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亚洲|无锡黑监狱死灰复燃出入戴黑头套

自由亚洲|无锡黑监狱死灰复燃出入戴黑头套

m0910-ql1p1

图片:无锡和平商务宾馆,被用作羁押访民的黑监狱。(听众独家提供/记者乔龙)

黑监狱近期在江苏省无锡市死灰复燃。该市维稳人员为了防止黑监狱位置曝光,所有送入者,均需戴上黑头套。无锡市滨湖区访民丁永金,沈果冬,许海凤,周静娟等人,在北京阅兵日前夕被抓后,关入黑监狱,本周三获释。

广为社会诟病的黑监狱最近在江苏无锡死灰复燃。该市滨湖区多位访民因到北京上访,8月28日中午由截访人员遣返原籍,抵达无锡后,程盛欧、周晓凤及程茂娟等人被行政拘留5至10天。另外,太湖街道的丁永金、沈果冬、朱丙泉、王敏菊、许海凤及84岁的周静娟等人被关黑监狱,本周三获释。

沈果冬的妻子丁红芬周四告诉本台,前一天,她的父亲和丈夫刚被释放。

图片:无锡访民沈果冬从黑监狱获释,公安发的是“取保候审”通知。(听众提供/记者乔龙)

图片:无锡访民沈果冬从黑监狱获释,公安发的是“取保候审”通知。(听众提供/记者乔龙)

“放出来的有我的父亲、老公,还有许海凤,是在昨天晚上,三个人同时放出来的。关押在我们东桥的和平商务宾馆里面。那是一个老黑监狱。许海凤和我的父亲被关进 去的时候,是用黑头套。这次关进去的所有人都每人一个(黑头套)。在里面恐吓我的父亲,说你女儿被抓起来了,还把我的照片给我父亲看。他说你老老实实做笔 录,你不做笔录的话,害了你的女儿。沈果冬被做6份笔录,我父亲被逼做了12份笔录。”

丁红芬说,被羁押者,每天三次遭到自称是警察的男子审问,她曾15次报警求助,但无人出警。

她说:“在里面的时候,我父亲丁永金说,把我关在里面是非法拘禁,他们说有手续,已经送到你家里去了。我父亲现在回家了,什么手续都没有。”

记者:他们一共被关多久?

回答:我老公被关了7天,我的父亲被关14天。徐海凤被关12天。每一次都要戴头套,进去以后,他们全部控制,身上的包和手机,全部抢走。

周三从黑监狱获释的何凤珠告诉记者,她的84岁奶奶周静娟,上周曾到北京的英国大使馆求助,后被截访人员带回。

“我的母亲昨天从黑监狱里面出来,还有丁红芬的父亲丁永金,爱人沈果冬。他们被关十多天,昨天全部放出来了。我母亲从北京被他们带回了以后,套着黑头套,绑架 到黑监狱里。轮番进行逼供。我奶奶8月27日在英国大使馆放了礼炮,又撒传单,当时眼睛受伤。北京朝阳分局昨晚笔录后交给我们当地,把她硬拖上车,手都淤 青了。绑架二十多小时,昨天到无锡。一路上不给吃饭,不给上厕所。到无锡东桥派出所,黑保安的车又来了,把她用黑头套一套,就送到黑监狱里面。”

何凤珠母亲许海凤对记者讲述遭到保安殴打的过程,她说:“直接绑架到无锡一个黑监狱,下面包车的时候,他们就给我套黑头套。不让我知道黑监狱在哪里。到黑监狱后,每天由我们滨湖公安分局的人,轮番逼供,就说我婆婆到北京上访,到英国大使馆、法国大使馆放炮是我教的。连续八天问同样的内容。我没有让她去,我当然不承认。”

中国各地政府私设“黑监狱”及虐待访民的情况,在2009年到2012年期间,十分猖獗,自北京安元鼎黑监狱事件曝光后, 各地当局有所收敛。由半公开改为秘密设立黑监狱。丁红芬说:“无锡的黑监狱我初步登记了,有108处,115所。关押的人数有两百多,关押的次数有一千余 次。这些我都有统计,他们签署了名,有电话号码。”

丁红芬表示,她保留了所有在当地被关过黑监狱的受害者资料,包括名字和联络方式,需要时可以作为证据。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陈先生的抢救室|膜蛤文化流行背后的社会学意味

【河蟹档案】70后的痛:你硬时政策比你硬,政策软时你还软

Long live shadows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