叔的刀法:可以大闹国内机场国外不行 唱国歌也没用

叔的刀法:可以大闹国内机场国外不行 唱国歌也没用

关于中国旅客在曼谷机场唱国歌,今天的后续报道说当时调解不成,曼谷警察赶到现场试图带走几名旅客,于是中国旅客开始唱国歌,把曼谷警察唱走了。

这里讲下几年前我在香港机场遇到的情况。当时机场宣布航班晚上停飞,安排乘客住宿。有几个女乘客开始鼓动大家闹事,并以演讲的方式责问机场工作人员。工作人员二话没说转身就走,几分钟后香港警察到场,问谁有意见请跟我们走。这几个女乘客立刻老实了。

我觉得在国外(境外)发生中国乘客大闹机场这种事,主要是不了解当地的规矩,人家是直接上警察的,机场没那么多废话跟你讲。当然除非闹得太过分,警察也不会跟你来真的,但是态度很明白,你再闹咱们去警察局解决问题。曼谷警察应该也是这样。

这种事情如果发生在国内,舆论似乎有一种政治正确,特别是在威权体制的背景下,机场一定被认为是有过错的一方,除非万不得已,机场也不敢采取强硬立场。同时,机场派出所虽然行政隶属公安部,但实际管理、编制预算都在机场方面,所以也缺乏独立的执法意志,只能跟着机场的态度走。

请注意,我特别提到威权体制的大背景。这里我必须讲,一方面的确威权体制限制了公民很多权利,但是另一方面,它也在把人们“惯坏”。当事情上升不到动用威权的程度,它倾向于无原则的扯皮甚至纵容,甚至碍于“原罪”(它自己知道)而不敢轻易动用法定手段和行政工具。也就是说,在依法行政这个层面它是软弱的、失职的。由于这种尴尬,其实旅客也感觉到它的尴尬,所以才肆无忌惮地吵闹,只要别越过那条硬线。在这个意义上,包括旅客在内的很多人其实是被威权体制惯坏的。上有威权,下有刁民。不要以为威权体制永远是强硬面孔,它的乡愿和怀柔,它的由于合法性的自我怀疑而导致的在行政层面的软弱和犹豫不决,对于民众行为和社会心理、社会习惯也许应该负有更大的责任。

同样的情形也发生在房地产维权、环评项目、消费者维权等很多领域。人们知道,只要别触动硬线,可以敞开了闹,各种手段无所不用其极,而警察即便到场,也只是站在看。这个国家在行政层面,很多情况完全可以用不成体统来形容。

而反过来,正是由于行政层面的不成体统,人们只能寄希望于自力救济,尽可能把自己的声音喊到最大,同时放纵情绪里边恶的一面。这就形成了一个循环下降的双螺旋曲线,最后去冲击双方的底线。这种缺乏行政缓冲的博弈,也造成社会充满不信任感和戾气。

但是国外(境外)不同,当你习惯性把事态引向你自以为的底线的时候,警察来了。很多时候,这是中国游客在国外面临的普遍处境,还不仅仅是在机场。中国游客令当地人无法理解的很多行为,其实是有上述根源的。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陈先生的抢救室|膜蛤文化流行背后的社会学意味

【河蟹档案】70后的痛:你硬时政策比你硬,政策软时你还软

Long live shadowsocks