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桓:说好的“境外敌对势力”呢?

傅桓:说好的“境外敌对势力”呢?

在阅兵变成“月饼”前夕,警方控制了三名说是与股灾有关的责任人,他们分别来自于证监会、中信证券及《财经》杂志的小中层及记者。其中,《财经》记者王晓璐被拉到央视未审先判,说自己搞了假消息扰乱股市,对不起股民云云,审判还是继续。

对王晓璐的做法激起了大陆新闻人士的愤慨,列举的理由相当扎实。一是王晓璐所报的研究“国家队”退市的会议真实存在,腾讯财经媒体也给与了报道与证实;二是王晓璐的报道是职务作品,不追究杂志社而直接捉人;三是央视继续污名化手段,强迫认罪,未审先判。

财经媒体遭遇如此粗暴的打压,在21世纪经济网及抓捕21报系领导人沈颢时,就已经展露了狰狞面貌。在一种似是而非、甚至是完全错误的基础上,捏造莫须有罪名牵制舆论,《财经》不是第一个受害者,想必也不会是最后一个。压制没有消失。

对财经媒体记者肆无忌惮地予以审查、恐吓及追捕,这在前些年是不可想象的。这从一个侧面说明,原本发生在时政领域内的国内问题,已经开始向财经领域迁移。当经济问题占据内政问题的要角,财经媒体及其记者必将成为舆论控制首当其冲的牺牲品。

坊间的推测是,拿几个小人物作为股灾的责任人,是因为股灾早已被定性为“恶意做空”,为了维持这个定性的权威,就需要找到“替罪羊”,以证明此前定性的“伟光正”。考虑到这几个人的身份与被指控的严重不相称,可以想见强力部分有多么迫切想造成“铁案”。

财经记者被捕之后,新闻界内部流传如何防范职业风险的文章——实际上这些规范毫无帮助,谁都知道,抓人不过是先确定罪名,再按图索骥,职业操守上的完备根本不具备防御功能。新闻同行之间的相互告诫与示警,更像是掩耳盗铃般的自我欺骗。

联想到股灾后期,公安部副部长带队入住证监会,誓言要揪出“幕后黑手”。在这个时候起,上述三人的命运就已经定下了。证监会趁机除掉不听话的敢言记者,并对号称股市设计者的《财经》后台给予警告,趁机收获敲山震虎之效,其行事料符合逻辑。

极具讽刺意味的是,现时的抓捕,除了“证明”股灾的阴谋论外,说好的趁乱抄底中国的“境外敌对势力”却不见踪影。真正的内鬼趁乱仗权隐没了,一直告诫股民美国是股灾元凶的说法言犹在耳,可说好的“境外敌对势力”却像空气一样消失了。

所以,这是一个这样的现实:活着本身就是一种罪,会被按需按上罪名,带入指定的审判场合——不只是行动上的“量刑”,伴随着是,还包括自证其罪的道德羞辱——而所有包括“境外敌对势力”在内的名义,不过是方便行事的借口,是一张预先支起的网。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陈先生的抢救室|膜蛤文化流行背后的社会学意味

【河蟹档案】70后的痛:你硬时政策比你硬,政策软时你还软

Long live shadows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