 Burn Down 原则,就是划出隔离带,人员撤离,里面烧完炸完再进去处理。“”化学品火灾和普通住宅、商场火灾完全不同,不能用没有经验的消防员来处理,不被二次爆炸伤害也极大可能会中毒。“做了一个图片,没提到我的名字。
当时转发已经破万,楼下骂的骂,掐架的掐架。
我看了之后,迅速把自己微博删了,怕人肉我。
我当时是震惊和愤怒,但现在想来,应该感谢他,第一,他没提我的名字;第二,他还保留了”这种规模的“五个字。
8月14日早上我上班后,发现自己的朋友圈也被这句话刷屏了,”这种规模的“几个字也去掉了。后面的“”化学品火灾和普通住宅、商场火灾完全不同,不能用没有经验的消防员来处理,不被二次爆炸伤害也极大可能会中毒。“这句也没有了。
于是它变成了现在大家看到的这个样子。

8月14日一整天都是各种辟谣。
说实在的,我并没有想到这个词在google上这么难搜。因为我们在做消防系统的HSE审计的时候,使用这个词都没什么障碍,burn down strategy, option,policy我们在和消防人员沟通时大家都懂,至少北美、西亚和东南亚我去过的几次都没有问题。
消防系统,尤其是涉及化学品的消防系统是一个很细的分支,在某些地区,一般消防队是不承接这种类型的消防要求的,因为人员和器材要求非常高,而是由专门的消防公司负责。即使承接,也需要有非常详细的备案,包括整体结构、化学品数量、类型、精确的摆放位置、消防禁忌等,而且要实时更新。
这个行业由于具有很强的经验性、个体差异和地域差异,所以文献相对来说比较少,大家普遍认可的标准是 Emergency Response Guidebook。
而且我觉得比较奇怪的一点是,很多人问了搞化学的,化工的,法律的,就是没有问搞HSE的,这个行业存在感也太差了吧……
翻译成“原则”是我的问题,很抱歉,说“常用做法”可能更妥当。那是我的私人微博,还是一个转发,并没有斟酌用词,造成这么大面积的争论是我万万没想到的。

——————————这是8月18日更新的分割线———————————

昨天到今天,有不少评论和私信表达了这位先生类似的意思:
在此一并回应一下:
Burn Down是一种常用做法而不是原则,policy或者strategy翻译成“原则”是我的问题,非常非常抱歉。
我当时针对的讨论对象是同学和同事,完全没想到造成这么大范围的传播和误解,诚恳地说声:对不起。
我为我说过的话负责,负责的方式就是开了这个帖子,详细讲述这个故事,并尽量清楚、准确、有逻辑地解释为什么会有这种处理方法。
然后我还想问问:
我在自己的微博上写了好几条,近400字,转发个数不超过10个。
不知道以什么方式搜到我微博,将400个字掐头去尾成50个字挂上去,转发数万的大V不需要负责吗?
将50个字继续缩略成15个字,继续大范围传播的另外一些大V不需要负责吗?
因为自己google搜不到,就洋洋洒洒万字长文来“辟谣”,转发数万的凤凰网某主笔不需要负责吗?
没有后续进行查证,继续转发“辟谣”的大量官媒不需要负责吗?

—————————————我是回应结束的分割线————————————————

到目前为止,这场火灾我仍然认为burn down是最好的选择,或者说不是选择,因为现在采取的措施就是被动的burn down。

burn down的确不能成为原则,如果说原则的话,只有一个,就是生命安全大于环境安全大于财产安全,以上排名分先后。
当发生火灾或者其他应急救援的时候,采取行动的时候,指挥官的考虑顺序应该是:
1. 需不需要采取行动;
2. 如何采取行动。
采取行动的基础是行动产生的正面价值应当大于不行动造成的后果。
在技术层面上,楼上有一位@一指震江南 先生讲的非常到位,我看了之后很是感动。
我现在需要补充和强调一点,为什么这种规模的危化品火灾里burn down几乎是必选的选项,是因为在危化品大规模燃烧起来后,几乎扑灭不了。
扑灭不了。
扑灭不了。 (重要的事说三遍)
危化品火灾不同于普通的住宅、商场火灾,起火速度快,放热巨大,爆炸可能性非常高,而且大部分火灾爆炸后的产物是有毒有害化学品,对人体伤害很大。
1个小指甲盖大小的金属钠,泼上水可以炸出3-5米远。
我有一位师弟在使用坩锅做氯酸钾和硫混合研磨的演示实验时,由于多加了半勺氯酸钾,虽然拉上了通风橱,但是本来的轻微爆炸变成了剧烈爆炸,通风橱玻璃全碎,大臂以下全部被炸伤,手指几乎炸断,而且后期伤口很难愈合,连续溃烂化脓,被迫休学半年。
同时,不恰当的扑救会令局势恶化,电石的例子这几天已经普及了,类似的还有很多。
在工厂以及仓库中,一般会配备一定量的泡沫/干粉灭火器,但在实际上,很多火灾的发生,往往只是一丁点的泄漏,在工人去取灭火器的路上,已经发生了闪燃。
目前国际上大部分的大型化学品工厂,发生火灾的应急处置标准是:
1.员工 发现火情后,迅速撤离并通知中控室或者值班经理。
2. 值班经理关断ESD(紧急关断阀,如果有的话),然后用无线电通讯、广播等形式呼吁厂内所有人员撤离;
3. 到达紧急集合点后清点人数,如有受伤或失踪人员,记录下名字和所在位置。(一般不鼓励职工回去营救),如果有受伤人员,有First Aid证书的可以施救。
4. 报火警,介绍着火地点、起火介质、数量、可能存在的其他易燃易爆品、失踪人员人数和所在位置。如有受伤人员,报医疗急救,介绍受伤人员数量、受伤类型、目前情况等等,然后在原地等待。

消防人员接警后的标准程序是:
1. 按照询问和记录情况(询问非常详细,我曾经经历一次演习,光问情况就问了5分钟)
2. 启动危险化学品消防程序,通过短信、电视、广播及网络方式通知安全线以内的居民疏散。
3. 出警。
4. 到达后与值班经理沟通,确认记录的信息正确,然后根据指挥官的判断决定是否对受伤或失踪人员进行营救。
需要指出,指挥官在整个过程中具有绝对的权威,决策都是基于他对目前情况的判断。
当指挥官认为受伤或失踪人员生还的概率不大时,可以不采取救援行动。
同样,当指挥官认为火灾已发展到一定程度,进行扑救没有明显效果或者可能对消防员产生一定程度伤害的时候,也可以不进行扑救。

当指挥官决定采用burn down策略的时候,并不意味着坐那不管了,而是采取救火之外的行动,如在隔离带范围内铺设阻燃物或者清除障碍;帮助人员撤离;通知危化品处理组织机构;如需要其他类型的灭火方式(如飞机喷洒)需要请求支援;明火灭到一定程度(这个完全依赖于指挥官的判断)进场进行进一步灭火和救援等。总之,一切行动都是为了减轻火灾或爆炸带来的后果。

现在回到天津这个案例。
目前的形势是被迫burn down的结果。因为大范围的明火不是被扑灭的,是自然熄灭的。
这是个可能会引发争议的问题,我们可以按照时间线进行推演。
1. 8月12日晚10点多,群众报火警,消防队进入火场进行扑救,然后发生连续的小型爆炸,约11点半发生大爆炸。
2. 8月13日早上9点,大范围明火仍然在燃烧,国务院专家团队决定:因危化品数量内容存储不明暂缓扑救.
3. 8月13日,根据某记者的采访手记《走多远,作多久》,照片中显示,爆炸现场存在若干着火点,正在冒黄色或者白色的烟,但未见到大范围明火。里面有这样的记录:“大路出去前告诉我,现场的消防员已经撤出了,现场空空荡荡。但我发现现场还有几队消防员有所行动。他们在试着灭火。但泡沫喷过去,很快废墟里就传来爆炸声。只得又停止。过几十分钟,又会再尝试灭火,然后又回引发轻微爆炸。消防拿火势毫无办法。留下的人员本就不多,又大都处在待命状态。”
4. 8月14日中午,命令下达,“中午之前将明火扑灭”,到下午6点钟,官方宣布扑灭。
5. 8月15日中午,爆炸现场南端又起明火并伴有爆炸。
6. 8月16日,防化部队进入核心区。“13:10分左右,天津滨海爆炸事故核心区域再现小型爆炸,现场升腾起灰白色浓烟。——核心区域附近有消防车正对一处集装箱喷射透明液体,附近空气中仍有轻微异味。第九大街东侧停靠着多台重型水罐车、泡沫车、干粉车、化学洗消车,数十消防战士在等待调度”。(新京报)

因此,在国务院专家团队进入之后,消防策略是:因危化品数量内容存储不明,先暂缓扑救,待大范围明火熄灭后,现场剩余零散火头,再进入现场另行扑灭。火场周围不小于500m有警戒线(见《走多远,作多久》),周边1km范围的小区居民遭遇爆炸后已经自行逃离/疏散。

同时还有一个信息是:废墟里和集装箱里仍存在一定的危化品,遇到泡沫扑救会发生爆炸。
8月15日下午,宣布事故危化品主要集中在装箱区和运抵区。装箱区的危险化学品可能有钾、钠、氯酸钠、硝酸钾、烧碱,硫化碱、硅化钙、三氯乙烯、氯碘酸等。运抵区的危险化学品可能有环己胺、二甲基二硫、甲酸、硝酸铵、氰化钠、四六二硝基、邻仲丁基等(应改为2-丁基-4,6-二硝基苯酚, 感谢 @乔卓然 @ Donald_LYC 提醒)。
如果这个成分属实的话,只能说这样的火,根本没有办法救,无解。

所以说,有些人仍在争论什么化工厂建在居民区是否使用burn down,现实是:正在采用的就是burn down。
如果这个问题有争议的话,我们来考虑下列两个问题:
1. 消防队是否有能力控制火灾?
2. 消防队在事发时的行动是否在实际上阻止或延迟了爆炸,有毒气体扩散等不良后果?
如果上述两个答案都是否定的,那么很直接也很残酷的现实就是,这场火灾最终只能burn down,这是从一开始就注定了的事,不管消防员如何英勇,该发生的都会发生。

Burn Down不容易被人接受的原因,大概集中在三个观点:
1. 火是可以扑灭的。
2. 扑总比不扑好。
3. 离居民楼只有600m,不适用。

下面我们逐一分析一下这三项:
1. 火是可以扑灭的。
不,不是这样,不是所有的火都能被扑灭。
俗话说“水火无情”,对消防人员来讲,普通住宅火灾如果相当于河中溺水,危化品火灾就相当于山洪爆发或者泥石流。
消防员是具有一定的专业知识、专业设备的普通人,不是超人。
在这场事故中,灭火常用的办法全都不适用。
1)降温。危化品着火起火快,可以产生极其巨大的热量。电石遇水产生的乙炔,火焰温度可以达到3000度以上。喷水唯一有可能的积极作用就是降温,但在这种高温下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2)隔离氧气。 露天条件下不可能
3)隔离周边易燃物。这是一个露天堆栈,集装箱之间距离非常近,移动集装箱是不可能的,在集装箱之间建设隔离带也不可能。
因此,在这种情况下,火是不可能被扑灭的。
2. 扑总比不扑好。
对危化品来说,不适当的扑救可以产生极其严重的后果。这一点经过这几天的科普,应该能获得大家认同。
活泼金属与电石存在的情况下,水和泡沫是绝对不能用来扑救的。
3. 离居民楼只有600m,不适用。
这点也是大家最关注,争论最激烈的一点。
在不知道爆炸物是什么,扑救没有进展的情况下,应该做什么?
撤离居民。
撤离居民。
撤离居民。
HSE管理中的风险评估有两个基本参数,风险发生的可能性,以及风险可以造成的后果。
但是,在应急处置中,一定要根据最坏的结果进行应急准备工作。
“保卫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这种说法,是不够准确的。
在整个救援过程中,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全与消防员的生命安全是平等的,两者都远大于财产安全。
一定要在事件有恶化的可能性的时候就疏散居民,原因有二:
一是大量居民的撤离疏散需要时间,在这个过程中,可以运用广播,手机短信,社交网络,甚至开车用大喇叭喊的原始手段,争取尽快撤离。
二是如果发生了不可控的情况再通知撤离,人在慌乱和恐惧中,判断力会急剧下降,极其容易造成踩踏、碰撞,引发受伤、触电等意外。

评论中提到了清水河大爆炸,我深入地研究了一下当时的报道和相关材料。读完之后,我震惊、愤怒和无奈。
这是一个多么好的burn down的案例。
它非常清楚地说明了,危化品爆炸的威力有多么巨大,强行扑救的后果由多么严重,burn down应该如何取舍,如何做到在危机下的利益最大化,以及如何行动。
这个案例应该进入所有的HSE教科书,作为经典案例讲解;应该列为消防员的入职必读材料,并且要常看长新;应该作为所有涉及危化品生产、运输、储存的人员的必读读物,让每个人都提高安全意识,更规范地作业。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
22年过去了,我们的处置方式还停留在当年。
天津塘沽爆炸事故,我依然希望时候能够有完整的记录、分析和思考。
我们赞美英雄,歌颂英雄,缅怀英雄,同时也希望英雄的牺牲,能够更有价值。
秦人无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复哀后人也 。

————————————全文完——————————————————

在指挥人员不知道里面是危化品的情况下,无论如何,不能说当时的决策错误。
但当发生了危化品大爆炸的情况下,国务院专家进入后,现场出现了下列的状况,我不能认同:
1. 消防员依然试图用水或者泡沫喷向集装箱灭火。
2. 救援官兵不戴安全帽。
3. 救援官兵大部分人不戴口罩,少部分戴棉质口罩,仅极少数人戴防毒面具。
4. 救援官兵大部分人不戴手套。
5. 救援官兵在现场露天吃饭。
6. 在发现爆炸碎片并证实遇水反应后,消防员用土掩埋碎片。
7. 准许无关人员进入现场救援。(奇葩的陈光标中毒事件)
8. 居民回家取物品时,未被告知戴手套。

回应一下“无用的马后炮”的评论。
的确这是马后炮,但绝不是无用的马后炮。
在安全管理中,事故后的分析和总结和事故处理同等重要。
在一个工厂中,小到员工被纸割伤了手,在楼道滑到摔伤了腿,到类似的重大安全事故,都要进行相应的报告,发生人员死亡或重大环境污染的,需要向政府部门提供报告进行审核,特别重大的事故,如墨西哥湾漏油事件,甚至需要进行国会质询。
事故按照严重程度划分为不同等级,每个等级需要进行对应的备案和回馈,计入考核指标。
如员工的在楼道滑倒摔伤了腿,在送医院确认情况后,安全部门需要对该事件写一个总结报告,并在必要时通知全厂:某员工在XX地点不幸摔倒,我们已经做了XX处置,希望各位员工以后注意。
同样地,消防队出警完毕后,也需要写类似的总结报告,发生人员死亡或重大环境污染的,需要经过专家委员会进行评估和谈话,确认当初的决策是否正确,程序是否合理。
正是有了无数次的分析和总结,无数人的经验和教训,在无数个案中寻找规律,Emergency Response Guideline之类的指导程序才能出台,目的就是在类似的情况下,能够挽救更多人员的生命,减少环境和财产伤害。。
直到今天,ERG也仅是一个guideline,在现场,指挥官的个人判断依然至关重要。从业者也仍然在不断地进行补充和修订。

———————————8月18日更新的分割线——————————————在评论中不少网友在讨论救人的问题,在此谈一些个人意见。

“救人的意愿”和“救人的能力”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概念,需要分别考虑。在实际救援过程中显然后者更加重要。
每次坐飞机的时候都需要播放安全须知,其中大概有这么一句话:当戴救生面罩的时候,先给自己戴好,再帮助别人。
首先要确保自己有救人的能力,再实施救援。
我再讲一个我同事处理过的真实案例。
五个工人去修一段堵塞的下水道,一个工人在下去后,遭遇了硫化氢中毒,当即倒地。
另外一个人伸手去拉他,同样倒地。
外面的三个人有一个是队长,马上要求撤离。
跑到800米外,队长叫了另外一个队员一起去救援倒下的两个人,他当时意识到可能里面有毒气,于是两人各拿了一条湿毛巾捂着口鼻冲进了现场,剩下的1个人继续撤离并报警。
最后结果:4人死亡,1人幸存。
幸存的人很痛苦,经历了几次心理干预,但他活下来了。

————————————更新完毕,感谢各位——————————————————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陈先生的抢救室|膜蛤文化流行背后的社会学意味

【河蟹档案】70后的痛:你硬时政策比你硬,政策软时你还软

Long live shadows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